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求爱伯爵 >


  第二章

  晚餐桌上,欢儿见到了伯爵的母亲嘉琳夫人、弟弟凯尔和伯爵的新婚妻子——艾薇。 

  艾薇的美貌是毋庸质疑的,她那玫瑰似的细嫩肌肤,精致无瑕的完美五官和那一头眩目的柔顺金发,任哪个男人看了都要春心荡漾,不能自制。欢儿扁扁嘴,卡本特说对了,这个新夫人配得上大家眼中英勇仁慈的爵爷,强咽入四处蔓延的心酸、提醒自己的心不能逾越,欢儿继续打量在座的的人。 

  凯尔是个长相斯文、和气亲切的大男孩,餐席间他不断找话题和大家聊,尽责地弥补了男主人的不负责。嘉琳夫人是个年逾四十仍维持著美丽的妇人,凯尔的相貌中有几分她的影子,她的气质像所有的贵族夫人般优雅、从容。她很少说话,但温柔的笑容一直挂在嘴边不曾褪去,殷勤地帮每个人布菜。 

  “我之前曾听朋友说过,他们说德林家的艾薇小姐是巴黎的‘凡尔赛玫瑰’,我还取笑他们言过其实,哪有人会比花儿还娇媚,没想到今日见面,才知道这个封号根本及不上你容貌的千分之一。”听着凯尔夸张的恭维,艾薇害羞地抿住唇低头浅笑。这是她来到梵亚格堡领取的第一份善意。 

  “我大哥真是三生有幸,能娶到这么绝丽的嫂子,我就没这等幸运。你嫁给大哥后,我不知道整个巴黎有多少伤心男人会趁夜里没人看见,偷偷躲在棉被里哭。但我确定今晚我的枕头一定会湿透了。”他频频对艾薇示好,看在欢儿眼里总有那么一点不对劲,在保守的中国,这种行为和金瓶梅里,挑逗武松的潘金莲所犯下的淫罪没多大差别。 

  “你过奖了。”艾薇的脸庞浮上一层绯红,羞赧地垂首专心于盘中食物。 

  凯尔的过度热络引来雷尔的不悦,他板着脸一声不吭地啜饮香槟。含冰的冷眸横扫过众人,一时间大家都沉默下来。 

  “凯尔!晚餐后你陪艾薇参观一下堡里的环境,再安排她到客房休息。”“客房?她应该住到你隔壁的夫人寝室才对啊!”他代艾薇抗议。 

  “那里我让席小姐住进去了。”

  “我?”欢儿睁大眼,什么时候她堂而皇之地住进人家夫人房去了? 

  一时间,餐桌上的四双眼睛全不解地望向雷尔。 

  “我的行动不方便,夜里常需要看护帮忙,席小姐住进那里,我有事叫唤她比较方便。”他简单交代。 

  听完雷尔的交代,嘉琳夫人偷偷用手帕掩住唇角荡起的笑意,悄悄地瞄过艾薇一眼。 

  难怪他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摸进她的房间,原来那两间房有门互通。 

  可——她这不成了鹊巢鸠占吗?搞不懂他心里在打哪国主意。 

  欢儿抬眼望向艾薇夫人,她脸上有着委屈,但是悲伤的小脸对上严肃的爵爷,却不敢多发言。 

  瞬间,欢儿的正义感陡然发作,想代艾薇出头,但话还没出口,心思就教雷尔摸个透彻,冷眼射来逼她吞下原将脱口的话,识时务的她只好选择保持沉默。 

  算了!少说话少遭殃,沉默是金银加铜铁。她把注意力放在满桌佳肴上——涂满奶油的蛋糕烤得又松又软、熏成金黄的鸡肉在盘里对她召唤……此时不食更待何时? 

  “雷尔,你不在的期间,艾特家又来闹过一次。”嘉琳夫人的声音陡然拔高,尖锐的嗓音和刚刚的温柔优雅,成了迥然不同的反比。欢儿和艾薇都让她这突如其来的改变吓了一大跳。 

  “是艾特子爵吗?”欢儿插口问道。这件事在村里传得沸沸扬扬,却没人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停了好阵子的“梵亚格诅咒”谣言,又像燎原野火般烧得炽热。 

  “就是他!那个人表面上是说要来替妹妹讨回公道,其实大家心知肚明他又没钱,以为到梵亚格来闹一闹就能拿到好处。”凯尔亦忿忿不平地破口大骂,损坏了他斯文的形象。 

  这家人都和变色龙有血缘关系吗?欢儿不觉莞尔。 

  “大哥,你不该再姑息、不该永无止尽地满足他们贪得无厌的胃,这些年艾特家从你身上拿到的已经很多,就算我们曾经理亏也弥补够了。” 

  “不用再说,这件事我会让阿碌去办。”雷尔喝止。 

  看着满桌静默,艾薇大着胆子问:“可以请教你们,那位艾特子爵的妹妹就是爵爷以前的未婚妻吗?” 

  这回,雷尔偏过头直视她,一句话也没讲,但眼神里的寒意就吓得艾薇噤若寒蝉。 

  奇怪,怎会有人认为让全世界都怕他、屈服在他淫威下,是件愉悦有成就的事?与人平平和和相处不好吗?干嘛老摆张铁脸害别人食不下咽。欢儿理解不来这种畸形的心态,耸耸肩,她才不让他的情绪虐待她的胃口。举起叉子,欢儿继续大快朵颐。 

  “席小姐。”他的声音再次扬起,欢儿忙把鸡肉吞进喉咙里,举头望他。 

  “你吃饱了吗?请送我上楼。”他用了疑问句,却没给她自由作答的机会。 

  吃饱?他太客气了,面对整桌的好料不“吃撑”已经很对不起自己了,她怎舍得只让自己“吃饱”?瞄瞄他气色不佳的大臭脸,还是别挑在这时候违抗他比较安全,她快速喝掉满满的葡萄汁,再拚命塞个几口牛肉才作罢。 

  绕到雷尔身边,欢儿弯下腰让他搭着肩、撑起身体,两人一步步走上楼。 

  一等牛肉嚼碎吞进肚肠,她马上对他发难。“下次有脾气能不能请你不要选在餐桌上发作,你早吃惯山珍海味不觉稀奇,我可没你那么好命,难得有一顿高级料理可以犒赏自己,没吃到胀就喊我下桌很残忍的,你知不知道?”她的诚实告白引得他哄堂大笑,她总是能把他阴霾的心情扫出一片光灿,使他抑郁的心结获得暂时释放,跟这样的女子相处除了轻松愉快外,还有那么一点令他不舍停止的幸福。 

  幸福?对他而言,这两字太遥远、太模糊…… 

  “还笑?”她懊恼地瞪视他。 

  “好、好、好!下次我会尊重你的‘进食权’,绝不在饭桌上发飙。”他刻意把全身重量落在她小小的肩膀上,害她气闷得差点窒息。 

  欢儿在心中暗自盘算,等没人看见,她一定要逮住机会把他摔个四脚朝天。 

  笑闹中,他们没注意到一双泛着红丝的恶毒眼光,在他们身后紧紧跟随。 

  ***

  几乎是一沾上枕欢儿就睡得死熟,连着几晚的没好眠,在一切谈开、洗刷冤枉后,心无挂碍自是睡得舒舒坦坦。 

  抱着天鹅绒枕头,她不安分的手脚夹着丝绒被,天真无邪的容颜在被窝中看起来像个孩子,让人忍不住想一亲芳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