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三世泣恋 >


  紫儿还没作答,含笑突然对着远方招手。“二小姐,我们在这里!” 

  嫣语很快地跑到姐姐身边,好奇地打量着卓勖恺。“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和我姐姐说话?孤男寡女的不怕惹人非议。” 

  “嫣儿不可无礼,是这位公子救下我和含笑。” 

  “是英雄救美人啊!你的身手好不好?”嫣语叉着腰问,大有和他一较长短的念头。 

  “哪会不好,他才飞身过来,我们连他怎么出手的都还没看到,那些下流男人就全躺下了。”含笑插口,把当时的情况说上一道。 

  “姐,我早说过,女子也要学武防身,你偏不听,这回受到教训了吧!回家我可要好好把你锻炼锻炼。” 

  嫣儿那一副训示徒弟的模样,惹得勖恺会心一笑。 

  “紫儿姑娘的身子骨并不适合练武。”他的话适时解除紫语的危机。 

  “是啊!你要大小姐练武,就像要你自己学文章一样难。”含笑也取笑她。 

  “你敢笑本小姐胸无点墨?好!看我的厉害。”她摩拳擦掌准备扑向含笑。 

  “你说什么?‘胸无点墨’?哇塞!真不简单,二小姐用了一句成语耶!天要下红雨了,大家快躲到凉亭里避雨哦——”含笑说完拔腿就跑,引得嫣语也跟着追赶。 

  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紫语鼓起勇气说:“今日卓公子出手相救,小女子感激不尽,紫儿无以回报,只有……”她低头取下腰间的随身腰佩,递予他。 

  收下啊!请收下吧!至少让我心存幻想,假装日后你会拿起玉佩睹物思人,会想起这一个下午、这一名陌生女子和这场邂逅……求你呵…… 

  看他久久不伸手接去,她的泪盈满眼眶,沿着香腮滑落…… 

  他的心被她的泪灼烫成伤,他的情绪因她的愁眉不展而陷入低潮,他心疼、不舍,不自觉地伸过手接下玉佩。 

  从不知道还有人可以影响他的喜怒、从不知道还有人可以毫无预警地闯入他的内心,一直以为,他的心早在十年前那场家变中死去…… 

  “谢谢、谢谢……就算再也见不到你,我也会永远把你牢牢记住。”泪还悬挂在眼角,但她的嘴角已漾出灿烂笑颜。 

  会的!我们定会再相见的。他自信满满地在心底对着紫儿的背影说。 

  该死!什么狗屁格格,凭什么一道圣旨就决定他的一生?好个端康王爷,他没上门向他索讨当年债,他竟敢用合婚把他纳入自己的权力旗下! 

  好啊!想斗是吧?他奉陪! 

  勖恺一掌袭上桌沿,把桌角卸下一角,心中的怒气昭然若揭。 

  媚湘泪眼汪汪地对着盛怒的勖恺。 

  怎会这样?自十六岁那年把清白的身子给了他,她就一直在等待他收心,等待他正式迎娶她为夫人,谁想得到一纸圣旨粉碎了她多年的梦,一个天外飞来的“语歆格格”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占上了卓夫人的位置,叫她如何能心甘? 

  小时候,她和勖恺就是一对人人称羡的青梅竹马,若不是卓家发生了那么大的变故,勖恺和学恺不会远离家乡,不会再见面两人成了陌路人,如今,她费了多大力气,好不容易才慢慢回到他心中、走到他身边,叫她放弃她可不服啊! 

  “大哥,你立刻进宫跟皇上谈一谈,请他收回成命。”学恺说。 

  “是啊!你快去,去晚了就再也来不及了呀!”媚湘附和。 

  “不!我决定要如他的意,娶那位‘语歆格格’!”他嘴角里隐含讥笑。 

  “如谁的意?这桩婚姻不会有人‘如意’,大哥,你别为赌一时气,葬送了自己的一生。”学恺没想到他的劝说竟换来这句讥讽,他实在不懂大哥的心里在想什么? 

  “是啊、是啊,你赌这口气太不值得,那位格格不知是怎般的刁蛮任性,否则连皇帝自己都三宫六苑七十二嫔妃的,怎会下道圣旨不准你大婚后再娶妾,甚而连你目前的身边人,都要把她们遣送出去?”想来,那位语款格格绝对不是个简单人物,若她一进门,这卓家岂有她容身处? 

  “我会让他后悔把女儿嫁给我!”他的口气中隐含森冷。 

  “大哥,你的意思是……”让端康王爷后悔女儿下嫁予他,对大哥有何好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