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三世泣恋 >
十五


  何处相思苦?纱窗醉梦中。 

  她等过一刻一刻,等得落英沾满髻发,始终等不到召唤,轻风拂过,吹干她满颊泪湿,难道她要等到了白头,或是入了黄泉,他才肯见她一面吗? 

  他的恨和他的爱是旗鼓相当的吗?他爱媚湘姑娘多深,就恨自己多浓? 

  若是这样,就请你开开门,让我把你的爱寻回来,让我的罪孽少一点吧! 

  至于……她自己的爱,她该拿把剪子,狠狠地把那满腹情丝切断,断了妄想,死了心,往后她才能在那个僻静的小屋子里安度余生…… 

  她站起身迎向门前侍卫,等过许久,他才懒懒地唤她进屋。 

  手上没了糕饼,没了小容给的借口,她准备开门见山把事情一口气说完,然后,把他在她脑海里的身影,连同那个下午的美好回忆一并拔除。 

  门开,她走进去,垂头细数着自己的步子…… 

  “你都敢走入咏絮楼来,怎不敢抬头看我?” 

  他冷冷的声音让她全身泛起疙瘩。深吸口气,她仰起头,落入眼帘的一幕叫她张口结舌说不出半句话。 

  他身上坐着一个半裸女子,淫荡地扭动着下半身,口中还不断逸出让人不解的呻吟。而他的手正在她胸前摩掌搓揉…… 

  他竟这般糟蹋她?她的心是肉做的啊!怎禁得起他一再的伤害?终有一天,她的心会破碎得再也缝补不起呵……“怎么?看不下去了?是啊,她们不过是低贱下流的女子,哪及得上你这冰清玉洁、贞雅高贵的格格?” 

  他讥讽的笑,酸了她的心。“为什么要这么做?好歹……我是你的妻子啊!”她虚弱地问。 

  “我哪里做错了?你在指控我宁可和妓女行鱼水之欢,却不愿和高贵的格格行夫妻之实?”他刻意扭曲她的话。她频频摇头,泪水漫过双颊直落云肩,他眼中的恨昭然若揭,真是阿玛的私心维护害了她吗?给她说话机会,她可以解释清楚的啊! 

  “你忘记了吗?你是尊贵的格格啊!我这种‘贱民’怎高攀得上?” 

  “格格是人、青楼女子也是人,你怎可以这样作贱我们?她有自尊,我也有啊!你要她当着我的面做这些事,你到底把我们看成什么?” 

  “好个正义凛然!不愧是格格,有知识、有道德、有涵养。” 

  他用力推开身上的女人,女人就这么滚落地面,紫语下意识奔过去扶起她。 

  “尽管这社会上男子占尽优势,可不管男人或女人都是人生父母养,都是一条该被尊重的生命啊!想想,若是你的女儿或是妹妹被人这样欺侮,你心中作何感想?还会这么理所当然、理直气壮吗?” 

  “我没要求你站在这里接受我的欺侮,你大可留在自己的地盘,过自己的日子,永远都别来招惹我。而她……”他粗鲁地环过女子的腰,把她刚整好的衣服褪下腰间,用力在她颈边吮吻出一个鲜红印子。 

  “你看不出,她是心甘情愿被我‘欺侮’吗?” 

  像是附和他的话般,女子的两只手臂立刻像章鱼般,紧盘住他,把自己整个人送进他怀中。 

  “你……简直……”她气得说不出话来。 

  “无耻吗?我不在乎你的任何看法。”他轻嗤一声。 

  “我承认自己做错,不该一厢情愿想嫁给‘卓大将军’,却拆散您的鸳鸯情梦。今日我来,只是想告诉你,不要管那道圣旨,不要担心皇帝哥哥的想法,你尽管去把媚湘姑娘接回将军府。” 

  她真的后悔,若是她终身不嫁,或嫁予他人,最少,她还可以怀抱着对他的思念和美好回忆度过此生,不似现在,一场婚姻扎扎实实地粉碎了她的爱恋。 

  “是吗?你该不会是想把敌人放在身边就近看管,然后趁机歼灭吧!女人的嫉妒心,可不是常人所能消受的。”他放掉身上女人,挥手要她离去。 

  只见她不依地嘟嘴瞪了紫语一眼,扭着屁股走进内室。 

  “你恨我!是因为媚湘姑娘吗?” 

  她仰起头,无辜地望着他的眼睛,望出他浓烈的罪恶感。 

  他猛甩头,甩脱这不该有的念头。 

  “不因为媚湘、不因为其他女人,我恨你就因为你是端康紫语、是语歆格格——

  一个让人讨厌到极点的女人。我后悔娶你、憎恶娶你,但不管如何,你已经是我这辈子再也挣脱不掉的恶梦了。”话未歇口,他已经后悔,然而话已出口,再也收不回。 

  她的脸色蒙上一层灰黯,心房开了口子,汩汩流出鲜血。 

  她归纳了他的话,原来……是阿玛额娘疼惜,才会把她当掌上明珠哄着、疼着,褪下那层保护膜,她就什么也不是了,她只是一个教人讨厌的娇贵格格,而这一切,不关圣旨、不关其他人,单纯是他讨厌她。 

  “你肯放了我吗?你肯领一纸休书回家当你的格格吗?我想你不会肯的,所以,我们只能这样继续耗下去,哪一天你再也受不住委屈,我不介意你回家诉苦。” 

  如果他不能休了她,那就让端康晋颜面尽失、让他在其他皇族面前抬不起头来,就让他为女儿的抱怨、委屈而难受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