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辛蕾 > 假面夫妻 >
二十三


  黄昏时分的霞光从窗外映入,淡淡灿色洒落在斜卧的身影上。

  潘天柏走入卧室时,眸里映入的就是这幅景致。

  下午刚到VG杂志社专用摄影棚准备拍摄专访用的照片时,他接到由特助转达的消息,说妻子病了,已联络医生看诊完毕,目前发烧渐退,但身子虚弱、亟需照料等等。

  “太太病了?”欧俐薇在一旁听见了部分对话,猜测地问。

  “嗯,是感冒吧。”他淡淡一笑,随着她进入摄影棚。

  “急着回去陪她吗?要不要取消今天的拍摄?”

  “不必了。”即使想回家探看妻子,但他也清楚事有轻重缓急,既然有医生照护着,她应该无大碍。

  他佯装无事继续拍照,可是笑容却僵硬如冰,硬是重拍了好几回才完成。他要自己镇静以对,还把欧俐薇的专访稿逐一审视后才离开杂志社,飞车回办公室,把几份急需他签名的文件解决,并且交代特助群立即取消接下来的所有会议,才拎起公事包离去。

  他表面镇定,心里却如同滚沸的热水般地不安。她是怎么了?与妻子结婚一年多来不曾见她生病,莫非是昨晚太激烈,让她承受不住了?

  除了不得已的红灯,他脚下的油门未曾歇缓,一路往家门狂飙之间还不忘打电话询问家庭医生,知道妻子目前略有余烧,应无大碍,但还得继续观察状况。

  直到终于回到家,见到她安静地睡着,与陈妈简短对谈后,他才真正松了口气。

  潘天柏在贵妃椅前蹲下,仔细端详妻子苍白的秀颜。

  到底该拿她怎么办?是要解开困扰多时的秘密,把彼此关系完全摊开来说个明白,还是继续在人前扮演幸福美满、人后冷淡过日的夫妻?

  他仍然不知所措,将大掌轻贴在妻子额上探着尚未完全退去的热度,长指像是想熨平似地轻抚着她微蹙的眉头,却唤醒她了。

  “唔……”发烧的感觉并不好受,梁凯茵忽睡忽醒,当她鼻间嗅到熟悉的男人气息,又被厚实暖掌温柔轻抚着时,不得不睁开酸涩的眼睛,想确认究竟是梦境还是现实。

  迷蒙的眼眨了几下,终于确定真的是丈夫,而且两人还这么亲近时,她顿时手足无措起来。

  “你……”她望向窗外。“这么早就回来了?”

  “感冒了?”

  “呃……医生是这么说。”她有些歉意。

  “我让陈嫂先回去了。”

  “啊?”意思是……

  “保温锅里有些粥,想吃点吗?”

  意思是,他要照顾她?

  不等她回答,他替她做了决定。“我去端来。”

  这怎么行?耽误了他的工作时间,他的脸色大概又要跟冰山一样冷了。

  但高大的身躯已经如风似地离开,再度回来时,手上果然端了碗粥。

  “烫。”他拉了张紫绒小圆凳在贵妃椅前坐下,舀起一口粥吹了吹,递到她唇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