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辛蕾 > 假面夫妻 >


  心里暗恼,连食欲也没了,不断端上桌的佳肴再也引不起她的兴趣,浅浅尝了几口便算数,几位夫人又极力劝食,说是母体勇健才好孕育孩子之类的,她一边委婉听训,一边暗自忍耐,但身边的男人似乎完全没听见三姑六婆的意见似的,吃完每一道经过妻子检视后才推到他面前的佳肴,这更教她郁闷极了。

  终于捱到喜宴结束,一路冗长的招呼与应酬后,潘天柏和梁凯茵走到饭店大厅,他松开一路牵着她的手,收敛了笑容,淡淡开口:“在这里等我。”

  他向来习惯自己取车,除非不得已,否则他不让别人动他的爱车。

  “嗯。”她勉强微笑点头,正想找张沙发坐下,想想待会儿在车上该怎么和他说说看,男人却又忽地回头——

  “不会再坐错车吧?”

  轰!她的脸蓦地红了。

  还来不及响应,他已经跨出饭店大门。

  坐错车……难道他就不能忘了?不过是仅仅犯了一回的错,就得被记挂一辈子?结婚这么久了,丈夫总是提起这件事,尤其是最近,几乎只要在他的车上就得被提醒一次,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想问个清楚,但一想起丈夫在她面前总是深锁的眉与紧抿的薄唇,最后一丝丝的勇气又如烟消散,不知去向。

  车子驶来,坐上熟悉的进口轿车,梁凯茵的思绪飞得好远。

  她越来越摸不清丈夫的性格和想法,或许,该说其实她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他……他呢?对她又是什么样的感觉?会像她一样,时时刻刻把对方放在心坎最重要的位置吗?

  如果不是,这段恍若独角戏的关系,还能称之为夫妻吗?是否她想得太简单,即便她尽心尽力,单方面的付出也无法经营一个甜蜜幸福的婚姻……梁凯茵瞅着车窗外绚烂的霓虹灯,心莫名揪痛了起来。

  她与潘天柏的婚姻,是她冀望、主动努力才得来的。

  二十岁那年的暑假,她从纽约飞去旧金山探望就读柏克莱大学的堂姊梁欣欣。那天,两人闲逛着以自由风格闻名的美丽校园,正要经过金熊标志时,梁凯茵看见一抹俊挺的身影。

  “黑发……”她喃喃自语。“这个学校的东方人还真不少。”

  梁欣欣听见了,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笑了笑。“他不只是东方人,人家还是台湾人。”

  梁凯茵缓下脚步,睁大亮眸想多看几眼。

  “‘兆邦’潘家,听过吧?”

  “听过啊,台湾的十大望族之一。”虽然她长年在美国念书,但回台湾度假时常会听父母亲谈论,而且报章杂志的报导也不少。

  “他是潘家长孙潘天柏,本校商学院毕业,现在是研究所一年级。”

  “喔,原来也在柏克莱……”称得上是豪门世家的青年才俊,她露出赞叹的表情。

  “瞧——那是他的女朋友欧俐薇,念的是旧金山大学。”梁欣欣指着远处走近的窈窕身影。“两人交往好一阵子了。”

  “姊,你怎么知道?”

  “潘天柏也算是我系上的学长,再说,我可是台湾同学会会长,消息灵通得很。怎么?想认识吗?”

  “不用了。”她摆摆手。刚刚清楚看见欧俐薇亲热地挽上潘天柏的臂膀。

  接下来的几天,她经常在校园和街上遇见潘天柏,总是莫名地想多看他几眼。他有时是被一群人围着坐在草地上,像是正在谈论大事,有时是和欧俐薇亲昵散步,最后一次遇见他,是在湾区的某间甜甜圈店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