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三世泣恋 >
二十


  “将军,下人说夫人和媚湘姑娘起了争执,夫人一不小心将媚湘姑娘推倒在地。” 

  “然后呢?”他锐眼一扫,射向来人,吓得侍卫冷汗涔涔,话说不流畅。 

  “媚、媚湘姑娘……恐、恐怕是小……产了。” 

  “该死!她现在人呢?”他大喝一声。 

  “已请大夫来看,服过药,人无大碍,已经睡下了。”另一名侍卫接口。 

  “我不是问媚湘,我是问夫人在哪里?” 

  “夫人还在自己房里,听说她没踏出房门一步……” 

  “在等我发落是吗?好!我现在就去‘发落’她!你和王凯跟着我来。”他怒气冲冲地领头走出去。 

  很好!这次你倒是送了根相当大的骨头让我来挑。他掀掀唇,也许所有的事可以在今天告个段落。

  第六章

  “你有什么话说?”他用力一劈,木桌瞬地断成两截,桌上的琴筝也应声掉落。 

  又坏了……他为什么总要和她的琴过不去?她心疼地欺下身去捡。 

  “一条人命居然比不上一把烂琴?端康紫语你看事情的方式真是特别。” 

  “我说过,这件事不是我的错。”她的脸上毫无惧色。 

  “那么多人都看见了,你以为光是辩驳就能扭曲真相?” 

  “他们没有亲眼看见我拿筝打人!只是听见媚湘姑娘对我的诬陷。” 

  “那你说,为什么一个好端端的人到你这里来,会被抬着回去?!” 

  “这问题你该问她,为什么要假戏真做?为什么要选择这么激烈的手段赶我离开?” 

  她不想面对他,早说好不再为了他的任何事心酸心涩,却在见到他时,一颗心又不肯受控地狂然猛跳,难道说这辈子她再也无法逃离他的影响? 

  “你说她假戏真做只为了把你逼出将军府?这是一个多么大的指控!她逼走你对她有什么好处?” 

  “我说过,这件事的始末,你该去问她而不是问我。” 

  “果然是个知书达理的格格,连推卸责任都推得这么高明漂亮。”他讽刺地朝她贴近。 

  “你已经先存了主观想法,认定我就是凶手,那么我说再多,也只是越描越黑。”她退几步,却始终退不出他的影响范围。 

  “这下子,错的不只是媚湘,连我也做错了,错在不该存了主观想法,不该把罪怪在你头上?”他节节逼近,她身上的幽香直直闯进他的知觉,造成他半晌的迷惑。 

  “你既已相信你所认定的,再来质问我不是多此一举?” 

  “说得好!好一个多此一举!王爷府教育出来的格格果然不同凡响,胆子够大、辩才够好、思路够清晰。”他手一抓,紧紧握住她的手,在她腕间再度制造出一圈青紫。 

  他又使用暴力了,紫语闭起嘴巴不再说话,这时的他像一头猛狮,危险、恐怖,教人望而生畏。 

  “继续说啊,我倒想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必须让一个无辜的生命替我受过!”他讥诮地望住她的双瞳。 

  那双秋波流转的明眸,一直紧紧扣住他的心,从不曾自他的心中消失过,谁知道,横亘在他们二人之间的竟是“不可能”,要怪苍天捉弄,还是怨恨彼此缘分浅薄?他不知道,只是坚持地认定他要复仇。 

  “我还能说什么?你直接定我的罪吧!”她摇摇头,绝望已是她的家常便饭,就算再多增添上一桩,也无所谓了。“好!这是你说的,我就送你回王爷府,请端康王爷好好教导你为人妻的道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