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三世泣恋 >
二十二


  “你……”她受伤了,伤得很重,早约定好的眼泪失了约,又自眼中刷下。 

  “两条路,你自己选择,回王府或到柴房去面壁思过。”他说得不带一丝感情。 

  “我还能选择其他吗?你把我关到柴房去好了。” 

  她不是早无所谓了?她不是早习惯绝望,那么对这一切对待,她早该甘之如饴啊!不哭、不哭,端康紫语你不要哭啊!哭只是代表示弱,哭只会教他更加看不起你啊!偏偏失了约的泪再也听不进她的要求,自顾自地落个不停…… 

  “既然如此,你怎么还坐着不动?难不成你要把自己的胴体分享给府中侍卫?当然,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也不会有意见。来人啊!” 

  “不!请你等一等。”她难堪地站起身到衣柜里取出衣裳,刚刚的衣服已让他破坏。 

  脚间的疼痛让她滞碍难行,咬住牙根,她强迫自己忍耐。 

  “能不能请你转过身去?”她气虚地哀求。 

  “现在才来故作矜持,不嫌太慢?”他双手横胸,嘲讽的表情叫人刺目。 

  算了!紫语摇摇头,褪下棉被,背过他换着衣服。 

  看着她无力的动作,他的心升起一股怜惜…… 

  他这是在做什么?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来满足自己的报仇之念?娘不是她带走的,为什么要她来承受这一切?第一次,他对自己的做法产生了质疑。 

  “勖恺……你还是送我回康园吧!在这里……我不知道……”话未说完,她就抽抽搭搭地哭了起来。 

  “她已经得到应得的惩罚。”他不耐地回了她。 

  “你怎么可以惩罚她?她是高高在上的格格,是皇亲国戚。我知道你心疼媚湘,但是,我不愿你为我得罪皇上、不愿你为我得罪端康王爷啊!”她扯住他的袖子泪不歇止,娇柔的模样让人忍不住要心疼。 

  可……他无心无情,一心记挂着柴房里的紫儿。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她杀了我卓家血脉,难道不该付出代价?” 

  “可……她是格格啊!万一……”她泣不成句。 

  “是格格又如何?”他冷哼一声。 

  “我怕连累你,如果格格真容不下我,我愿意待在康园默默等待你,在你想起我的时候就来看看我,其他时间……我无所谓……”她低下头,小脸上净是委屈。 

  “你连累不了我,她要真容不下你,该走的人是她、不是你!”他冷声说。 

  “可是……求你告诉我,格格现在人在哪里?” 

  “知道这个对你有何益处?”他冷眼旁观。 

  “若是你把她关起来,我当然要去把她放出来,我怎忍心你为了我去得罪皇亲?你的前途要紧啊!况且,我真不乐意,为了我伤害你们夫妻感情,往后你们还要过上一辈子,这样子……怎么好? 

  以前,我极力反对你娶她入门,是因为你对她没有感情,强迫两个没有感情的人共同生活一辈子,简直是种折磨,但不管如何,你们已经成了亲,再不好,也要共同生活几十年,千万不要为了媚湘害了你们往后的日子呀!” 

  她句句说得剖心置腹,让一向无情的积恺有了感动。 

  “她可不会感激你对她做的这些。” 

  “我不要她的感激,我只要你们平平安安、顺顺利利的度过一生,有几个传家的子嗣,像所有家庭一样和乐安祥,那我心愿足矣。”她说得委曲求全。 

  “媚湘,这不关你的事,不论我和她相处得如何,都是我们之间的问题,与你无关,你只要安心养病,其他的不用多想。”他拍拍她的肩,转身走去。 

  在门关上的刹那,媚湘露出一抹诡笑,看来这次又是她棋高一着! 

  门突地又被打开,她忙敛去笑容,装出一脸哀戚。等看清来人,轻蔑的笑意随之浮起。 

  “你来做什么?”她高高在上地望着脚边的男人。 

  “我来帮你的忙啊!”车夫阿黄凑近她,暧昧地闻了闻她体香。 

  “走开!”她嫌恶地把他的脸推开。 

  “怎么?过河拆桥吗?想想,要不是靠我的帮忙,你怎能怀上孩子?要不是靠着这个李代桃僵的孩子,你哪能母凭子贵!”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