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三世泣恋 >
十一


  “我叫小容,你呢?”她露出甜美的笑容。 

  “我叫紫儿,姐姐有空可以到梅园找我。”提了邀约,就不知道人家领不领情。 

  “好啊!等我忙完就过去。”她把托盘递给紫儿,爽快地答应了。 

  “谢谢你,对了,我们那儿没有水了,能不能麻烦……” 

  “好!我回头帮你送去。”小容几乎是第一眼,就喜欢上这个“梅园里的人”。 

  紫儿对她谢过,然后转身走出厨房,还没走远就听见一个大婶拉高的骂人声音,好似故意说给她听般,她不自主地停下脚步侧耳倾听。 

  “死丫头,刚刚我们怎么说的,你全忘记了吗?还想保住命的话,不要接近梅园半步!你要敢给我偷偷溜去,我一定把你的双脚打断。” 

  “是啊!谁知道那个格格是不是吃人妖怪?莽莽撞撞就去了,谁知道还回不回得来?会不会尸骨无存……”另一个人落井下石地笑说。 

  “可是格格要水……”她轻声反驳。 

  “叫她的丫头自己来拿,不然就等着活活渴死好了,咱们将军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主子可没有为了娶她而多买几个丫头入府。” 

  “是啊!不帮她送水,难不成又犯了杀头大罪,还是再去找皇帝老爷颁个圣旨把咱们全斩了?放心,皇帝没这么闲,四处管人家的家务事。” 

  紫语再听不下去,伪装的坚强此刻尽数散去,她快步前奔,只想找一个地方好好哭上一场。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床。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 

  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 

  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 

  紫语在梳妆台前,对镜坐望,一个月了!嫁入卓家整整一个月,她仍然没有见过夫君一面,环视着冷冷清清的屋子,她倒宁愿他们口中的“老夫人”来陪她一叙。有鬼魂相伴,总强过对镜空嗟怨。 

  口渴了,紫语站起身想倒水,却发现茶壶早空了,是啊!上一次、不!上上一次想倒水时就没了水。 

  摇摇头,她的日子过得极糟,常常忘了上一餐饭是什么时候吃的?总是饿极渴极,才勉强到厨房要来茶饭,否则她连动都嫌懒。 

  说到这里,上次吃饭是几时的事儿?今天早上还是昨天晚上?真记不得了……没关系,反正不饿…… 

  她成天过得浑浑噩噩,口里对着满园梅树悲切哀伤,怨青春空自蹉跎,怨满腹心事无法向人诉说,独居深闺,空闺冷落,夜半醒来,只能拥衰独泣、泪湿枕席。她的悲有谁会来怜惜?悲怒哀怨,都只是多余。 

  叹口气,她努力把自己弄得干净整齐,抱起白玉筝走到梅林边的凉亭,对着满园秋风,她悲从中来。 

  也罢!认了命、信了运,就这样子走完下半生吧!叹息能改变什么?心虽不甘,又能奈何? 

  指间滑过,挑过琴弦,挑过她无痕无波的心湖……几个拨弄,她轻扬嗓音。 

  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 

  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 

  玉阶空伫立,宿鸟归飞急。 

  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 

  唱毕,泪流香腮,冬去春来,花落花开,她只能斜倚梁柱,让惆怅寂寞侵满心田…… 

  挥去满颊泪湿,挑起琴弦,她一遍一遍重复唱着这首菩萨蛮,一遍一遍复习着她的哀愁,不在意天色渐暗、不在乎凉意渐浓,她的未来还有什么可在乎呢? 

  勖恺返家,问过老总管才知道媚湘把“语歆格格”安置在梅园。 

  该死!那是他用来纪念爹娘的地方,谁都不准擅入,她居然让“那个女人”给住进去,他怒气冲冲地前往梅园,准备把人给扔出去。 

  一路上,总管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 

  “夫人除了要茶要水,她不曾派丫头去打扰过别人。” 

  “夫人不太用饭,不知道是不是府内的菜不合她的胃口。” 

  “这些日子她没出过将军府一步。” 

  “园里没有人见过夫人,只有几个厨娘看过她的丫头,听说是个很美丽清灵的丫环。” 

  她倒是很耐得住寂寞,就不知道她对丈夫在新婚夜就失踪的事有何看法? 

  走近梅园,他听见那饱含悲戚的歌声,心中一震……那是娘……不!不是,他摇摇头,那是他的新婚妻子一场可笑婚姻创造出的人物。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