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辛蕾 > 假面夫妻 >
十四


  对,继续假装吧,反正假面夫妻多得是拉上被,潘天柏闷闷地侧过身,睡了。

  他说的没错,这张床是够大了,足够让两人之间保持一米远的距离。梁凯茵盯着那宽肩的背影,幽幽一叹。

  难道要眼睁睁看着自己求来的婚姻,继续这样冷淡地过下去吗?

  不,绝不!

  既然当初能靠着努力和意志把她梦想中的男人引到自己身边,如今有什么理由放任两人继续维持陌生人的感情?

  可是,那如大峡谷般的距离,如冰山冷绝似的背影,她该如何越过、如何克服?

  梁凯茵垂下头,无助地低叹。

  这天下午婆婆来访,两人约好一起挑选要捐出给即将举行的“兆邦慈善文教基金会”义卖活动的饰品,梁凯茵忙着在客厅准备下午茶。

  “妈,您看哪几个比较合适?”布好热茶和点心后,梁凯茵捧着一叠精致的珠宝盒出来,让婆婆亲自挑选。

  去年的拍卖会是她第一次以潘家孙媳妇的身分参加,母亲设想周到,早已替她准备好适合捐出作为拍卖品的珠宝,但今年梁家正忙着大陆的事业,她实在不好再为了自己的事回去麻烦母亲。

  “这些吗?”潘夫人仔细鉴赏后,略略沉吟半晌。“是都不错,不过看起来比较年轻了些……”

  梁凯茵马上懂了。“妈,不好意思,我的首饰比较普通。”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别想坏了。这些首饰都很美很漂亮,也不是不够价值,但似乎还不够特别。”她拍了拍媳妇的手。“你也知道,到时候出席的贵夫人们几乎看遍奇珍稀宝,要让她们愿意高价出标买下,还得多费心思。”

  “是,妈。”婆婆说的没错,都怪她平时买东西只想着自己的喜好,以至于连一件能端得上台面的珠宝也拿不出来。

  是不是该厚着脸皮回娘家讨救兵呢?梁凯茵想着,却被婆婆的轻呼声打断思绪。

  “这只茶壶保温罩真特别。”潘夫人端起细致骨瓷杯,注意到眼前午茶组的特殊风景。

  铺在大理石茶几的餐垫上有只正在玩毛线的小猫,纯白的茶壶套着一张笑咪咪的猫脸,是以和风花布拼成的保温罩,杯垫上亦是不同姿态的猫咪俏模样。

  “你喜欢猫吗?”潘夫人间。

  “也不是。”梁凯茵据实以告。“是照书做的,我还做了狗儿和小熊,总共有三个系列的图案。”

  “你自己做的?”瞧见媳妇认真地点头,潘夫人更讶异了。“这很费工吧?”

  “这些只是基本练习而已。”

  “还有更多?”

  “呃……因为时间很多,我也喜欢玩布。”

  这是事实。除了去基金会帮忙,或者陪潘天柏参加应酬,其余的时间她几乎都在家里,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最适合做拼布。

  “可以让我看看吗?”潘夫人柳眉一扬,兴致更高了。

  “好,那就……献丑了。”她不好意思地笑笑,领着婆婆到客房,轻轻推开门。

  客房简直像是另一个世界。

  和客厅的深色简约精品风格截然不同,这个房间的色调温暖,浓浓乡村风格,墙上挂的是以拼布作成的壁饰,床上铺的是整套的拼布床被组,窗台下有张白色工作桌,似乎还有未完成的作品。

  梁凯茵打开古典气质的橱柜,潘夫人惊讶地瞧着里面近百样的各式拼布小玩意,有相框、杯垫、小袋包、猫咪、狗儿、泰迪熊等等,不仅是拼布,还结合法式刺绣与手工染画,既可爱又富意境,她瞧得目不转睛,最后忍不住拿出来把玩。

  “你竟然会拿针线做这些……这些细致的东西!”她一时想不出该怎么形容,现在的年轻人谁有耐心做这些小玩意?何况还是个要什么就有什么的富家女。

  “我从小就在布堆里长大,很喜欢玩布。在美国念高中时,寄宿的房东是个很会做拼布的老太太,于是就跟着学了些。”她不好意思地笑笑。“一开始缝得好丑喔。”

  “怎么都没听你提过?”潘夫人爱不释手地摸着一只泰迪熊。

  “自己做着好玩而已。妈……”她迟疑地唤了唤有些出神的婆婆。“您反对我做这个?”

  “怎么会?”潘夫人笑着解释。“我只是在想,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抢着想收藏潘家媳妇亲手缝制的拼布作品……”

  “啊?”梁凯茵错愕极了。“可是,这、这只是些碎布缝成的小东西,不是名画或珠宝古玩,完全称不上价值,怎么好拿出去……”

  “这些作品是小了点。”潘夫人转身瞅着床上的拼布被组,问道:“还有像这样大件的作品吗?”

  “大件的作品?除了这组,其余的都在娘家,还有一件——”她指着堆了碎布的工作台。“正在做的是想将来给宝宝用的小被……”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