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辛蕾 > 假面夫妻 >
十一


  “爸爸,如果梁家同意,那就以结婚为前提,正式和梁小姐交往看看吧!”

  梁凯茵和他一起吃过几次饭,陪他打了几回小白球,他对她的感觉还不错,至少那与他相视时的粉红小脸,总是扬着甜美、略带羞怯的笑,像是三月春风,微微地熨暖他的心口。

  他很快地做决定,直接开口求婚。半年后,便以轰动一时的世纪婚礼,完成他与梁凯茵的终身大事。

  当初是他自己选择她,可结婚后,他却开始怀疑这个选择。

  以公事来说,结婚并没有造成任何影响,梁凯茵毫不过问或干涉他的事业,但以私人情感来说,他无法确定自己该如何面对妻子。

  他以为结婚就是找一个自己可以接受且众人也满意的对象,只要她能安分得体地扮演女主人的角色,懂进退知分寸地陪他出席各种必要场合,成功辅佐一个集团接班人刻意塑造的优质形象,其实也就够了。

  结婚那日,当她挽着父亲的手缓缓走向他,美丽又带着娇羞的酡红脸竟教他胸口一紧,蓦然想起潘席安曾形容过的“走进心底的女人”,那突来的怦然心动,让他感觉这一瞬间,妻子似乎真的走向他的心底。

  当岳父将她的纤手交给他,照例叮咛女婿要好好对待女儿,他点头应允,然后轻轻拉过她微微轻颤的柔荑,挽上自己的臂膀。

  两人并肩走在婚礼的红毯时,早已见识各种大场面的他,第一次感觉心脏快得像要跳出来一样。

  尤其是新婚之夜。

  他带着婚宴时残留的微醺醉意吻上她的粉唇,她羞怯万分的脸颊像是颗成熟的红苹果,让他忍不住细细吮啃起来。大手拉开她的丝质睡衣时,那雪般的莹白肌肤跃入眼帘,更教他莫名激动亢奋起来。

  对她的欲念,让他成为无法控制的兽。他恣意品尝着怀里的娇躯,沉溺在她微弱又难以抑制的吟哦,一次又一次挺进她的温润幽谷,直到所有的热情尽情释放。

  隔日醒来,身旁的女人已经下床为他准备早餐,他走到厨房,看见那抹忙碌的纤细身影,竟然感觉心口怦怦跳着。

  这是心动的感觉吗?他乍然止步,犹豫着是否要从身后揽住她,给她一个新婚夫妻应该有的早安吻——电影情节多得是这样的场景。

  可她在此时转头过来,两人四目交接之际,她似乎有些讶异,随即低头轻轻道声早安,然后继续忙着舞动锅铲。

  那轻淡的态度像是他的出现打扰了她的平静。

  她的羞怯、她的甜笑呢?婚礼刚过,这些全都收起来了吗?

  结婚前,他信誓旦旦不在意对象是谁,只在意家族的安排与背后带来的利益,但是他现在忽然察觉自己竟然在意起新婚妻子的笑容——

  看来是他这个丈夫一厢情愿,热情过头了。

  难以言喻的懊恼迅速涌上,他倏地转身回卧室,换了衣服,推说有公事待办,便独自开车去办公室,直到夜深才回来。

  妻子似乎也不在意他为何在新婚隔日还要继续工作,只是很客气地问他需不需要准备宵夜之类的话——莫非,她不希望他的陪伴?

  他更恼了,抿紧了唇,气闷地往书房走去,佯装忙碌地待了一夜。

  然后,他发现自己无法捉摸妻子的反应与个性,她比他想像中的还要复杂许多。

  对外,她的笑容甜美动人,穿着合宜得体,无论是搭配的饰品或脸上细致的彩妆,都是媒体追逐的焦点,派对上最受欢迎的人物,加上言语应对亲切大方,她的一举一动都是众人钦羡赞叹的焦点。

  可两人独处时,她却只有沉默。她的外表依然优雅美丽,但颊畔却多了分怯弱而非娇羞,她似乎畏惧他,两人的对话总是很简短,他甚至猜不出她的情绪和想法。

  最教他无法理解的是床第之间。无论他怎么激烈,妻子总是默默承受,不拒绝,可也没有热烈反应,甚至连眼神也不愿与他相对,只是咬着唇,像是极力忍耐着什么。

  她不喜欢他吗?那为什么要答应这桩婚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