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辛蕾 > 假面夫妻 >
二十六


  温暖的昏黄灯光中,她看见丈夫静默几秒后,迸出奇异的笑声。

  “哥哥?”潘天柏冷凉地开口。“是堂哥?表哥?还是干哥哥?”

  梁家的男人他全看过,她明明只有一个亲弟弟,也是他唯一的小舅子梁凯群。

  “真的是我的亲哥哥!”梁凯茵低嚷着。“就是……是我爸在外面的私生子啦!”

  “私生子?”他扬眉,诧异地望着妻子。“我从来没听过岳父大人有任何八卦。”

  “所以才说是个秘密啊……”她娓娓道来:“哥哥的妈妈很早就过世,但他不愿回到梁家,宁愿独自留在纽约生活。今年因为公务被派来台湾出差一年,所以我们就约了见面。因为公司替他安排的公寓还在装潢,所以暂时住在饭店,我怕被狗仔跟踪,就想说去饭店房间比较安全——我还刻意和哥哥搭不同电梯!”

  她以为这么做就算低调?难道不知道自己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引人注目吗?潘天柏忍不住蹙眉。

  “至于那辆车,是我建议他买的,因为……你的车坐起来很舒服,我很喜欢……”她觉得丈夫的品味精准独特,他的选择永远都是最好的。

  他一怔,唇角微微扬起。“你说的都是真的?不怕我去求证岳父?”

  梁凯茵急着发誓。“我可以找哥哥和你见面,请他把台湾的身分证给你看,父亲栏的姓名真的是我爸!”

  那焦急又认真的语气,听起来应该不是欺骗他。真相大白,潘天柏终于松了口气。

  “是该见个面。”他喟然一笑。“不过,这算什么秘密?”

  “家丑不宜外扬嘛!”她垂着头,很不好意思。“这件事在我们家是个禁忌,妈妈知道哥哥的存在,也默许我们姊弟和他来往,但在家族亲戚之间从不谈这件事。”

  停了几秒,她继续说:“而且,我也怕被你笑。”依照丈夫冷淡又嘲讽的个性,要是让他知道这件事,不知道会怎么嘲笑她。

  “我何必笑你?家丑不宜外扬是没错,不过……”他淡笑。“我们应该不算外人了。”

  “我们……你对我——”她思忖着他的话,反问:“不算是外人?”

  “别忘了,你是我的‘内人’。”

  内、内人?意思是在他的心中,真当她是他的妻子?梁凯茵又惊又喜,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可是,你好冷淡,又好凶,总是笑我……”她无法理解丈夫的逻辑,委屈的情绪一涌而上。“害我越来越不敢靠近你。”

  不敢靠近,是因为她觉得他很凶?潘天柏剑眉又扬起,微讶地思索。

  “我几时凶过你?”他嗓音很低沉,却隐着笑意。

  冷淡嘛,这个他是不能反驳,不过凶这个字,他可不承认,顶多只是刻薄了点罢了。

  她把头埋进他怀里,想逃开问题。

  “别想躲,今晚我们把话说清楚。”他揽紧怀里的柔软,打定主意不放过她。“要指控别人得有充分证据——你说。”

  “就……”她感觉脸瞬间热烫了起来。真要说吗?这……好吧,说清楚就说清楚,她豁出去了!

  “就是……在床上的时候……你每次都好凶,害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潘天柏笑了。关于这点,他确实需要改进。

  梁凯茵感觉丈夫的胸膛微微震动,然后听见他厚沉的低笑声。

  她的脑袋一定烧坏了,才会连这些话也说得出口!

  “那不叫凶,是……热情。”他继续低笑,似乎还有点得意。

  “不要那么……热情,我、我受不了嘛!”最好那叫做热情!

  她懊恼地低嚷,却被他从温暖的怀抱里拉起,不太明亮的光线里,她看见丈夫带着微笑的俊颜,认真凝视着她。“还有,为什么会是八年?”

  “啊?”她怔怔望着丈夫。

  “你不是说喜欢我已经八年了?”

  怎么忽然问起这件事……她感觉自己心跳好快好快。

  “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