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求爱伯爵 >


  欢儿安慰地拍拍艾薇,才架着雷尔走出去。 

  甫走入房间,欢儿便推开他,气呼呼地双手叉腰呈茶壶状。 

  “你又生气了?”他一副无奈的样子。 

  “当然,冷血先生!那个哭得梨花带雨的人是你妻子耶,你怎么可以表现出一副漠不关心、不痛不痒的样子,你到底有没有感情哪!”虽然他的“漠不关心”让她心存一丝窃喜,但她还是强压下这种不道德的念头。 

  “你相信世界上有鬼?”他反问。 

  “我不知道,但是无论如何在那种状况下,你都有责任安慰艾薇。”

  “我认为事情不像我们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

  “说说你的看法。”

  “有可能是她在演戏,想藉此引起我的注意。”

  “若真是这样你就更难辞其咎,为什么娶了她又忽略她呢?”有个貌美如花的妻子,他该万分珍惜才是啊!唉——这种男人是花心、是风流、是不专情的代表人物。 

  “我自然有我的道理。”

  “可是我直觉她没说谎,那种恐惧不会是装出来的。”

  “好——那我们朝另一个方向思考——会不会有人扮鬼吓她?”

  “谁?”这个说法她接受。 

  “问得好,推想看看谁会从这件事中获得好处?”

  “艾特子爵?”她知道的名单中只有他对爵爷有敌意。 

  “不!外人并不知道我把艾薇安置在客房,如果今夜真是他的杰作,被‘鬼’骚扰的人会是你,不是艾薇。”

  “原来这就是你真正目的?你故意安排我住进这房间,故意让鬼来吓我,是我比较耐吓,还是说反正我是冒牌货吓死了活该?”她不甘愿地碎碎念个不停。 

  原来他不是忽略艾薇,而是用另一种方式保护她。那——她算什么?倒楣的路人甲?没事受牵连的路人乙? 

  胸间泛出酸水,嫉妒刺激得她眉头拧皱,那该死的情苗干嘛长得那么茂盛,才拔掉一棵,回过头竟发现已经密密麻麻地长满了一大片。 

  “我就住隔壁,有我保护著怕什么?”他的话安抚了她无聊的争风吃醋,是呀!起码有他在。

  舒口气,她说:“幸好那个鬼脑筋够好,没找上我这替死鬼。你真好心……”

  “我的心肠本就不坏,现在你不会再骂我冷血、没感情了吧!”

  “你到底在怀疑谁?”

  “答案将要呼之欲出。”

  “你为什么不怀疑艾特子爵?”她旁敲侧击想敲出他的想法。 

  “他顶多是颗棋子,没那么大能耐。”他别有深意地说。 

  “那么——你觉得谁才有这个能耐?”她不放弃挖掘答案。 

  “有点耐心,我会让你参与落幕典礼。”雷尔拍拍她的后脑勺,纵容地对她一笑后躺回床上闭目休息。 

  ***

  躺在花园的秋千架上,欢儿半眯着眼睛享受微风从脸边刷过的快感,暖暖的阳光、懒懒的骨头,它们很快成了最佳拍档。在清爽的十月、在开满紫云英的园里、在铺着几片薄如棉絮云朵的天空下,恣意地浪费光阴是件多么惬意的事。弯着身、勾着脚丫子,她彷若置身天堂。 

  “席小姐。”凯尔走到她身边坐下,递给她一颗硕大的鲜红苹果。 

  “有事吗?”她正了正身子,把手上的苹果放到嘴里咬一大口,吃得饱又吃得好,是她住进梵亚格堡以来最满意的一件事。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大哥不是个好服侍的病人。”他理解地递出同情。 

  “还好啦!”原来对爵爷评价不高的人,不只有她一个。 

  “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来找我。”他开朗的笑颜像春阳,很容易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卸下防备,接纳他的关心。 

  “要是爵爷的性格能像你这样就好了。”她语出肺腑。 

  “身为爵爷有该负的重责大任,他当然不能像我镇日悠哉悠哉,闲来无事穷寻开心。”凯尔站到欢儿背后,他伸手帮她推动秋千。 

  “你很尊敬爵爷。”“他是我最崇拜的哥哥,从小我就希望自己长大能和他一样。”他对你可没有身为兄长的扶携气度。她在心里犯嘀咕,不过这种话不能说出口,否则就成了其心可诛的挑拨离间。 

  “能不能告诉我有关那位艾特子爵的事?”既然雷尔不说,她自有办法从别人口里套。 

  “你感兴趣?”“听过太多种版本的谣言,当然希望有机会听听正版的故事。女人嘛!都爱东家长西家短,有机会听听八卦故事没人会舍得放弃。”她替自己的好奇找藉口。 

  “你听过哪些版本?”

  “有人说艾特子爵和爵爷是世仇,他想把妹妹嫁入梵亚格家以便刺杀爵爷,没料到事迹败露只好自杀身亡。也有人说艾特子爵的妹妹是女巫,在对爵爷施法时被发现了,因魔法被破让魔鬼拉入地狱中永不得超生。”不管是哪一种版本都是对爵爷有利的,因为在老百姓的眼中他早已超脱凡人之身,列位成仙! 

  “谣言真是很可怕的东西,可以把事实扭曲成这样。”他哈哈大笑,像听了一个世纪大笑话。 

  “那么未经扭曲前的事实是怎样的?”她锲而不舍地追问。 

  “大哥和艾特子爵的妹妹——莎拉,他们的婚事是父亲在去世前订下的,在婚前他们并没有见过面。但在结婚前夕,传言莎拉已经怀孕,大哥听了非常震怒,执意要退婚,可是艾特家坚持莎拉肚子里的孩子是大哥的,要他负担起责任。 

  就在他们彼此间僵持不下时,莎拉找上门来,要和大哥当面对质。我还记得那天下午天空灰灰暗暗,有山雨欲来的气势,大哥和莎拉在书房中谈不了多久,紧接着莎拉就坠楼了。”他的双眉间浮上一抹阴鸷,露出奸诡的表情。 

  “她死了吗?”

  “对!她掉到花园里当场死亡,当时她颈椎折断、七孔流血,睁大眼睛不肯阖眼,就如艾薇那天形容的样子,直到艾特子爵来到堡内,对她保证会把害她的男人揪出来,莎拉才闭起眼睛安息。”他嘴边噙着恶毒的笑容,但背对着他的欢儿一无所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