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求爱伯爵 >
十三


  附和著风的舞弄,它的威力锐增,衣服浇上了水变得好沉重,令她举步维艰,欢儿迟钝地举起手却怎么也挡不住豪雨肆虐,眯起眼睛她几乎看不清道路了。 

  一辆马车适时地在前面停住,接着一把雨伞为她挡去肆无忌惮的雨水,她抬起头来看清了执伞的人正是阿碌,那么不用怀疑,马车里坐的人只有一个可能。 

  唉——欢儿长叹,怎么每次上帝都不站在她这一边,难道是它怪自己每晚祈祷时太敷衍了事? 

  “席小姐,爵爷请你上车。”

  “麻烦你转告爵爷,就说我家里有事先回去一趟,过两天就回来。”

  “席小姐,请不要为难下人。”他板着脸冷声说道。 

  “你试试嘛!说不定爵爷会答应。”

  “请上车。”他固执地不肯让步。 

  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什么主人就会调教出什么怪脾气的仆人。两个冰人凑在一块儿,谁也没能耐拿他们奈何。 

  僵持半晌,眼看他的衣服因坚持而湿透,欢儿叹口气,不忍心地乖乖爬上车,一上车就接触到他那双似笑不笑的嘲讽眼睛。 

  “你穿这样很像巴黎的名门淑媛了,可惜没有大家闺秀会选在风雨交加的天气里出门,把自己淋成落汤鸡。”

  “换了皮也换不了骨,就算把玛丽皇后的钻石皇冠戴在我的头顶上,也戴不出华贵气质,你忘了吗?我身上少了那么一点‘贵族血液’。所以,请你往后别再费心地帮我张罗这一堆昂贵的行头。”她伶牙俐齿地反顶了他一顿。 

  是啊、是啊,她不是名门闺秀、不是贵族美女,可她也有心、也有感情呀!她拚命囚禁自己的知觉,告诉自己——“她不配”,可是那颗心自己决定要爱他,她有什么办法? 

  虽然她管不来自己的心,起码她把自己的行为规范得很好,她知道自己的身分地位卑贱,她也从没打算要高攀上他这个爵爷,凭什么他有资格三不五时来取笑她的身分。 

  “我以为落汤鸡的啼叫声会转弱一些,看来我错了,你还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

  “我又不心虚,为什么要理不直气不壮?看我狼狈你开心了?”

  “不管是光鲜亮丽还是狼狈不堪,只要看到你,我就会心情大好。”他拿起“道具拐杖”把她勾到他的大腿上坐下。 

  你好我可不好!她嘟囔着。“你这种油腔滑调的样子很恶心。”油腔滑调?他不是不苟言笑的严肃男人吗?几时起他形象做过一番调整,变成油腔滑调了。 

  “不管我有多恶心,你只能学会适应,不可以逃避,尤其是趁我不在堡里的时候逃跑——这是相当相当不智的作法。”扣住她的腰,他在耳畔轻语。 

  努力掰开他紧紧交握的手指,使尽全力之后仍是动不了他分毫,欢儿吐口闷气安分地坐定位。 

  “我没有要逃跑,我只是要回家一趟。”他和阿碌一样固执,简直有理说不通。 

  “为什么急着要回家?是不是在想史神父?”

  “你管我思谁想谁……”他怎老爱猜测她的想法,干涉她的思维。怪人! 

  他就不能放她一个人安安静静个几分钟吗? 

  “因为我想学着照顾你。”这些日子她的闷闷不乐他全看在眼底,想近身去安慰,她却像躲刺猬般地躲开,弄得他无力可使,最后唯有打出亲友牌讨她开心。 

  他费心思的体贴带给她一阵温暖,缓和了紧绷的面颊,眼泪差点儿顺腮边滑落。不、不行,她不行感动,不能为他心动。他、凯尔和艾薇三人的关系已经乱成一团了,她不可以再加入。 

  “你要费心照顾的人是艾薇不是我。”

  “没办法——我就是喜欢照顾你,你说怎么办?”他把她搂在怀中嗅闻着她淡淡的体香,不在意湿透的衣裳染得他一身水,他包容地用自己的体温温暖她冰冰的小手,享受她短暂的温驯。 

  “你再忽略她,就有人要取而代之替你照顾她了。”话甫出口,她气恼地拍打自己额头。该死的大嘴巴,说要封口的,没三两下就四处去传播谣言,她已经预见风暴即将形成。 

  “‘已经’有人在照顾她了吗?”他嘴角浮上一个饶富深意的微笑。 

  “我乱说的,你别当真。”她急急否认。 

  他不理会她的欲盖弥彰,自顾自地问:“告诉我,你撞见了什么意外,才忙不迭的要离开城堡,躲回家避祸?”

  “哪有、哪有,你想太多了。”他怎么能看透她?气毙了! 

  “傻瓜,要真是想避祸,也不要挑下雨天,万一生病了怎么办?而且你忘了我吗?我是最佳的保护者,何必舍近求远。”他到底是猜出来她撞到什么事还是没猜出?他的态度既奇特又怪异,照常理推断,要是他怀疑艾薇的话,应该会暴跳如雷,而不是冷静如斯呀!他的反应太反常,把她的逻辑打得一团乱。 

  “假设、听清楚哦!我说的是‘假设’。假设你的妻子爱上别人,你会怎么办?”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