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求爱伯爵 >
三十一


  第十章

  欢儿提起镶缀着珍珠的裙摆,一步步沿着长廊从豪华的宴会厅里走出庭院。 

  三月了,百花齐放,树梢上的鸟儿引吭高歌,一畦畦花圃里开满各色艳丽,簇红的鲜花围绕着苍翠松柏,翩翩彩蝶在花间穿梭飞舞。顺着幽深林园、凉亭,欢儿绕一圈走到宫前的喷水池,看着高高喷起的水柱,在最顶端化成无数水珠降回池面,在阳光照映下幻化出一道道七色彩虹。 

  凡尔赛本是个缺乏水源的城市,路易十四还特地建了一条石造水道,从遥远的地方引进水源,这些耗资不少的建设,不知花掉多少老百姓的心血。坐在池畔,她静静地欣赏池中希腊神祗的塑像,那鬼斧神工的雕塑技巧将人物的表情、神态雕得栩栩如生,彷佛一离开水面就会变成鲜活人物。 

  将近一个月来,欢儿逛遍了凡尔赛宫里的厅室,参观了无数不朽的艺术作品,看了很多场戏剧表演、聆赏了音乐家呕心沥血的作品,这趟巴黎行让她收益良多。 

  在欢儿冥思当中,几个撑着蕾丝花边、绣花小洋伞的淑媛,像群神情倨傲的孔雀,花枝招展地走过欢儿身边。她们边走边聊,聊得非常起劲。 

  “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梵亚格爵爷这回来到凡尔赛好像变帅了?”琳娜问道。 

  “是啊,以干靠近他就像下雪天,现在是暖暖的三月天,看到他我的心跳就会莫名其妙地急促起来。”芬铃说。 

  “昨天他还对我微笑,笑得我的心脏差点儿停止跳动。”曼伦羞赧地说。 

  “你们说,他整个人开朗起来,脸上的疤是不是看起来就没有那么恐怖?”“对啊!昨天他向我邀舞,那时他简直就是一个百分之百的绅士了。哦!他的手臂好强壮,好想赖在他的臂弯里跳一辈子的舞。”琳娜陶醉在昨晚的舞会中不能自拔。 

  “你们有没有听说艾薇的事?” 

  “听说啦!她爱上艾特子爵,大方的梵亚格爵爷二话不说,就成全他们的好事。舍弃这种心胸宽大、英俊又多金的好男人不嫁,艾薇也太笨了。”

  “她的笨才让我们再度有机会啊!”琳娜摇摇扇子捂住嘴巴说。 

  “对嘛!我看你比艾薇还笨,前一阵子你不是一天到晚喊着要嫁给梵亚格爵爷吗?现在机会又摆到面前了还不快把握。”

  “宫廷里想嫁给梵亚格爵爷的女人那么多,我哪是她们的对手?”芬铃扁扁嘴。 

  “也对,你看昨天爵爷和佳芳跳舞时靠得那么近,嘴巴都快贴在一起了,你们说他们会不会旧情复燃?”

  “谁知道,以干他们就不清不楚,说不定昨天爵爷就是在她的房里玩到大亮。”

  “可是,听说有人撞见爵爷和露比在花园里接吻,我猜昨天爵爷在露比房里过夜的机率多一些。”这些八卦消息传进欢儿耳膜,让她不舒服到极点,她气嘟嘟地小跑步跑进房里,委屈地掉下几颗泪。 

  这些“番婆”懂不懂何谓洁身自爱?女儿敢这么大胆地勾引男人。是了、是了,他们法兰西没有“贞节牌坊”这种东西,才会教出这么一人堆潘金莲。 

  死雷尔、臭雷尔,到处和人不清不楚,一点都不改风流本性,不嫁了、不嫁了!谁爱嫁给那个花心大萝卜谁去嫁,她退位。拉出衣笼她胡乱塞了几件衣物,抹去晶莹的泪珠,不甘地扯出喉咙大骂他一通。 

  门突然被打开,欢儿一回头发现是他,二话不说,拿起枕头就往他身丢。 

  “欢儿,你在做什么?”他接住枕头,以它为盾慢慢靠近欢儿,挡去接踵而来的武器,下一秒他拉住她的双手把她锁在胸前。 

  “我要回波尔多!”她赌气地背过身不看他。 

  “为什么突然任性起来?”

  “我任性?你永远只会责怪别人,都不想想自己做的好事。”哼!自我中心的坏家伙。 

  “好!我听、你说。为什么好好的要回波尔多?是不是住腻了凡尔赛了?”

  “要我留下来看你和某某女人亲热拥舞、害得人家呼吸不顺心脏狂跳?还是加入那群多嘴的女生,猜一猜你昨天晚上和谁共度良宵?” 

  “你不要去理会那些捕风捉影的马路消息,那全是空穴来风。”他试着跟她讲道理。 

  “对不起!我比较相信‘无风不起浪’。”她摆明了与“道理”为敌。 

  “那你说,你听到什么?”

  “昨天你和谁在花园拥吻?”她气势汹汹地质询。 

  “昨天?花园?”他想了一下,好笑地反问:“昨天下午是谁说好久没看到我,硬把我拉到花丛后面要仔细看看我?”她的“好久”通常不会超过两个小时,而那个“仔细”,差点让他们的吻变成一发不可收拾的暧昧。 

  她想起来了,她就是那群女人中的“露比”,她的气势转弱了。“那、那你昨天晚上在谁房里和谁……”猛地,她捂住嘴巴不再发声。 

  “说啊!怎么不说了?你是不是要问昨天我和哪个狐狸精上床?”

  “对、对不起。”有错认错、敢做敢当是她的青年十大守则之一。 

  “以后少去听那些无聊的话!”

  “知道了!”跟他这种条理分明的男人,很难吵出那种无厘头的架。 

  “我以前不知道你爱乱吃飞醋?” 

  “我说过啦!爱情会让人变得贪得无厌、占有欲特强,我越爱你就会越想霸住你,全世界的女人都别想越雷池一步。如果你害怕或后悔了,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踩煞车。”

  “傻欢儿,我不会后悔!”

  “永远吗?会不会哪一天……”

  “永远!”他截下她的话,不准她再胡思乱想。 

  “好!我信你。对了,你来找我做什么?”

  “啊!路易王要我带你去见他,并决定我们的结婚日期。快,我帮你换一套衣服。”他粗手粗脚地帮她解去身后的系带,当衣服落地,她曼妙的胴体呈现在眼前时,他的呼吸变得浓浊。她玲珑的身段、饱满坚挺的丰胸、纤细的腰肢、白皙修长的大腿……天!她一再地诱惑着他的自制力。 

  伸过手抚上她细致的肌肤,唉——他长叹……再次妥协,反正他已经习惯不断向她妥协。 

  “快一点,我们已经浪费好久的时间!我刚刚不该闹情绪的。” 

  《全书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