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辛蕾 > 假面夫妻 >


  “嗳,也不过是个喜宴,我说你们干么这么低调!”大老板一听就猜出八分,努了努下巴,指向隔壁桌的金控集团代表,不以为然地说:“做生意是各凭本事,靠关系走后门哪能长久?回去转达潘副董,咱们正正当当做事,别人要说啥就由他们去,别老是避嫌。大伙儿平时都忙,好不容易乘机聚会,却在意这些,真是!”

  潘天柏无奈一笑,客气回答:“我们也和王叔的想法一样,不走后门自然也不怕人说话,只是不巧家父家母出国,岳父母也还在上海开会,来不及赶回来——”

  “别说这些了,天柏,开席前先喝杯香槟润润喉——”另一位长辈刻意出声岔开话题。

  潘天柏偕同妻子举杯逐一向众人敬酒,喜宴也在此刻正式宣布新人进场。

  现场演奏的结婚进行曲悠然扬起,走在最前面的小花童们扬着天真无邪的笑靥,配合音乐节奏地一步一步走着,小手忙着撒下粉红玫瑰花瓣。

  梁凯茵认真看着盈满喜悦气氛的幸福婚礼,忽然想起自己的婚礼也是这样,让父亲牵至红毯的起点,再将她交给潘天柏,两人一起走过红毯。

  当时的场景比现在更璀璨华丽,参加的宾客不只是台湾政商界名人,还有两大家族在国际间的事业伙伴群,场内场外的粉红玫瑰摆饰将宴会妆点得浪漫缤纷,她穿着自纽约空运来台的白纱礼服,戴的是特别在欧洲订制的成套首饰,她颤抖地挽着他一同走在红毯上,拉炮、掌声、赞叹轰得她耳朵发痛,却清楚听见自己早已破百的心跳……

  那是个既瑰丽又浪漫,所有女人都想拥有的梦幻婚礼。但婚礼之后呢?

  梁凯茵低下头佯装铺整贴放在退上的缇花餐巾,微笑的脸不由自主地黯了下来。

  喜宴正式开始,台上继续冗长的贵宾致词,台下服务生忙着上菜倒酒水,潘天柏看似拘谨,却很懂得如何交际应酬,从小白球聊到名车,从时事聊至产业现况,同桌长辈们纷纷与他交换意见,圆桌上的气氛热络愉快。

  倒是她,除了一开始问候几位在场的夫人,闲聊几句近况,直到上菜后便忙着为他布菜,一会儿要拨掉炸汤圆上的糖粉,一会儿替他挑掉鱼翅羹里的蟹腿肉。

  与他生活一年多来,她早已知悉丈夫的饮食习惯和喜好,但也仅只如此。

  纤手忙着,直到某个声音打断了她——

  “凯茵,计划什么时候生个小宝宝吗?”坐在对面的某上市公司董事长夫人开口了。

  这一出声,席间全安静下来,连原本热烈讨论东南亚哪个球场最好的男人们也顿时停住,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投向她,兴味盎然地望着这对尚未听闻好消息的夫妻。

  “呃……”该怎么回答?生孩子又不是她一个人的事,何况……她转头想向丈夫讨救兵,却见他低头吃起焗烤龙虾,轻松自在地执叉进餐,彷佛这问题和他毫无关系。

  “年轻人别只顾着享受浪漫,我和你婆婆可是好姊妹,就当是我多嘴提醒你,趁年轻赶紧把孩子生了,将来才有体力教养孩子。我们可得比一般人更用心教养下一代……”

  一般人?潘天柏看似认真品尝盘中的佳肴,心底却冷嗤了声。什么叫一般人?所以他们算是上等人?

  生孩子是他和她的事,这些自称是“长辈”的人士总是好管闲事,他不想理会,也不想给任何答案。

  “是。”梁凯茵尴尬地领受教训,不过,颊边那抹赧色却让人误会。

  “结婚生孩子是天经地义,何况你们这一代都是在国外受教育,害羞什么?”另一个夫人帮腔了。

  她不是害羞,是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尖锐的问题。

  她当然想要孩子,但问题不在她身上,难道要她老实说……说每次在床上,他总是做足保护措施吗?

  梁凯茵偷偷瞄向丈夫。潘天柏正好解决方才端上来的蚝油鲍鱼,优雅地拿起餐巾拭了拭嘴,继续和长辈们谈下一个话题。

  真过分。她心底有些恼了。

  明明是两个人的事,况且说到底也是他的意思,为什么让她一个人独自面对这些长辈们令人尴尬的追问呢?

  结婚这么久,她连他为什么总做足保护措施都不明白,甚至连他对孩子、对婚姻,甚至对她究竟是什么想法也不知晓……但教她更恼的是自己。他不说,她不知为何也不敢问个清楚明白,于是就这么僵着,悬在心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