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辛蕾 > 假面夫妻 >
二十七


  “就是……”她羞得又躲回他的怀里,热呼呼的脸蛋贴在他的胸口,等心跳逐渐平稳后才轻声低语:“二十岁那年,我从纽约飞去旧金山找堂姊,在柏克莱的校园里看到你……”

  “就这样?”潘天柏讶异。

  “就这样?”她的嗓音更低了,像是哀怨,又像是喃喃自语。“这八年来,你根本不知道我到底花了多少心思,拚命想靠近你,你却说‘就这样’?”

  “所以,你希望我怎么做?”

  “我希望……”思忖半晌,她终于开口。“你能完全接受我,真心当我是你的妻子。”

  潘天柏的唇角扬着笑,可却没有接话,只是将她搂得更紧,闻着她发间的淡香,轻轻摇着怀里的软玉温香。

  原来妻子是爱他的,而且为他花了整整八年的时间!

  什么秘密,什么假面夫妻,全都是自己胡思乱想——

  被丈夫紧拥在怀里,梁凯茵依然觉得像一场不可思议的梦,她甚至忍不住想,若这真是一场梦,那她宁可永远都不要醒来。

  如果是一场梦……嗯,好像有点困……

  “你还没回答……”她低喃。

  “还要回答吗?睡吧。”潘天柏抚着她的发,像是哄孩子般地轻拍着她。

  “唔……”梁凯茵想追问个究竟,可是男人的体温暖暖地熨着她,她感觉自己的四肢百骸已经酥麻舒服得完全不听话,再也没有力气多问。

  于是,汲着丈夫好闻的气息,她唇角噙着甜笑,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梁凯茵感觉耳畔有个熟悉好听的声音唤着她,挣扎许久,她才勉强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便是丈夫俊逸的脸。

  “啊!”她惊吓得连忙坐起。

  “吓着你了?”潘天柏一手按住她,另一手替她调整背后的枕头。“该起来吃药了。”

  梁凯茵怔怔望着他准备汤水的侧影,还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

  “现在是几点了?”卧室灯光乍亮,她眨着眼睛适应,瞧见窗帘已拉上,贵妃椅旁的立灯亮着,椅上有台笔电和一叠文件,看来他屈就于狭小躺椅上忙碌公事了。

  “晚上十点五十分。”潘天柏端了碗粥在她身前坐下。“喂你?”

  丈夫的语气完全不一样了,不算非常轻柔,但至少比平时温暖许多,所以……入睡前的一番对谈,是真实的喽?

  “不,不用,我自己来。”丈夫的改变,突然教她不知所措,连忙找话接下去。“我好像睡很久……”

  “感冒要多休息,吃完药再继续睡。”他盯着妻子把白粥吃完,又端了温水和药过来。

  “都睡了一整天了……”吞下药,她咕哝着。

  潘天柏没有回答,高效率地收走杯盘后,又让她安稳地躺在暖被里,才关掉大灯,上床躺在她的身旁,长臂一把将她拥入怀里。

  贴着丈夫的胸膛,梁凯茵的心脏似乎要蹦出来了。所以记忆里先前那些拥抱和对谈……都是真的喽?

  “柏……”她试探性地开口。“你……不是还要工作吗?”

  “不想要我抱着你睡吗?”他淡笑。

  “可以吗?”丈夫真的不一样了——

  “睡吧。”他低声哄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