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三世泣恋 >
三十八


  结果,大家都料错了,紫语不在将军府、没回王府,也没进宫去见皇太后,所有她去过的、该找的地方全找了,就是找不到紫语的踪影。 

  她像凭空消失了般,再没人见过她,京城里四处张贴了“语歆格格”的画像,为了高额的赏钱,不时有人来回报,却是每一次都教人失望。 

  一个月了,整整一个月,他们找遍了京城和京城附近的酒肆茶坊、客栈店家,甚至连……连风月酒楼都逐一踩遍,就是寻不着她。 

  勖恺的心沉到谷底,臆测着紫语会碰到的所有恶劣状况,她会被坏人带走吗?她一向被周严地保护着,根本不懂得人心险恶,只身在外,除了危险之外,还有什么其他可能? 

  每个臆测都让勖恺心力交瘁,这些日子他夜夜不成眠,红丝布满了瞳眸,憔悴疲惫的双颊变得削瘦,胡须长得扎人,连鬓间也冒出了几根白发…… 

  尽管如此,他还是不放弃搜寻,一定要把紫儿找出来,他就不相信老天既然让紫儿逃过了一动,还会再出手从他手中夺走紫儿。 

  “大哥,听说察尔大哥出差回来了,我们去请他帮忙。”学恺自门外走来。 

  “好!让他出动手下的御林军,再把京城翻上一翻!”勖恺一听,立即站起身,往外走,速度之快让在他后面的学恺几乎跟不上。 

  花厅里,察尔端、勖恺、学恺和嫣儿园坐在桌前,小容垂手站在嫣儿身后。 

  “我们现在一步一步来,谁先告诉我,那天从头到尾的情形。”只见小容先站出来,察尔端面对着小容,望着她清丽的秀颜,心里闪过一丝恍惚。 

  她柳眉微蹙,咬着下唇轻语道出那天的情况。“……我后来翻过了,发现夫人只带走两套衫裙,还有十两左右的银子。”紫儿的财物一向由她管理,所以她相当清楚少了哪些东西。 

  “很好!你很仔细。十两银子可以让夫人生活四、五个月了……”察尔端沉吟。 

  “不对、不对!也许十两银子可以让我们平常人生活上四、五个月,可是夫人绝没那个本事用这十两银子过那么久的。”小容插口说。 

  “为什么?”难道这位格格非凡人? 

  “因为夫人根本不知道物价,上回她拿了一两银子要人去买糖葫芦,结果买了一屋子糖葫芦,还是拜托一堆街坊邻居的小孩儿帮忙才吃完的。我问她怎会买这么多,她竟然回答我,她以为一两银子只能买一枝。像她那么笨,一定会被人骗得团团转,说不定三天不到十两银子就全花光了。”她一急,忘了自己竟用“笨”字来形容主子。 

  勖恺从来不知道紫儿有这么迷糊的一面,是啊!紫儿也说他不够懂她。但……他还记得那次她初搬进茅屋,光是整理个房子,就把衣服全打湿,转个身就撞出一大块乌青。 

  “小容说得对,我姐姐是那种很奇怪、很奇怪的人。她可以记得四书五经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之乎者也,却弄不清楚一两银子和一文钱哪个比较多?她可以坐在屋里练一整天的毛笔都不嫌腰酸,才拿起一把剑舞上两下,手就脱臼了。”嫣语也加入,把姐姐的“奇怪”举动,绘声绘影描述出来。 

  “是啊,夫人还很忘性,她左手把钱放在桌上,一转身就忘了钱放去哪儿了,然后想一想说:‘哦!我大概还没把钱拿出来’。” 

  “照这么说,依她的个性,那十两银子可能连一天都过不到就没了?” 

  “对!”嫣语和小容异口同声说。 

  “说不定,她一出门,钱就全给了可怜人。”小容补充。 

  “这些日子,你们贴过画像,该找的地方也全找过了,为什么都没有消息?会不会她已经出城去了!”察尔端再问。 

  “我想应该不至于,从发现她失踪那天起,我就让守城的卫兵留心,这些天都没有她的踪影。我想依她的脚程,不可能在那之前就出了城。”勖恺说。 

  “好!既然她没出城,画像又找不到人,表示她现在的模样一定和画像有很大的差别,假设她身无分文,她能做什么工作,而这工作会让人认不得她?”察尔端条理分明地分析着。 

  “乞儿!”嫣儿一说完就后悔了。她看到姐夫眼里涌现的不舍和心疼,这种假设对他而言太残忍…… 

  “好!我明天一早,就要御林军往这方向找找看。”察尔端站起身。 

  “不行!若紫儿真成了乞儿,今夜的风雪这么大,她会不会冻伤饿坏了,我现在就要去找。”勖恺一起身,抓起皮裘往身上一披,就往外冲去。 

  “大哥,你等等我们啊!至少我们要先看看城中乞儿都聚集在哪里,否则无处可寻啊……”学恺拉住他。 

  “你们去计划、商量吧!我是连一刻都等不下去了!”甩脱学恺,他箭步往外冲去。 

  乞儿?他怎没想过,要不是她形容憔悴、要不是她衣衫褴褛,人们不做那个方向设想,怎会连续一个月的找寻都不见成效?谁想得到一个娇贵的语歆格格,会沦落为乞儿? 

  冷风刮来,阵阵刺骨、阵阵寒……小容说她才带走两套衫裙,两套衫裙怎抵抗得了这风雪漫漫的寒冬? 

  等不下去了,他现下心里唯一的念头是找到紫儿,求求天、求求地,为他庇护他的紫儿啊,他情愿折寿来换取两人白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