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辛蕾 > 假面夫妻 >
十九


  在众人的强烈要求下,潘天柏伸长手,轻松地将站在母亲另一方的妻子拉到自己身边,又轻轻拥入怀里。记者们像是事先排演过似的,在短短几秒内全扑到最佳位置并迅速架好装备,镁光灯闪得梁凯茵几乎睁不开眼,只觉阵阵昏眩袭来。

  但身旁的他将她拥得很紧,她闻到熟悉的气息,心头忍不住暗想,若是此刻真的晕了过去,其实也不要紧吧?

  折腾许久,就在梁凯茵以为自己真的会晕过去时,终于被推进电梯。

  “你先和天柏回去吧!”婆婆这么对她说。

  梁凯茵瞄到丈夫手里拎着那床收整在提袋里的百衲被,才清醒过来——

  天哪!她的丈夫出钱买下那床她本想狠心弃让的被,而且还拎在手上!

  她真想逃,可自己的手被丈夫握在手里,似乎还用力捏了她一下,梁凯茵这下真的完全回神,连忙点头行礼道别。

  电梯的速度说快也不快,却正好在抵达一楼打开门的刹那,遇上刚从隔壁电梯走出的一群宾客,巧的是,欧俐薇也在其中。

  梁凯茵直觉抬头望向身旁的丈夫,心口猛然一提——也许,他比她更早发现旧情人,因为那张俊雅的脸庞已扬起笑意,目光迎向款款步来的欧俐薇。

  “嗨,Bowen,又见面了——”

  Bowen是丈夫的英文名字。明知许多年龄相近的朋友都是这么唤他,不知怎地,此刻听来分外刺耳。

  她不以客套的“潘总”来称呼,却使用他们在恋人时期的亲匿名字,而且,“又见面了”,这代表……

  “你也来参加这场拍卖会吗?”丈夫的语气很温柔。

  “我很幸运,老板让我来参加这场盛会。”欧俐薇的个子比梁凯茵还娇小些,只见她仰头,甜甜笑着。“明天下午两点,别忘了!”

  “没问题,我一定准时到——”

  这样的对话,分明像是非常熟识的朋友,他们这对旧情人不但仍然保持联络,而且还在她的面前提醒明天的约会,是当她隐形了,还是根本不在乎?

  望着丈夫微笑的侧脸,梁凯茵的胸口越发揪疼起来。

  怎么离开招待所的,梁凯茵已经记不得,直到坐进丈夫的车子里,她才怔怔问着:“你不回办公室吗?”

  “妈要我今晚早点回家。”

  这个答案听起来很怪,梁凯茵想再问清楚,但转头望向他,那线条分明的侧脸上笑意已消失无踪,只见他薄唇紧抿,像是极度不悦。

  对她就是这样的表情?她是他的妻子啊!

  这段婚姻还值得努力吗?

  梁凯茵转头望向已逐渐点亮夜灯的车窗外,涩然无言地问自己。

  从招待所回家的路上,潘天柏始终不发一语,梁凯茵也不想开口,气氛诡异,感觉更冷凉了。

  一回到家,潘天柏就去沐浴更衣,梁凯茵快速简单地做了两份野菇奶油面,搭配生菜沙拉,两人面对面吃下沉默的晚餐。

  婆婆为什么要他早点回家?那张脸冷酷得像是北极冰山,活像她做错什么事。

  做错事的应该是他——她是他的妻,可他对她冷淡,却对旧情人温柔地笑,甚至还不避讳地当着她的面,跟旧情人约了明天要见面!

  丈夫根本只是把她当成合法的伴侣,塑造形象时的必要工具,才会毫不在意地在她面前与旧情人亲密互动……

  他还向对方保证,明天下午两点一定准时相会,他们要去哪里?要做什么事?这对旧情侣一直都是这样密切往来吗?

  她多么想学着电视剧里的老婆,不顾一切追问清楚,可是知道事实的真相后又如何?她能向公婆指责丈夫的行为?还是回娘家哭诉自己的委屈?

  再者,她根本没有勇气亲手揭开这一切。她害怕自己看似美好的婚姻,其实犹如张爱玲笔下那件布满虱子的华丽袍子,轻轻一掀,便破碎不堪,再也没有任何修补的机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