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三世泣恋 >


  他们倏地围上来,把主仆二人围在中间,教她们进退两难。 

  “好呛的姑娘,把我们比成了狗,既是这样,我们只好对你们这两只母狗发发春。” 

  “你,无耻!”紫语用力拨开他伸过来的禄爪,眼泪已不由自主地滑下。 

  “别哭、别哭,你哭得本大爷的心好酸。” 

  “这样就无耻?那么等你们尝过本大爷的滋味后,包准上瘾,到时天天缠着我,要我赐给你们雨露,那才叫无耻淫荡呢!”一个身着黄衫的男子淫猥呵笑。 

  他一把将含笑拦腰抱住,其他人同时一涌而上,说时迟、那时快,一个白色身影飞掠而过,只见那群人渣尽躺在地上呻吟不已。 

  “你是谁?敢管我四贝勒的闲事,活得不耐烦了吗?有胆给我报上名来!” 

  “在下卓勖恺,有何指教?”白衫男子站定,回身看看地上狼狈的几个人,轻蔑神色不经意流露出来。 

  “卓、卓、卓勖恺……”是那个名震朝野、官拜一品的征东将军卓勖恺? 

  听说他和当今皇上是亲如手足的好友;听说他曾从刺客手中救下皇上一命;听说朝中大臣都要敬他三分……而他只是个承了祖荫、有名无实的贝勒,怎惹得起这号人物?缩缩腿,他被他的眼神盯得全身不住地发抖。 

  “正是在下!”他潇洒地一甩扇。 

  白色的衫袖在风的戏舞下,翩翩扬起,几乎是第一眼,紫语的心就不由自主地随风飘上他。 

  紫语打量着眼前这个男人,他相当高,要仰着头她才能瞧清楚他;他的脸长得斯文秀气,一点都没有压迫人的威势,但他浑身散发的王者气势,却让人不由得想臣服于他。 

  认识他吗?不!这样的一张脸要是看过一次,任谁都难将他自心底抹去,那么……她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烈的熟悉感?仿佛、仿佛他们早已相识,仿佛、仿佛他们早已互属?这是多难以理清的心情呵…… 

  等她回过神,才发觉自己的眼睛竟不害羞地直盯着人家瞧,一瞬也不瞬地。 

  “姑娘,你还好吗?”勖恺先出声打破沉默。 

  “多谢公子相救,紫语感激不尽。”低下眉,掩住难抑的情绪。 

  “这里人烟稀少,易引来心怀不轨的男子,姑娘怎会来此?” 

  “我想到林子里寻回舍妹,她一向活泼调皮,常往林子里钻。” 

  “那我陪姑娘同去可好?”他淡淡一笑,提议说。 

  “好、当然好,要是再碰到刚刚那种衣冠禽兽,至少有个人可以治。”含笑代她答应。 

  “那……有劳公子了。”她屈膝一福。 

  勖恺见状连忙伸手将她扶起,在碰触的瞬间,一股无可言喻的感动翻搅了他的知觉,他的心如擂鼓般奔腾不已,他不知道自己怎会这般无礼,牵了她的手就不想再放?是吸引?是动心?总之,他的心强喊着“要她”! 

  “我们快走吧!再晚天就要黑了。”含笑及时出声解除了尴尬。 

  卓勖恺领头行去,紫语在后面慢慢跟随,踩着他走过的泥土,看着他的足后跟,望着他随步飘动的衣摆,她的心微微颤动。 

  她不解为什么只是待在他的身边,她就会感觉安全?为什么只是跟随他的背影,她就会觉得幸福?情嗉在她心中慢慢发酵、扩散…… 

  手里金鹦鹅,胸前绣凤凰。 

  偷眼暗形相,不如嫁与从,作鸳鸯。 

  不如嫁与从,作鸳鸯?她到底在想什么?一个豆寇年华的少女,怎可如此不害臊地怀春思人,恼呵!她拼命摇头,想摇去满脑子胡思乱想,却没料到摇不去满腔春思,反而摇出了满颊绯红。 

  “姑娘怎生称呼?”勖恺的声音蓦地自前方传来,不知怎地,他不想就此和她失之交臂,不想就此让她从自己生命中错过,他强要与她的生命出现交集,不因她韶华姣美的容貌、不因她弱柳扶风的纤细身段……只因那……是了!是那股无可言喻的熟悉感,蛊惑了他的心志。 

  “我叫紫语,爹娘都唤我紫儿。”他叫卓勖恺,那……他是汉人吧!紫语细心地用了汉人唤父母亲的称谓,仿佛这样子她又和他拉近了一点距离。 

  紫儿?又是那份无从分说的熟悉感猛地撞进他的心壁……他强压下狂奔的心跳,转身再问:“紫儿姑娘可是京城人士?”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