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三世泣恋 >
二十五


  “现在不讨厌了!”他的答案给得真敷衍。 

  “为什么?我还是我,没有变得比较让人喜爱啊!” 

  “因为你刚刚说你喜欢我,我是个强调公平的人,既然你喜欢我,我自然会‘努力’让自己也喜欢上你。”他盗用她的话。 

  “因为我说了我喜欢你,所以你也要努力让自己喜欢上我?那……我好笨、笨极啦,怎么不要早一点告诉你?我已经喜欢你好久好久了啊!” 

  是啊!她真笨,那么多日的委屈居然全是白受的,想来岂不是太冤枉,伤了那么多次的心,流了那么多回的泪水,她……好傻……好蠢……好呆…… 

  他没回话,因为他知道真正的原因——是学恺在救她的过程中,他才真正正视自己的感觉,才承认自己强烈地想要她;是守在她身边的这些日子,他反复思量才决定用另一种方法解决他的“家仇”。 

  可……往后,她会原谅他的“复仇”吗?如果他的手段强烈到要手刃仇敌,她还会像现在一样躺在他的胸前,安安稳稳地听取他的心跳吗? 

  不管了!想再多都只是多想。抱住她,他尽情享受这片刻温存…… 

  “勖恺……我可以这样唤你吗?” 

  “可以。”他的额头靠上她的。很好!没有发烧了。 

  “节恺,我真的没有推打媚湘姑娘,是她自己跌倒的。” 

  “事情已经过去了,不要再提。” 

  不想再谈,是不忍她为了讨好自己而说谎,然而……他的体贴却造就了她的难堪。 

  他仍旧不相信她?紫语苦笑,他对她的好是因为她的病吗?说不定等她病一好,他又会恢复以往的模样……那时,她是不是又要回到她的“冷宫”,朝朝暮蓦地思念这一段甜蜜? 

  埋在他胸前,她拼命汲取他的气息,若这一切都将是回忆,那么就让她多收集一些吧! 

  清晨,他摘下几枝新绽的梅花,插在瓶里。 

  他回过头,取来毛裘为她披上。 

  “真不乖!病还没全好就下床,不怕病又加重了?”他爱怜地为她拂去额间青丝。 

  “病早好了,学恺的药灵得很。”她没抬头径自忙着。 

  “你在做什么?”他靠近她。 

  “画我自己啊!你说我漂亮,所以我要把自己画起来送给你,等哪一天,我变老、变丑了,你就可以拿起画来看看、回忆回忆。” 

  “在我眼中,你永远不会变丑。”他站起身从瓶中取出一枝梅花,对着她说,“这像你,清新、傲骨而纯洁。” 

  紫语也起身,走到水盆边掬起一捧清水,“这是你,滋润、延续、丰富了我的生命!”说完,把水浇在瓶中。 

  他忙拿来手巾,为她擦去满手湿,然后把那双小手捧在嘴巴前,拼命呵着气。“天那么冷,还去碰冰水,笨!” 

  “我不笨,因为我知道你会温暖我的手。”是啊!她是有恃无恐,依恃着他的疼爱,爬上他的心窝。 

  他笑着抱住她、偎近她,在她甜甜的体香中,他的心找到最初的宁静。 

  这些年,他时时刻刻被仇恨纠缠不得解脱,他怨天尤人、愤世嫉俗,他冷观旁观,不投注太多感情、不投注爱,冷然地站在人世间,恨尽世上不公。而今,他坚硬的心变得柔软,他的恨在不知不觉中一点一滴消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