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辛蕾 > 假面夫妻 >


  昂贵的双人床上只留下孤单的她,拥着还留有男人味道的薄被,瞅着一室的幽黯和冷凉。

  又是一个孤单寂寞的夜吗?

  梁凯茵心口一抽,方才被情欲折磨的氤氲美眸,蓦地又滚出一滴涩凉而不知所措的泪。

  书房里的墙面嵌了数台液晶萤幕,正播放着美国和欧洲的即时新闻,以及股市和期货的交易情形,每一个数字变化足以影响隔日的台股指数。

  黑色大桌上摆满了文件,各部门的内控报表、评估报告书、专案合约等等,每一份都等着他批阅,潘天柏却一个字也看不下去。

  他越来越不明白,这样的婚姻究竟算什么?

  三十二岁,被视为第三代接班人的他,生活与事业始终满是积极的计划和安排,从被送出国去念哪个学校、交哪些朋友、参加哪些社团,回国后至集团的哪个单位开始学习、和哪些人交际应酬、参加哪些派对聚会、从哪个部门跳至哪个部门……这一切全由向来强势的家族长辈掌权安排。

  婚姻也是。

  身为长子,又是家族长孙,他从小便明白父亲对他的期望很高。父亲总是把他带在身边学习,也让他很早便看尽富贵人家的起落,他越来越清楚自己内心对成功的渴望,对庞大家族事业的野心和企图心。

  于是,他早早收起年轻易动的心,把时间和精神全部投注在年营收破千亿的“兆邦集团”。当他逐步在集团内站稳之后,父亲开始替他挑选结婚对象,向来忙碌的行程硬是挤入相亲活动,他和不同的名嫒闺秀吃着一场又一场无趣的晚餐。

  一顿晚餐比一场会议还难熬。

  正当他意兴阑珊,想以公务繁忙为由暂停相亲时,他认识了她,梁凯茵。

  那是个有长辈作陪、美其名是两家聚会的相亲宴。

  严格说来,那并非两人第一次的见面。同是“湾区菁英会”成员的梁欣欣曾经多次带她来参加聚会,他记得她是梁欣欣的堂妹,长相甜美不俗,而且气质宜人,曾听过几名男性成员讨论谁有勇气去追她。

  晚宴结束后,他被父亲要求送梁小姐回家。

  谁不知道这种戏码?意思是接下来就是两人独处,互相认识的时间。

  这些有着同样豪门背景的千金小姐,在他眼里看来其实都差不多。国外大学学历是基本条件,美貌也是一定的——反正这年头医疗科技进步,只要有钱,想变成哪个明星的模样都不成问题,而且个个多才多艺,插花弹琴烹饪绘画打小白球都是兴趣,但是个性,岂是一顿饭、聊聊天就能清楚的?

  他独自走去停车场取车,开到饭店门口时,他烦躁地扒了扒梳整得一丝不苟的黑发,却看到女主角上了前面那台车。

  他扬眉看着那粉紫的身影隐入车内。人家原来另有安排而要独自离开了,相亲自然是宣告失败,这下他可以理所当然地踩下油门。

  没想到这时前车的车门再度开启,那抹粉紫色的身影匆匆跨出,紧张地望着,才恍然察觉他的存在,急步奔了过来。

  上了车,她胀红了脸。“对不起,我上错车……”

  他睇了前车一眼,又瞅了身旁的她,那精心妆点过的容颜由白转红,秀眉微蹙,一脸懊恼又羞窘的模样,让他突然有股想笑的冲动。

  他要去领车前只开口说自己的车是黑色L字头的房车,然后便要她在饭店门口等着,但同款同色的进口车确实容易混淆,尤其车里的人还称不上熟识,也难怪她会认错了。

  “怎么?比较喜欢前面那辆车?”他努力忍住笑,薄唇仍然上扬。

  “不是。”她答得很小声,补过妆的粉唇紧抿着。

  但这段插曲过后,一路上,除了潘天柏接了几通电话之外,两人便静默无言。

  他本就无意认真于相亲,反正家族安排的相亲就像是挑商品一样,先看看彼此身上的标签内容为何,再掂掂商品外观、感觉是否符合心中的条件,最后再请家族长辈裁定。

  所以,无论他个人的感觉如何,最终的决定权都不会落在他身上。

  这位方才坐错车的梁小姐比过去相亲的对象有趣,可她并不多话,他本想再说几句玩笑话让气氛轻松,但又思及彼此不算熟识,便选择保持沉默。

  况且,一个集团的未来接班人也不该轻佻或过度热情,严峻和冷淡才能建立气势与威信。

  半小时后,车子回到梁宅,她下车时也只是简单地道谢便转身离去。

  他从后视镜瞧见那个纤秀的身影匆匆奔进大门,心底一沉。走得这么急,像是对今晚的相亲丝毫不留恋,意思是要拒绝他吗?

  潘天柏不由自主地抿紧了唇,倏地踩下油门,快速驶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