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三世泣恋 >
二十八


  “没事的,是公事。”勖恺安抚地拍拍紫语的肩膀。心想先欺瞒过她,剩下的以后再谈。 

  “本来就没事,傻女儿,你在担心什么?”端康晋也笑着对女儿说。“走吧!好女婿,我们到后头去说话,让我额娘和紫儿说些贴心话。” 

  他领身往前走,勖恺一握紫语的手,给她一个安心的微笑,然后跟随王爷走出大门。 

  王爷的身影在一处楼阁前停住,勖恺也随之止住步伐。 

  “说吧!你一定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诉我。”端康晋先开了口,慈蔼的笑容不曾自脸上褪去,对这个女婿他满意到极点。 

  “王爷可记得卓柴屏?”勖恺的声音冰寒森冷,让人听了不禁泛起一阵颤栗。 

  “卓柴屏?我该认得她吗?”勖恺突然改变的态度,让端康晋眼里透着疑惑,不理解他眼中恨意从何而来。 

  “十年前,梅花镇前的溪边。”他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几个字。 

  “十年前梅花镇前的溪边……”他喃喃自问。“我想起来了,那年我南下办事,回程时碰到一名女子,她温婉柔顺,清丽动人……” 

  “于是王爷就把她带回府中,完全不顾她家中尚有重病丈夫和待哺幼儿。”他一步步迫近,恨不得立时取下他的项上人头。 

  “可是……我有印象,后来我并无侵犯于她,还派人送她回家。” 

  “可惜,她返回家中后,看到丈夫因知道她卖身为自己求药,羞愤之下急怒攻心而亡,她满怀愧疚也投环相随,一对恩爱夫妻因你的好色,黄泉相随……” 

  “她死了?你怎么知道?莫非你是她的儿子?” 

  “是的!今天我来,为家仇、为父母恨!端康王爷,你欠我一个交代。”他缓缓抽出腰间配剑,直指向他的颈间。 

  “我是欠你一个交代,但在你动手前我有话要说,等我说完后,你若仍认为我罪重及死,我绝不多说一句话。” 

  “你说!” 

  “那一年,我在溪边碰到你的母亲,就如我刚才所说——一见惊艳,便起了将她带回王府中的想法,可是在当下,她理智地退回了我所赠的明珠,告诉我她已有夫君、孩儿,我百般无奈,只好独自离去。” 

  “既是如此,我娘怎又会到王爷府来?”哼!这种谎话只能骗骗三岁孩童。 

  “当夜,我住在县太爷官邸,半夜有一个叫阿三的猥琐男子,前来官邸访我,本以为他有冤屈,要我帮他平反,没想到他的来意居然是告诉我,我日里碰上的那位小娘子家境贫寒、夫君病重,她自愿卖身救夫,若我肯出纹银二百两,既可挽救她的困境,也可解我的相思愁。当时,他虽说得猥亵粗鄙,但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动了心,于是,当场拿出二百两给他。第二天,他果真把人给带到府里来。”他把往事娓娓道来。 

  “不!事情不是这样,那天,阿三到我家里指责我娘不该到溪边洗衣,不该四处勾引男人心。他说要是我娘不肯收下一百两银子,待天亮,知府派人来,随便诬告一个罪名给爹爹,到时,我们不但连一两银子都拿不到,还会闹出大事,爹死在牢里也罢了,说不定连我和弟弟都会被发配边疆,他好言劝尽,告诉我们民不与官斗的道理,到最后娘不得已只好收下银子,随他而去。” 

  “看来,我们两个都被人给挑弄了,没关系,我发出公文,天涯海角也要把这个叫作阿三的男人找出来对质。”端康晋一掌袭上身旁树干,激愤之情昭然可见。 

  “你句句属实?”勖恺不相信、一句话都不信,他只是为求脱罪,认为自己永远也找不到阿三来对质。 

  “绝无半句虚假!”他敢指天为誓。 

  “好!我知道他在哪里。要是你所言属实,我定会亲手取下阿三的性命。否则……” 

  “我仰不愧天,俯不作地,有什么好不敢的?难道你不相信我?” 

  “你说呢?你刚说,你并没有侵犯我娘,这太不合常理。毕竟,你花了二百两银子。”勖恺实说。 

  “不要说你,我也很难相信自己会这么做,在你娘之前,除了紫语的额娘外,我还有四个妾室。我还记得那是个风雪交加的夜晚,我兴冲冲地到情楼去会见我新买来的‘五姨娘’,却没想到在那里碰上了紫语。我一向是宠孩子甚于任何事务,那一天我抱起她,忘记等在一旁的美娇娘。 

  她用一首李殉的《酒泉子》劝醒了我,她指责我舍不得芙蓉帐里的夜夜春宵,却舍了结发情深,她用了重话说一句——殊不知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她问我,为什么我有权制造人世间的遗憾,是因为我身为男子,还是高高在上的王爷?她还要我为她和嫣儿、睿儿积福……” 

  想起这些旧时事,他不禁微笑。“你相信吗?那年她才十岁,谁敢说她才情不好?”他有身为父亲的骄傲。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