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三世泣恋 >


  第一章

  漫天飞雪,晶莹剔透的雪花从北京城的天空降下,慢慢地在大街上堆积出一个银白世界,厚厚的白雪教人寸步难行,狂傲的寒风透进人的骨髓。 

  在这时节,人们都选择躲在屋内,让几堵墙挡去寒冬肆虐,让一盆暖烘烘的炉火、一壶热呼呼的茶水抵去刺骨寒冷。 

  端康紫语柱着杖,看着空无一人的大街,心想,今晚再不可能乞讨到食物了,压压翻搅的肠胃,她冷得佝偻起身子,好冷、好冷…… 

  回首看看来时路,她猜今夜她将魂归离恨天…… 

  过惯养尊处优的生活的她竟连基本的生活能力都没有,学了十几年的琴棋书画,一旦脱离可以依附的支柱,这些东西竟帮不了她存活。离开“那里”一个多月,用罄身上所有,剩下的日子她只能以乞讨为生,身为女子,太可悲…… 

  街边一幢低矮的小屋,屋里透出的暖暖火光吸引了紫语的视线,她不由自主地走往小屋的方向,想偎近那份渴望已久的温暖。 

  屋内童稚的声音响起:“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爹爹,我背得可对?” 

  “很棒,双双最棒了。”一个慈蔼的声音透过窗棂送入她的耳,眼前,她仿佛看到当爹亲的正伸手去摸摸孩子的头发。 

  “爹爹,我还会一首诗,隔壁林姐姐教我的,您听听——雁尽书难寄……” 

  “雁尽书难寄,愁多梦不成。愿随孤月影,流照伏波营。”紫语喃喃地和着小女孩的声音,念出这首“闺怨”。 

  那一年,她十岁,第一次听到这首诗。那是段不识男女情爱的岁月,但听着这首诗,她的心仍然模模糊糊地闪过一丝感动…… 

  那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早,霜降刚过,天就落下白雪,突如其来的寒气让满园的梅花提早绽放风华。 

  紫语冻得红通通的小脸露在棉袄外,大大的两颗眼睛骨碌碌地转动。 

  “小兔兔,你在哪里?”清亮稚气的嗓音从“谢园”、“柳阁”一路传到“情楼”,焦虑的情绪透过一声声的问话表露无遗。 

  走进情楼,满园新绽的梅花暗香浮动,却舒解不了她忧虑的情绪。 

  “大小姐,您在这里做什么?”一个年轻的小姑娘拦住她的路。 

  “我要找我的兔兔儿。”她冷得猛搓双手!想为自己挣得一丝暖意,眼角的泪早已不争气地缓缓流下。 

  “小雪兔不见了吗?”翡翠蹲下身对着她的眼睛问。 

  “是啊!那是阿玛送我的,要是找不回来,今夜下那么大的雪,它一定会被雪掩埋住的。”紫语忧心忡忡地说,一想到它将因自己的疏忽而受苦,她的泪就不受控制地成串落下。 

  “这样啊……不如,您先回去柳坞园,我去找几个人来帮忙找,一找着了马上送去给您,好吗?” 

  “可是……”紫语迟疑犹豫着。 

  “要是您被冻病了,王爷知道一定会更加心疼的。” 

  端康王爷膝下有一子二女,其中他最疼惜的就是这位大小姐了,她自小聪慧过人,学书更是过目不忘,家里的几个师傅莫不对她赞赏有加。 

  “好吧!那你去帮我唤人来,我马上回柳坞园等消息。” 

  “好!别耽搁太久,小心身子,别让自己冻着了。”翡翠殷殷叮咛。 

  “知道了,好姐姐,我马上回去。”见她走远,紫语背过她,不死心地弯下腰继续寻找。 

  突然,一声声忽隐忽现、断断续续的低泣传到她耳边。 

  紫语寻声行去,直直走到了情楼的台阶上,看到一个美少妇,正倚窗而立,串串泪水漫过双颊湿透衣襟。 

  “雁尽书难寄,愁多梦不成。愿随孤月影,流照伏波营。”美妇低吟过,泪洗红妆湿栏杆。 

  “五姨太,可不可以求求你不要再哭了?待会儿王爷过来看您这样儿,不是又要怪到咱们下人身上,责骂我们没有好生伺候?”宽儿不耐烦的声音从内室传出。 

  闻言,妇人快快拭去眶边泪水,可……泪水越擦越多,想止怎止得住? 

  从小就爱哭成性的紫语,看她这副模样,不由得眼眶一红,刚止住的泪水又跟着垂落。她走到妇人身旁,推推她,把她拉到室内坐好,用小小的手绢儿帮她拭去泪水。 

  “好婶婶,你有什么委屈,告诉我吧!让我来帮帮您。” 

  “小姐,您怎跑来情园!老爷马上要到了!”宽儿一看到紫语,吓得放下高高跷起的脚,急忙站起身。 

  紫儿不理会她,继续推着少妇的手问:“婶婶快告诉我,你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有人欺负你吗?” 

  “没有,我是在想我的郎君和孩儿,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了?有没有吃饱穿暖、有没有冻着?”说到这儿,少妇的泪又止不住地成串掉落。 

  “那你为什么不回家,光在这里挂心他们也无济于事啊!” 

  “我不能回家……我的身子早已卖给了王爷……” 

  贫贱夫妻百事哀,恩爱夫妻想白首,不过是痴心妄想…… 

  “你是说阿玛买下你,你只好放下儿子丈夫住到王爷府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