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辛蕾 > 假面夫妻 >


  她只能默默观察他的生活习惯,细心记录他的喜恶,甚至从旁人、从各种对外的场合里慢慢认识自己的丈夫。

  因此,比起待在安静的家里,她其实更喜欢和他一同出席社交活动,因为他会对外介绍她是他的妻,笑容充满深情,她可以理所当然地握着他的手,可以顺势依偎在他温暖的怀里,偷一点他的亲密与体贴。

  竟然只能在那样的时刻,才能真实感受丈夫的存在……这是她想要的婚姻吗?

  一年多过去了,她无法继续假装无知,不能不承认,这已经距离她的梦想太远。

  太远了。

  幽暗的卧房内,超大尺寸的席梦思床上正燃着炙热的情火,教紧紧交缠的男女逼出令人脸红害羞的喘息和吟哦。

  “啊……慢一点,好不好……”梁凯茵终于出声乞求。男人的激烈猛进,已经让她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快移位了。

  “不。”潘天柏断然拒绝,热烫的坚硬在她温润湿滑的幽谷里继续律动,可动作却放慢了些。

  “唔……”她感觉到了,但下一秒脱口而出的话,却让她懊悔透了。“谢谢……”

  有谁会在这个时刻还记得要保持礼貌?何况还是和她结婚一年多的丈夫!

  潘天柏薄唇一扬。“我以为你会比较想说不要停之类的?”

  “我只是、只是……”已经承受不住了。

  每回的欢爱,向来不多话的丈夫却像是一头兽,狂野而激烈地入侵,瞬时便能把她推到难以言喻的顶点,将她折磨到令她害怕的境界。

  在床上,她和丈夫除了彼此的喘息和自己偶尔忍不住逸出的娇吟之外,往往只剩下沉默。她不知道自己做得对不对、好不好,也不知道丈夫的感觉如何,更不知该如何阻止自己被情欲牵引的意念,害怕让丈夫看见她春意荡漾的模样。

  毕竟,他们称不上很亲密……

  于是在感觉太过强烈时,她便会试着要求他放慢一些,好掩饰自己被轻易挑起的情潮。

  像她这样从小以名嫒淑女为目标教育长大的千金小姐,从来没有人教导过她该如何享受鱼水之欢,别提该如何在向来淡漠的丈夫面前表达自己真正的感受,何况她现在不仅是报章杂志常出现的话题人物,还是“兆邦金控”旗下“兆信银行”的总经理夫人、潘氏家族第三代接班人的长媳,总不能无知地随便开口讨救兵,即使是犹如亲姊妹的梁欣欣。

  当初是她硬要堂姊牵起这条线,如今又怎能向她开口,说自己和丈夫根本还像是陌生人……

  潘天柏俯身望着妻子那张绯红的脸,见她紧咬着唇,闪开与他对上的视线,莫名的怒意油然而生。

  为什么不看他?这么不喜欢和他在一起吗?潘天柏心口一紧,身下的动作又忽然加快起来。

  “唔……”梁凯茵正努力适应身体最脆弱处的热胀感,男人却毫无预警地又快速进出,像是刻意要折磨她似的,反覆摩挲着紧绷又敏感的那一点。

  太过刺激了。她猛地一阵颤栗,难以控制地紧绞住他,酸软酥麻的快感似洪水爆发,瞬间淹没了她。

  不要……她硬是压下吟哦声,却逼出了眼底的泪,晶莹的泪珠沿着颊边滚滚而下。

  男人喉间滚出一抹粗重的呻吟,一个翻身躺在她身旁,结实的胸膛不住地起伏。

  依然沉默。

  偌大的房间弥漫着欢愉后的气味,没有亲匿温暖的拥抱,也没有耳边的私密絮语,两人各自喘息未定地躺着,只有宛如黑夜般的沉默圈围着汗水淋漓的身躯。

  不知过了多久,潘天柏起身,拾起窗边贵妃椅上的睡袍披上,跨步准备走出去。

  “你……不睡吗?”床畔顿失温暖,梁凯茵忍不住撑起身,开口问道。

  “去书房。”脚步停住,他没有回头,顿了几秒才回答:“处理公事。”

  然后,他旋开核桃木门把,开门出去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