梦远书城 > 辛蕾 > 假面夫妻 >
三十一


  “唔……”没想到他会突然来这么一招,她呼吸急促,心跳飞快加速起来。

  “我不爱甜食,若真想要,那得留给你的唇——”绵密吮吻过后,他放开妻子,转身又往浴室走去。

  梁凯茵不用摸也知道,她的脸颊已经红得不像话了。讨厌,干么突然这样,还说那么含蓄却又肉麻的话,害她又想找出记事本,一字不漏地好好记下来。

  不行,这个吻不算数,有朝一日,她一定要让丈夫对着她重演当年那场让她心碎的亲匿画面。

  嗯,非要不可——

  隔天的周末早晨醒来后,潘天柏感觉自己也微微发烧了。

  他本想起身吞颗退烧药,然后静静闷在被子里睡一觉就好,但几声掩不住的轻咳,还是被梁凯茵发现了。

  “你也感冒了——”她伸手贴在丈夫的额上,又往他颈间探摸着,却被拉下。

  “嗯。”他冷哼。“是谁把病毒传染给我?明明自己感冒,还非得要别人吻你不可——”嗓音有些沙哑,听起来竟然有些滑稽。

  “对不起嘛。”罪魁祸首坦白认错,随即坐起身。“换我照顾你。”

  “最好你可以。”他凉凉地看着她。不久前还听见她擤鼻涕的声音呢!

  “不然……医生!我马上请医生来——”

  “不必了。”他拉住她,不让她下床。“我可没你那么娇弱。”

  只不过是个小感冒,还得劳动家庭医生来回奔波,而且消息要是传回潘家老宅,势必又要被叨念上好几天。光是这两日,他不知已接过多少家族里频频关切妻子病况的电话了。

  “那怎么办?”梁凯茵又把略凉的手心贴在他额上,担忧地问。

  “就这样办——”潘天柏轻笑,翻身压在她身上。“来做点运动,流汗后自然就好了。”

  “喂!”梁凯茵笑着想躲开,却仍然被钳得很紧。“别闹了!”

  “不然呢?有什么更好的方法?”他在妻子的雪颈间深深吸口气,感觉喉间的紧涩似乎舒坦多了。

  “让我照顾你。”梁凯茵坚持。她挣脱丈夫结实的怀抱,捞起床头小柜上的厚睡袍,立即下床。

  “我去熬粥,你吃过后再吃药。”

  她把陈妈留在冰箱里的鸡汤和些许肉末拿来熬瘦肉粥。她专心注意火候,执着木匙细细搅拌,唯恐浓稠营养的粥品不小心染上任何一丝焦味。接着又把盛到碗里的粥拨凉直到微烫的温度,打了杯苹果汁,小心翼翼地端到丈夫面前。

  “来,吃粥了。”她执起汤匙想喂他,却被整碗接过去。

  “我自己来。”又不是手废了,还得靠妻子喂?

  “让我喂嘛!”她又抢回去,整碗粥险些翻倒在床被上。“你之前也是这样喂我啊。”

  “那是因为你病了。”

  “现在你也病了呀。”她坚持着。

  即使丈夫曾经冷淡以待,但她一直没忘记想要让他幸福的决心,现在他说要和她真正做夫妻了,她当然更想竭尽心力地宠他、爱他、照顾他、陪伴他,只要能为他做的,她都想拚命付出。

  妻子那张清丽秀颜摆明丝毫不肯退让,盛着肉粥的汤匙已经送至嘴边,再不吃下,搞不好又弄翻洒在床上……潘天柏无可奈何地一叹,只好张嘴让她喂着吞下肉粥。

  味道是还不错,只是这种感觉很诡异,他明明是个身强力壮的大男人,却要像只病猫似地被个小女人喂粥。

  “很难吃吗?还是没胃口?”瞧见丈夫蹙着眉,她有些焦急地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