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求爱伯爵 >
二十九


  “不!我是贵族、她是平民,我不会让她生下一个有平民血统的孩子,让他在社交界抬不起头来。”童年的经验教会他太多事,他不会再重蹈覆辙。 

  “爵爷——请原谅我说一句话。”他大着胆子说。 

  “你说!”

  “爵爷,您今天受百姓爱戴不是因为您有一半的贵族血统,而是您处处替百姓着想,努力替他们谋取最好的福利,至于那些成天喝酒、开舞会、打牌聊些是是非非的贵族朋友,他们不值得您在他们身上花心思,更毋庸介意他们的想法。”如果他们一定要拿欢儿小姐的身分来为难她的话,他会第一个站出来维护。 

  “我并不在意他们,我是不要我的孩子被全法兰西的社交界鄙弃。”被嘲讽的经验在他脑海中,留下不可抹灭的深刻记忆。 

  “以您的能力,放眼全法兰西,谁有那个胆子敢伤害小少爷和小小姐?爵爷,您的情形和老爵爷不一样啊!”他的话如当头棒喝打醒了一直哽在他心底的沉疴,是啊!他是有能力的,他不像懦弱的父亲会放任正妻欺负孩子,更不会在孩子被众人取笑时,躲在一旁不敢出声维护。 

  这些年来,他早已证明了自己的能力远远在父亲之上,他还清了嘉琳夫人娘家给的金钱援助,他建立了全法国独一无二的经贸王国。 

  他的力量可以让妻子、孩子受到全法兰西的尊崇!平民又如何?他高兴的话可以帮欢儿塑造几十个贵族身分,要论血统,欢儿在大清还是官家之后呢! 

  谁敢说她的血统不好,就他看来,欢儿的脑筋比起那些成天打扮的光鲜亮丽、处处吸引男人青睐的名门闺秀,要好上几千倍。 

  雷尔嗤笑一声。爱情啊——果然是令人盲目的东西,这么简单的一件事他居然绕上一大圈,最后还要让阿碌来点醒他! 

  想通了这一点,久违的笑容重回到他的脸上,装点出柔和线条。 

  “阿碌,帮我联络巴黎最好的服装设计师到堡里来。”

  “爵爷——您要……”“我要帮欢儿裁制最华丽的衣服,带她到凡尔赛宫,向大家介绍我的新婚妻子!”他——弄通啦?太棒了,灰暗的梵亚格堡将要挥去霭霭暮气,呈现一番新气象。 

  “是!”阿碌转身忙不迭地下楼办事,却忘记帮爵爷带上门,多年来他不曾这么失礼,他是高兴过头了。 

  第九章

  剪下风信子插满花瓶,长长的花穗在风中盛开,扑鼻的香味晕出满室芳甜。欢儿拿着雷尔相赠的“罗密欧与茱丽叶”,读着读着读出斑斑泪痕。 

  什么样的感情会让人不珍惜自己的生命?什么样的感情会让人珍爱对方胜于自己?拥有那种惊天地泣鬼神的爱,到底是幸抑或不幸? 

  以前在雷尔身边,看着莎士比亚的悲剧心中不胜欷歔,怨他不懂人间情爱、不喜团圆和美,怨他不肯成就男女主角的凄凉爱情。 

  现在离开雷尔,她霍地懂了,原来人间最难圆满的就是爱情,莎士比亚看遍纷纷扰扰的人世间,识得了红尘俗世间情爱不过转眼成虚、成空,没有结合的结局才是最完整的结局吧。 

  就像凯尔和艾薇不也是一段无疾而终的爱情,凯尔在审判后被判了无期徒刑,他将要在牢狱中度过原本光明的下半辈子。至于艾薇——但愿那个艾特子爵会用耐心来相待,让她破碎的心一点一滴慢慢补起。 

  而老梵亚格伯爵和嘉琳夫人之间又是另一出悲剧,纠缠不清的感情让老伯爵到死仍然畏惧于她,嘉琳夫人亦将带着对他的恨意在疗养院中度完余生,这样的爱情是不是一定要走到生命尽头,情断缘灭了才能从桎梏中挣脱出来?爱情——多么难以掌握的情绪…… 

  拭干颊边的清泪,她陶醉在罗密欧临死前对茱丽叶的情话中,字里行间全是失去所爱的稚心痛楚。那种刻骨铭心在这段日子里,欢儿一一体验过了,她尝到远离爱情的痛不欲生、尝到孤寂在灵魂深处啃噬着她仅存的回忆。终有一天,他的影子会模糊、会褪色;终有一天,她将不再记得他、他也不再想起她…… 

  虽然生活里没有他,她会活得好辛苦、好难过,虽然离开他,她的心好艰涩、好悲恸,但她要活下去、必须活下去。当个爱情逃兵已让她摧心折肺,她不愿自己再当个生命逃兵! 

  想起最喜欢的一阙词——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以前年纪尚轻弄不懂这种愁思,总以为那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现在身历其境才体会得了欲语泪先流的伤痛。大概只有中国文学才能把离愁刻划得这么丝丝入扣。 

  阖上书本,她和自己约定好不再想雷尔,鼓吹自己别再自怨自艾,今天她还有好多事等着她去做。整整衣服、梳梳长发,她对镜子喊几声加油。 

  一打开家门,小花圃旁熟悉的颀长身影模糊了她的眼。 

  她被定住了!是他、居然是他!在她信誓旦旦地要在心底将他驱逐时他又出现了,他啊!为什么那么霸道、那么蛮横,总是在她最没有防备时闯了进来,然后牢牢地、牢牢地盘住人家的心不肯离去。 

  她懊恼地一跺脚从他身旁飞奔离去,雷尔见势也跟在她身后追去,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跑过葡萄园、花道……直直来到初次见面的桦树林。 

  欢儿倚着一棵桦树直喘息,她怒气冲冲地瞪着雷尔,看他脸不红、气不喘,悠哉闲适地斜靠在树干上轻轻地笑着,她气极败坏地走上前,用食指戳着他坚硬厚实的胸膛。 

  “为什么永远都是你占上风?为什么永远都是我在倒楣?我累坏了、厌倦了,我不要再看到你、听到你、碰到你、想到你……”不争气的泪顺着脸庞滑下,武装的心禁不起他轻轻碰触,在瞬间全然瓦解。 

  雷尔搂住她的肩膀,亲亲久违的长发,怜爱地把她纳入怀中。 

  他的体温濡染了她的,他又真真实实地站在她眼前,不是梦也不是影子。 

  “你为什么来?”她吸着鼻子问。 

  “因为我想你。”将锁在心中多日的话吐出口,他有如释重负的轻松感。 

  “可是我不要想你啊!我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把你从心里赶走,你不应该再来。”她满腹苦水无处倾,在费尽周章把它们消化掉后,他又带来她的思念。 

  “为什么要让自己这么辛苦,想我有那么困难吗?”他双手捧住她的脸,珍惜地抚去她的泪水,却拭不去她的悲伤。 

  “想你不困难,不想你才困难啊,我几乎要成功地把你忘记了,你又出现,叫我怎么办?”她无奈地问他也自问。 

  “不准、我不准你把我忘记!”他恢复霸道。 

  “不忘记你,我怎么办?我还有好长好长的岁月要过,要我天天想着你却见不到你,对我——会不会太残酷?”思念是最苦的浆液,尝在舌尖、涩在心底,她尝够也苦够了,想摆脱却难如登大。 

  “那么,搬到堡里和我住在一起,我们就能天天见面。”

  “不!我有我的信念要坚持。”

  “坚持不当我的情妇?”

  “对!”

  “为什么?一个身分、一份虚名对你有这么重要吗?重要到可以放弃我?”他执意要弄清楚她在乎的是他,还是“伯爵夫人”。 

  “不干身分、虚名的事,你不明白我在阻止一件可以预期的悲剧吗?”

  “我不懂!你认为我会容许别人把悲剧加诸在你身上?”

  “悲剧不是谁加诸在谁身上,而是一群人在不知不觉中制造出来的。如果我真的当了你的情妇,你的妻子情何以堪?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天生就爱当妒妇,她们的嫉妒全是不爱她的丈夫、不重视她的环境所造就出来的。谁不希望被丈夫专心疼爱?哪一个女人愿意和别人分享爱情?试问,若你的妻子同时爱上两个男人,你可以包容接纳,甚至把另一个男人迎入家中吗?” 

  “但是大部分的女人都有这种雅量,因为她们清楚不管丈夫有几个情妇,她永远是唯一的正堂妻子。”

  “你敢确定这份雅量里没有被压抑、被委屈的成分?好!不谈你未来的妻子,来谈谈我的想法,撇开分享男人这个层面,我会老、会色衰,终有一天我将不再可爱。到时没有婚姻保障,我会非常没有安全感,担心着年老有何依恃,你也说过我不能有孩子,不能承欢膝下,你说一个孤独、忧虑的老女人要用什么心情去经营一份爱情、一段生命?我会不会变得唠叨无趣?我会不会变得面目可憎?届时你会厌我、恨我、鄙我、弃我!”

  “你不信任我?你担心我会因你不再年轻貌美而改变?我答应你——不管你将来变得怎样,我都会照顾你一辈子。”这是他第一次对女人许下承诺。 

  “我认识人性——嘉琳夫人的残忍绝不是与生俱来,是你的父母造就出她满腔满怀的怨恨。我相信在婚前她也曾经是个温柔多情的女子,她也曾对她的婚姻充满幻想憧憬,若不是幻想破灭、若不是失望太多,她不会是今天的嘉琳夫人。想想看,我的自私将会伤害一个温顺娴雅的女人,多年后她会因嫉妒变得尖刻恶毒。不——我做不来自私。”

  “我会尽力做到公平,不让你们中间任何一个觉得委屈。”

  “你相不相信爱情会让人变得贪得无厌?等我越来越爱你、占有欲越来越强,等我不再满意你分给我的时间只有一部分,那时候——我会天天在你耳边不断不断地要求,我会开始贪婪地从你身上榨取金钱,太多的不满会让我们憎恨彼此,到时爱情消失、劳燕分飞,与其如此,不如现在分开,让我们都保有最甜蜜的回忆。”不能得到全部,她就连一点点都不要! 

  “所以你选择留下回忆推开我?”

  “在你面前我从来没有选择权。”

  “好!听你的,我走。但是在走以前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爱不爱我?”

  “我不说!”她背过身不看不听。 

  “为什么不说?”

  “因为我觉得不公平,你不肯把心交出来,却拚命挖掘我的心,是不是掳获一颗不属于你的心,你才能满足无聊的成就感。”

  “傻欢儿——是不是我先说‘我爱你’,你才会觉得公平?”他再度拥她入怀。 

  “你说……你刚刚说……”她讶然瞠目。 

  “我爱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