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求爱伯爵 >


  她并没有憎恶地别过脸,更没出现他预期的惊惶表情,只是自顾自地滔滔不绝说个没完。“不是,因为你多疑、冷酷、偏执、自我中心、自以为是,不像是个会处处替老百姓着想的爵爷。” 

  “你对我的评价还真高。”他嘲讽地坐回木椅中。 

  “那是我为人善良、客气,没把刻薄字眼派上用场。” 

  “我很乐意听听在你的刻薄字眼里,我会变成哪种样子。” 

  “虽然我不像你的新婚妻子,有高贵血统、优雅气质,好歹也是个家教良好的淑女,太难听的话是不能说出口的。”只能留在肚子里偷骂!她在心中补充一句,娇俏自然地挤挤鼻子,朝他吐吐舌头。 

  第一次雷尔发现她长得相当漂亮,她的眼睛灵活有神,顾盼之间神采飞扬,和宫廷里那些涂上浓妆、贴着假睫毛四处勾引男子的淑媛相较起来,实在可爱太多。她的皮肤是自然的白皙,没有细粉扑在上面,没有刻意画上两片嫣红,他好想触摸看看两者间有何不同。 

  “辞穷了?”他的脸偎近她,有份难解的蠢蠢欲动。 

  她的视线终于落在他的右脸上。眼前的超大特写让她克制不住冲动,被蛊惑地伸出小手,覆上那道疤痕,小心翼翼的彷佛怕弄痛了他。 

  这个动作令雷尔大大的震撼,她没有退缩、没有嫌恶。 

  “这个伤好长——很痛吗?”她声音里包含着真心疼惜,定定的眼神在他深邃的眼眸中融解、迷失。 

  “早不痛了。”此话一出,他才明白自己正在心疼她的“心疼”,很没道理,但他就是舍不得她心疼。 

  “怎么弄的?”她小小声的问,彷佛怕声音一大,他受过的痛又要一古脑儿跑回他身上重温旧梦。 

  “太久——忘记了。”明知没道理,他仍然继续安慰她的心疼。 

  “幸好你忘记了,不然一定会夜夜作恶梦。”她感同身受地说。 

  她有副悲天悯人的好心肠,他肯定!“你不觉得害怕?”

  “害怕什么?”她困惑地用眼神询问他。 

  “大多数的女孩看到我的尊容,都会吓得退避三舍。”

  “大多数的女孩?你的妻子也在‘大多数’里面吗?”她开始理解他为什么要用冷漠来冰冻自己,因为隔开与人们的距离,才能护住脆弱易伤的心啊! 

  “是的!”他的眼里有着黯然。是的,在他兴高采烈地庆幸自己能娶到艾薇时,他竟看见她在王上宣布这消息时惨白的脸色,和倒在柯纳将军怀里摇摇欲坠的身子。 

  “为什么你不怕?”他固执地想探出她的答案。 

  “因为别人受伤而害怕?很奇怪——这不合乎逻辑。恻隐之心世人皆有,就算无法感同身受也不该落井下石。”

  “你很喜欢追究逻辑?”

  “世间事都是有因有果,会按一定的逻辑进行。”

  “那么你的生命中一定没有‘意外’。”谁说没有!闯入他的生活就是她生命中的意外,只不过它有逻辑可解,假如她没爱上那片桦树林、没有不自量力地想救人,就不会让两个人的生命出现交集,更不会有机会让霸道的他进驻她的心。 

  “意外还是有逻辑可寻。”她说得笃定。 

  意外?她想起来了。“那天的坠马意外,你有没有查到线索?”总要等到事实真相出炉,她才能离开这座城堡、这个……牵制人心的男人吧! 

  “马死了。”

  “死了?小小的箭伤?”她歪着脑袋使劲理解这个荒诞的结局。 

  “箭上有毒!”他收起玩笑态度沉重地说出。 

  “天!有人想要置你于死地。”她大喊”声凑上前去,惊愕地拉住他的手臂,恨不得找个安全的柜子把他锁进去。不行!他的处境太危险了,一定要想个办法。 

  突然,她停下盲目乱窜的脚步,怀疑自己为什么要那么焦惧?难道是她的心已经无可救药地沉沦?不、不是,她的心还好好的躺在胸前没有脱轨。 

  她连忙否认,她是……是了!她是在担心万一他被弄死,换了个只会吃喝嫖赌的烂领主,人民的生活不就惨不忍睹了。 

  “没错。”

  “怎么办?对了!要加派人手在你身边守着,接下来……”找出藉口后,她放任自己手足无措、放任自己将忧惧形于外,绞尽脑汁地想要挤出一个有用的办法来。 

  她是真的在替他操心!看着她真情流露,雷尔嘴角带笑,真诚地说:“放心!这回我会亲手把凶手揪出来,不容许他再有下手的机会。”

  “你有把握?”

  “当然!”

  “那就好。”她明显地松口气。“我可以帮什么忙?”

  “掩护我!让所有的人以为我不良于行,也让敌人放松戒心。”

  “你是说整座城堡里都没人知道……”

  “我行动自如!”不知不觉中,他把她当成盟友,在她身上投资了他性格中成分稀少的“信任”。 

  “嗯!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帮忙。”她肯定地说。 

  “谢谢你!”他从花瓶里取出一枝风信子递给她。 

  “你在讨好我?”欢儿俏皮地对他眨眨眼。 

  “不!这是贿赂。” 风自窗外卷入,卷来一室花香,欢儿接下风信子凑近鼻尖。淡淡的情愫在两人心中慢慢发酵,他看她、她看他,看着对方的眼睛、猜测彼此的心,朦朦胧胧的感觉煽惑着两人,在微风飘扬的午后他真诚的笑容对上她的。 

  这些日子的相处,她很清楚地明白自己喜欢他、真的很喜欢,不单是因为他带来的安全感,还有他的笑、他的怒、他的冰冷,还有他的一切一切。 

  可是,这不被允许,他是法兰西举足轻重的梵亚格爵爷、是人民心目中的神祗、是德林公爵的女婿……他们相隔了天地之遥啊! 

  锁好爱慕的心、冰冻起思倾的情,转过身背对着他,欢儿再次郑重警告自己——“不可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