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三世泣恋 >
三十四


  闻言勖恺立刻抬起头,接过她手中的画,一摊开,里面有笑颜逐开的自己、沉思的自己、怒气冲天的自己……每张都栩栩如生,画中人仿佛一动,就要从纸中走下。 

  “那些是夫人眼中的将军,英朗、帅气,不是现在这个狼狈样子……” 

  “这些是紫儿什么时候画的?” 

  “在被您送进‘冷宫’时……每次落笔,她的泪常把墨渍晕开,常常是画过一张又一张,一次一次背着同样一首诗。” 

  “冷宫”?端康家人恍然大悟,嫣儿口中那幢竹篱茅屋果然是紫儿的居所! 

  “她背哪一首诗?”勖恺看着画心如针椎。 

  “夫人念:终日望夫夫不归,化为孤石苦相思。望来已是几千载,只似当时初望时。”她一字一句念出,心也跟着酸楚,那日夜的盼望总算盼回丈夫的心了,夫人,您怎忍心让自己躺在那儿,对将军的深情呼唤不听不闻? 

  是刘禹锡的“望夫山”?好称职的自己、好称职的丈夫,让新婚妻子独守空闺、终日望夫……再反观现在的焦惶,不嫌矫情?是天要罚他也尝尝这种噬心滋味吗? 

  “紫儿,你是不是凡事都要求公平?那时,你望夫夫不归,今日我盼妻盼不回,我们扯平了,你该快点醒来,让我们把来不及享的夫妻幸福,好好经营……” 

  “姐夫,你别这样!姐姐会醒的,我相信她,你也要对她有信心。”嫣儿咬住唇,忍住泪。 

  学恺摇头叹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他拿来一杯水,送到大哥嘴边。 

  “哥,你喝点参茶润润喉吧!润过了喉,再对大嫂不断呼叫,也许她听到你的声音,就会清醒过来。” 

  学恺的话打动他了,他端起水一饮而尽,却在送回茶杯时脚步踉跄了下。 

  “学恺,你给我喝了什么?”连日来他食不知味,连喝入肚中的水是何滋味,他都想不起。 

  “没什么,只是安神药,那会让你好好睡上一场,等睡醒了,说不定大嫂也醒了。”等不及他话说完,勖恺早已偏过身子。学恺连忙扶住他,把他送到邻房休憩。 

  第九章

  一觉醒来,已夜深更漏,勖恺摇摇头让浑沌的头脑变得清楚。 

  站起身,穿上鞋,唯一的念头就是看他的紫儿。 

  轻启门,顺着回廊走向紫儿的寝居,从半掩的门中他看到媚湘的身影。她来这里做什么?侧过身,他从缝中观望。 

  媚湘把手中的药粉加入杯中水,举起杯走近紫语。 

  “你可别怨我,是你对不起我在先,要不是你让皇帝下圣旨,不准勖恺娶妾,我不会用这么强烈的手段。我和勖恺多年的感情,怎容得下你这个外人破坏,上回我心慈,只使了计要勖恺把你赶出将军府,要是你那时知趣乖乖走开,不就什么事都没了吗?今天的一切全是你咎由自取!” 

  说毕,她把杯子拿近紫语,准备把水硬灌入她肚中。 

  “你在做什么!”勖恺一声低喝,媚湘吓得把手中药水全数泼洒在地。 

  “我、我……”看着地上的药水,再解释都没意义了。 

  “上回你整了紫儿冤枉,她没寻你碴,你倒是心狠手辣,一不做、二不休?”紫儿没说错,当时他该质问的人是媚湘不是她,他该相信她,不该勉强紫儿说对不起。 

  “是、是她不对!要是她不出现在我们中间就没事了。” 

  “她不对?她出现在我们中间?你有没有想过,挡在我和她中间的绊脚石是你,不是别人。” 

  “你是说……” 

  “我是说,紫儿大量,没有计较过你的存在,你却处心积虑要置她于死地,这样的你,我留不得也不能留。” 

  “你要我走?你忘了我爹临终前怎么把我托付给你吗?你忘了那些年的恩爱吗?你怎么可以如此薄幸?你欠我的,你要还我啊!” 

  “你要怎么计、怎么算都随你,看在你爹的份上,你可以把你带得走的东西全都带走。明天天亮前,我不要再看到你。” 

  他走近紫儿身旁,试试她额上温度,他对紫语的体贴细腻看在媚湘眼里都成刺目,他从不曾这样待过自己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