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辛蕾 > 假面夫妻 >
二十四


  丈夫要喂她……这是作梦吗?梁凯茵难以置信地瞅着那口白粥,迟迟没动作。

  “还怕烫?”他索性尝了一口,温度正好,再晚些就凉了。他动了动汤匙,催促她快吃。

  温润的米汤入口,梁凯茵才真实感觉到——啊,真的是丈夫亲手喂她。

  他今天一样是话说得不多,但语气和平常完全不同,温柔如冬日暖阳。她一口又一口咽下丈夫的体贴,全身越来越松软。

  最后一口白粥滑过紧涩的喉间,暖厚的大掌再度贴在她的额上,接着又探近她的颈间,然后听见丈夫诧异地低呼:又开始发烧了……

  耳温枪、冰枕、冷毛巾,虽然神志被热度烧得有些恍惚,但她的知觉还很清楚,丈夫俐落又快速的动作,逐渐舒缓她因为发烧而难受的感觉。

  这真的是平素冷言冷语的丈夫吗?是不是只有生病,才能感受到他的温柔体贴?如果是这样,那她可不可以要得更多……

  “柏——”她一开口,声音涩哑。

  “嗯?”潘天柏低声应着。

  “可不可以……”她闭上眼,决定开口要求。“抱我……”

  他没有回答。

  她没有勇气睁开眼睛,只好继续说:“以前在家生病时,妈妈总会抱着我。”

  一个温暖的拥抱,会让生病时特别脆弱的心灵得到对抗病毒的力量。

  潘天柏还是没有回答,但她突然被拦腰抱起。

  他抱着她走向大床。“到床上睡吧,比较舒服。”

  梁凯茵低嚷:“已经睡了一天了……”她只是想要一个拥抱,即使很轻很短也好。

  潘天柏不理会她毫无力道的抗议,轻轻把妻子放在床上,在她腰背垫上抱枕,然后自己从另一端上床,健臂将她拥入怀里,让妻子正好贴靠在他胸前。

  梁凯茵不敢相信,丈夫真的……真的抱着她!

  汲着熟悉的气息,听着强而有力的心跳,这是她最美的绮梦。

  “要是就这样病死了,我也甘愿。”她忍不住低喃着。

  “胡说什么。”低沉好听的嗓音在喉头与胸口之间回荡。

  “我是说真的……”

  潘天柏没有回应妻子的傻话,他睨向窗外,夜晚已来临,黝黑的天色如幕,落地窗只掩着白色蕾丝帘,他想伸手拿遥控按下厚重的缇花窗帘,顺便开灯,怀里的人儿却制住了他。

  “不要走……再抱一会儿。”嗓音虽然沙哑,但轻软的语气却教人难以拒绝她的央求。

  他只得将怀里的她拥得更紧。

  “好舒服……”她喟叹。“你知道吗?我一直好想这样抱着你。”

  潘天柏哑然失笑。“像只无尾熊这样?”妻子已经横着半边身子趴在他胸前,要是连两只玉腿也攀过来,不就是无尾熊了?

  “呵呵,无尾熊。”她傻笑着。丈夫放软又温柔的语气让她忘记拘谨和矜持,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

  “如果你是尤加利树,那我一定要当无尾熊,把你紧紧抱住——”

  “什么啊?”她的傻话逗得他忍不住轻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