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辛蕾 > 假面夫妻 >
十三


  “这是冷笑话还是脑筋急转弯?”潘席安不以为意地回了这么一句。

  “都不是。”他仰头一口饮干杯内的烈酒,硬是压下流窜在口舌中的呛辣感。

  看着哥哥冷沉的眸色,潘席安敛起笑,思考了几秒钟,才答:“这要看秘密的影响有多大,才能决定是否有必要揭开。你没听过一个故事吗——”

  “嗯?”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农夫在家门口救回一个昏倒在地、美若天仙的女人。这女人清醒后,为了感谢农夫的救命之恩,决定以身相许,和迟迟娶不到老婆的农夫一起生活。

  “几年过去了,女人认真打理家务,让丈夫过得舒适又温馨,但农夫总觉得奇怪,无论天冷天热,妻子的脖子上始终缠着一条丝巾,而且也不允许丈夫碰触。

  “终于有一天,农夫受不了,决定趁着妻子睡着时,偷偷解开这个属于妻子的秘密——”

  “然后呢?”听了半天,潘天柏有些不耐烦了。

  “丝巾解开了,可是……”潘席安压低了声音,很沉很慢地开口。“那个女人的脖子……断了……”

  “你在给我讲鬼故事?!”潘天柏愠了。

  “我还没讲完啊!后来,那个女人显灵,她说——”潘席安喝了口酒,才说:“你为什么要解开我的丝巾?如果不打开这个秘密,我可以陪你走完这辈子——”

  “你拿个鬼故事来耍我?”亏他还认真听。

  “嗳,你没听过吗?这女人其实是来报恩的,前世她被人杀了以后,是农夫好心将她埋了,虽然化作鬼魂,她一心想报答恩人,但是——”

  “但是?”

  “但是这个恩公实在太不懂事,硬要揭开她的秘密,这下好了,她也假装不成人,只好继续当鬼了。”

  “所以?”

  “你没听懂吗?”潘席安真不敢相信,他说故事的功力有这么差吗?“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夫妻之间的秘密别急着解开,有时候,秘密是对方善意的隐瞒——”

  “还真是个鬼故事!”莫名其妙的鬼故事!

  但走在回自己公寓的路上,他不断回想着这个“秘密”的故事。

  他与妻子之间,是否也存在一个影响彼此未来的秘密呢?

  若他坚持要问,又该如何质问他的妻子?

  要探问她那几天在忙些什么,或是直接问清楚,那个和她一起进了饭店房间的男人到底是谁?

  可无论是哪一种,他始终难以开口。

  也许,不开口也是一种方法,至少不必担心事情闹大,至少可以让妻子留在他的身边,什么都不会改变。

  反正,许多豪门名人的婚姻不也只是用来营造形象的装饰,私底下各过各的,人家也能双方相安无事地过一辈子。

  这叫做假面夫妻吗?那么,他……应该也可以。

  他涩涩一笑,轻轻侧身躺上床,近距离瞅着妻子的脸蛋。她没有半点彩妆的容颜白皙干净,还带点珍珠般的光泽,波浪似的长发披在颈项间,盖住雪般的细白肌肤,教人忍不住爱怜。

  正当他伸手想拥她入怀时,梁凯茵却醒了。

  “唔……”将醒未醒的声音听来很娇憨,察觉男人的手贴在自己的臂上,她顿了顿,带着浓浓睡意的雾眸转了一圈,才惊觉自己占了他的床位。

  所以他方才贴在她身上的手是……想推开她?

  丈夫竟然要推开她?

  “床还不够大吗?”他淡淡回了句,好掩饰自己原本的意图。

  “对不起。”她赶紧挪开,躺回自己的位子,故作无所谓。

  夫妻之间,需要说对不起吗?为什么她总是这么拘谨客气?为什么不能靠过来甜甜地撒娇,即使是假的,也会让他好过些,让他能撇下掩饰、伪装,不必再说服自己对妻子和婚姻都已无所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