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辛蕾 > 假面夫妻 >
十二


  或者她也和那些千金小姐一样,只想找个家世背景足以匹配的优质对象,即使与丈夫维持可笑的虚假夫妻生活,也要延续婚前的富裕生活,一生享受无尽的荣华富贵?

  他真的不懂。

  于是,他开始逃避与妻子单独相处的机会,只有夜晚,他才放任自己与她激烈纠缠,因为唯有她柔软地包覆着他的坚硬时,他才能真实地感觉自己拥有她。

  在这段关系里,他感觉自己不只惶然失措,也幼稚得犹如初尝情事的毛躁小子。

  在家族的刻意栽培磨练之下,无论是学识、气度、人际关系、工作能力,他堪称是企业界新生代的熠耀之星,但没人告诉过他,要拥有一个完美而真心的婚姻,丈夫与妻子之间究竟该如何相处?

  他还没来得及理出头绪,却发现他的婚姻中已经藏了一个秘密——

  半年前的某一天,他独自前往饭店参加一场工商组织的午餐聚会。聚会结束后,他正要离去,却在停车场看见她低头上了一辆车,而且是和他同品牌同型号的黑色房车。

  他立即发动车子追在其后,一路跟回家门。

  他看见她开门下车,脚步轻快,脸上扬着陌生的笑容——那是雀跃欢喜又纯真的笑,她从来不曾这么对他笑过。

  她绕到驾驶座弯腰道别,男人从车窗里伸手拍了拍她的脸颊,她又开心地笑,两人像是舍不得似的,好一会儿后才挥手道别。

  车子已经驶远,他看见妻子走向公寓大门,却又频频回头望着。

  这回,他百分之百确定她并不是上错车。

  这男人究竟是谁?他确定不是梁凯茵唯一的弟弟梁凯群,也不是他在婚宴上看过的其他梁家子弟。和他的妻子如此亲匿的男人,究竟是谁?

  他既恼又怒,激动的情绪无法纾解,竟一拳打上方向盘。

  恼的是自己的妻子和别的男人亲密进出;怒的是,自己竟然还为婚姻之道而苦恼——她根本不在乎,他到底在苦恼什么?!

  还有那抹笑,那真正令他怒火烧起的笑,她从来不曾给过他的灿笑——

  他决定要查个清楚。没人知道这位堂堂知名银行的总经理,竟会偷偷跟踪自己的妻子,而且连续四天。

  他发现妻子总是在中午时间被那辆车接走,然后直奔隐匿在巷弄里的餐厅用餐。他坐在自己车里望着,甚至从落地窗清楚看见妻子罕见的笑靥。

  这些都不算什么,最后一天,他们连午饭都不吃了,车子直接开到五星级饭店门前,那男人让妻子先下车后,把车子停在停车场,才慢慢走进饭店大厅。

  他把车子扔给门房泊车,迈开长腿追进饭店,看见妻子正好踏进客房电梯,那男人则搭了另一部——

  很好,还知道要避人耳目!但会不会太过分了?连他把车子停在饭店门口时,门房都认出他是潘天柏了,难道她以为其他人都不知道她是他潘天柏的老婆吗?!

  而且,跟男人……开房间?

  他沮丧地颓坐在饭店大厅的沙发上,脑中一片空白。不知过了多久,宽肩被猛拍了下,他终于回过神来。

  “哥,你在这做什么?”是他的弟弟,潘席安。

  “我……”要说自己是来抓奸吗?不,他说不出口。

  “你约了人是吧?我也有约,先走了。”潘席安也没时间和哥哥多聊,打个招呼就匆匆离去了。

  不,不能在这里把事情闹开来,他不能容许这种丢脸事坏了家族名誉!

  他起身,跨步走出饭店。

  他需要一点时间,把事情处理得漂漂亮亮,他一定可以——

  离开书房,潘天柏回到卧房,淡黄的夜灯映着床上的人儿。

  轻薄的软被勾勒出她曼妙的曲线,睡姿却不怎么优雅,不仅横过了半张床,纤手还攀上他的枕。

  当时,明明发誓自己一定可以把“事情”处理得很好,可是半年过去了,他却毫无任何行动,只是冲动地在某个夜晚,拎着酒去找弟弟——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妻子似乎藏了一个秘密,你会怎么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