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三世泣恋 >
二十九


  “因为这样,你就放了我娘?” 

  “当年紫儿还说了一句话,重重的敲醒了我。因为那句话,我不但请人把你母亲送回去,也把其他小妾全都见得好人家,送出王府,也因此,我和紫儿她额娘才能重新回到新婚时的鹣鲽情深。” 

  “哪一句话?!”他兴起了好奇心。 

  “她问我,婚姻对女人是永远的不公平吗?那么她情愿终生茹素,常伴青灯古佛。这句话让我想起,所有的女人都是她的父亲捧在手心珍惜的女儿,我疼女儿别人又何尝不是,我不忍心自己的女儿被‘不公平’对待,怎能用‘不公平’去对待别人?因此,我才会要求皇上在圣旨上加了一道‘婚后不准迎妾’的要求。我知道这个要求过分了,可是请体谅一个为父的心啊!” 

  勖恺点点头,努力消化他所听到的消息,没想到他存了多年的仇恨,竟一下子被推翻……父亲、母亲的死太不值得…… 

  不!不能完全相信!他的话还有疑点,他不能这么轻易就信了他,不能叫爹娘的冤从此不见天日。 

  紫儿等了好久,始终没见勖恺和阿玛回到厅堂中,她坐立不安,频频瞧向门外,猜测着阿玛和节恺谈什么事,会谈这么久?她一颗心忐忑不安、狂跳不止。终于,她等不住了,向祖奶奶和额娘告了退。 

  “祖奶奶、额娘,我想去看看含笑。” 

  “也好,祖奶奶也累了,你去吧!” 

  领了命,她摆脱掉嫣儿,一个人到后院寻人。 

  远远的,紫语看见勖恺和阿玛,她想躲起来吓唬他们,于是伏身走到树后。 

  “勖恺,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都是我负欠你,我虽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这件事我难辞其咎。”阿玛叹了口长气。 

  阿玛做了什么对不起勖恺的事,见他面色凝重,紫语不禁也跟着皱起眉头。 

  “我是恨你,若不是你,我爹娘不会英年早逝;若不是你,我们家不会支离破碎。我恨不得毁了你!”这股恨藏在心里十年了,整整十年,而十年后他居然告诉他事情不如他当年所想……他的心难以平衡啊! 

  “也想毁了紫儿吗?你会答应娶紫儿就是想报复我,是不是?” 

  阿玛到底和勖恺有什么深仇大恨?紫语吓得全身缩起,为了报复而娶她?怎么会是这样? 

  是啊!也唯有这样,所有的事才解释得通,因此在新婚夜新郎会失踪,因此满府的下人都对她存有敌意,因此她被放逐冷宫,因此对她,他总有若有似无的恨意……即使在两情缱绻时,他也会在有意无意中流露出矛盾…… 

  “我是这么想过,我想伤害她来让你痛苦,就如你伤害我母亲,让我全家痛苦。我恨不得你也亲尝这种滋味,可是我没料到,紫儿会为了不让你们担心,把所有苦全往肚里吞,她宁愿自己苦、自己熬,也不让你们多心疼一点点。她的心思、她的孝顺,让我再狠不下心对她残忍。” 

  “所以,嫣儿说的话是真的,她说紫儿在将军府过得并不好,她说紫儿神情憔悴苍白,神情间总在掩饰些什么。” 

  不行,他得想个法子把紫儿从将军府接回来,再不让她搅进这场仇恨中,只是深爱眼前这男子的女儿愿意离开他、愿意接受他的安排吗? 

  “没错!” 

  “你怎可把我的罪加诸到紫儿身上,她什么都不知情啊!” 

  勖恺别过脸不回答他的问话。 

  “你想杀了我吗?”端康晋再问。 

  “是!这是你欠我的!”他说得斩钉截铁。只不过,他现在要先找到另一个男人,把事情始末再理清一次。“等我找到阿三,我会再回来向你讨这笔血债。” 

  血债?阿玛欠下的是他爹娘两条性命的血债?怎么办?她能怎么办? 

  “好!我等你。”他相信勖恺不是不是非不明的人,事情总有水落石出的时候。“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杀了我,你自己也得赔上一条性命?” 

  “要是怕,就不会来了。” 

  “好!那么我只请你答应我一件事,若你决定要杀我,就把紫儿还给我,让她能在王府里安安稳稳的过完下半生。不要让她变成罪臣之妻,流离颠沛一世……” 

  到这时阿玛心里挂念的仍然是她……她怎能不感动? 

  “你可以选择先下手为强,先下手杀了我,就不会有人再上门寻仇。”他寒着脸说。 

  “你以为我欠下两条命还不够吗?何况,我怎忍心杀你,你是紫儿最爱的男人,要我杀了你,不等于要我亲手杀死自己的女儿?”他向来心慈,宁人负他,不愿他负人。 

  此刻紫语的心乱成一团,她想哭却哭不成声……乱糟糟的心,理不出头绪…… 

  是不是除了以血偿命之外,再没有其他方法可以解开他们之间的仇恨?是不是可以让她请求勖恺让她以自己的命来换取阿玛的命?是不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