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辛蕾 > 假面夫妻 >


  “潘副总,别只顾着和美女聊天,把我们这些兄弟遗忘在墙角,痴痴等着!”

  “这群人还是一样吵。”潘天柏哂笑,长臂指向那桌男人,无可奈何地道歉。“下回有空再找个时间吃饭,我先失礼了。”

  “上进青年?这些上进青年?!”梁凯茵难以置信地低嚷着。眼看大好机会被莫名打断,梦中情人迅速离去,她只能瞪向喧哗热闹的角落,心里难过极了。

  “瞧见了吧?像学长这种钻石级的人物,根本很难掌握——”

  梁凯茵不语,视线始终没有离开过他。她看见他不知说了什么,还伸手拍了拍身旁会员的肩,众人群起欢呼嘻笑了起来。

  堂姊说的没错,他是钻石级的菁英,高大的身材维持极好的线条,不瘦弱也不过分壮硕,令人难以忽略的是那与生俱来的雍容气度,在人群之中就像是天生领袖,让所有的人都想靠近他。

  接下来的每次聚会,她从来没有错过,但潘天柏似乎对她并无特别兴趣,他身旁总是围着很多人,每回遇见,只是对她点头、微微一笑便被簇拥着离开,根本没有机会单独相处。梁凯茵只能佯装若无其事地和其它人谈笑聊天,顺便从中多少探听潘天柏的消息。

  对她来说,无论是菁英会或其它社交活动,即使只换得一个公式化的微笑也好,她不愿放弃任何可能的机会。

  终于,期待中的机会来了。

  某次和母亲一同出席“兆邦集团”基金会举办的慈善义卖,梁凯茵才知道原来父母亲其实与潘家二代算是相识,母亲还带着她向潘天柏的母亲打招呼,潘夫人似乎对她印象极好,笑咪咪地与她交换基金会运作的心得。

  基金会向来是大型企业用来节税与堆砌形象的必要组织,潘家可观的家产与事业规模堪称是全台排行十名内,自然依例创设“兆邦慈善文教基金会”,由潘夫人出任董事长。

  一方是金融界龙头,一方是纺织界大老,家世背景可谓门当户对,双方均有单身又逢适婚年龄的子女,自然有热心人士想撮合好事——

  相亲的前一晚,梁凯茵几乎整夜难眠,不断想着如何让潘天柏一眼就爱上她,还要博得潘家长辈的好印象。因此从发型、彩妆到服饰,她仔细打点每个细节,终于能完美赴宴。

  “欣欣的堂妹?”当潘夫人向他介绍她时,他剑眉微扬,瞅着她淡笑。

  那抹好看的笑像是顶级白兰地,让她未饮便醉了。那一刻,她的心跳早已飙破一百,整个人慌乱极了。

  “我、我是凯茵……”她只记得要说出自己的名字——绝不能让他老是唤她“欣欣的堂妹”。

  “梁小姐你好,我是潘天柏。”

  客气的招呼用语,让她满腔的爱慕和慌乱失措陡然冷了下来。

  听起来,“欣欣的堂妹”还显得热络亲近些!

  这就算了,接下来的晚餐时间里,男主角不但没有多看她几眼,甚至只顾着和她父亲讨论纺织品市场的现况,好似今晚根本是来和父亲开会,对这场相亲宴的女主角毫无任何兴趣,完全没打算和她说话。

  这场摆明是相亲的饭局可说是她的最后机会,如果无法让他对自己留下美好印象,并且往感情路线发展的话,她的梦想恐怕就要划下句点,再也难以实现了……眼看晚餐就要结束,她沮丧极了,闷闷喝着饭后咖啡,精致的甜点一口也吃不下。

  该主动开口吸引潘天柏的注意吗?她犹豫着,思绪却被准备起身离去的潘父打断。

  “我和内人还有点事先告辞——”

  “我们也得走了。”梁家父母也要离席。

  要走了?就这样?不——梁凯茵急着站起身,粉唇微张,却不知该说什么。

  “凯茵,”潘父回过头来,见着她也起身,连忙说:“现在才九点,对你们年轻人来说时间还早得很,让天柏送你回去吧!”

  “是啊。”潘夫人接话,笑着对儿子说:“送凯茵回家,顺便聊聊,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