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暗恋公式 >
二十八


  了,颤巍巍起身,她必须吞儿颗胃药。

  她的表情引起皇甫虎注意,一手拦下,眼中的关心再隐藏不起。 

  “你怎么了?”抱起她,她的汗濡湿长发。“说话!” 

  摇头否认,她不该是他的负担。 

  “你胃痛发作是不是?”拦下他们,阿翱问。 

  微点头,童昕强迫自己深呼吸。 

  “你连她有胃病毛病都知道,你们还真是交情匪浅。”皇甫虎冷讽。 

  “你要选在这时候和我吵架,不送她上医院?” 

  “你不让开,我怎么送她上医院?” 

  “你要送她去?请问,你要怎么跟大嫂解释,为什么在她的生日夜你会和童昕在一起。”阿翱的话提醒他。 

  思潮在心间翻复,想陪她又心疼子柔,他踌躇不决。痛楚在童昕脸上彰显,深吸气,舍不得却不能不把童昕交到阿翱手上。 

  迷迷糊糊中,童昕知道自己被转进另一个怀抱,这个怀抱不是他的,失望充斥心间,胃间疼痛反而变淡了,勉强睁眼盯住他,在这时候他没忘记,她只是个不值得让子柔伤心的第三者。 

  靠在阿翱颈侧,从背后望向站在办公室门口的他,她那么爱他,为他牺牲无数,他可曾为她做过一件事?翻开回忆匣,她找不到…… 

  闭上眼,不想了,她让疼痛拖着自己进人昏迷。 

  *** 

  子柔死了,在童昕出院回公司那天。 

  乍然听见这个消息,震撼敲击着她的心脏,怎会……她幻想过这种情

  况,幻想过从此她自黑暗中出身,化成幸福天使,可是,此刻,她连一点点开心的感觉都没有。 

  皇甫虎和皇甫翱都没来公司,她迫切想见他一面,他还好吗?能接受这一切吗?心爱女人去世,哪个人能不心伤心碎,尤其是他这个从不在别人眼前泄露心情的强人,他怎么度过这场痛苦?

  想关心他,可是她没立场资格;想对他伸出援手,可是众目睽睽下她怎么能够? 

  一颗不定的心,一份猜疑不歇的情,在深夜他回办公室时获得解脱。 

  看着他颓丧的背影,她好想为他做些什么。 

  推开门,一壶热腾腾的咖啡放在桌前,倒出一杯,加上糖和奶精,搅拌好递到他手上。 

  皇甫虎喝一口,皱皱眉,说声:“太甜了。” 

  这是他首次批评她泡的咖啡,因为子柔…… 

  走入休息室,倒掉咖啡,洗净杯子,再重新添上黑咖啡。 

  “子柔从不喝咖啡,她说咖啡是专给自找苦头吃的傻瓜喝的饮料。”想起子柔,他微微一笑,把整杯黑色液体吞人腹腔。 

  “她是个好女人,爱上她理所当然。”坐在他面前,她准备好听他说

  话。听他说出对子柔姐的满腔热爱,尽管听在耳中伤在心底,但是她愿意。 

  “她小时候很可爱,在幼稚园里好多个小男生都想她当公主,不过她作弄人的方法很恐怖,常常让那些小男生来找我投诉,有时阿翱也会成了她的对象。不过,我相信她不是故意的。” 

  “怎么说?”她诱导他把话说出来。 

  “她不怕毛毛虫、壁虎之类的东西,有时她会把那些当礼物送人,当收礼物的小朋友一摊开手,看到的是那种恶心小虫时,就开始嚎啕大哭。她的好意看在大人眼里成了作弄,没人相信她的说辞,只有我相信。” 

  子柔就是这样爱上他的吧!爱上一个全心维护自己的男人并不困难。 

  “她真是很特殊,还有呢?” 

  “小子柔很善良,常常把游民带回家照顾,国中时,最高纪录是收留了十七个老爷爷、老奶奶,家里住不下了,就往我家带,到最后阿翱受不了,因为有天他回家,发现床上居然睡了一个酗酒的伯伯.还吐了满床满地。我父亲只好和岳父商议出资,盖一家游民收容所。” 

  “好心人都会有好报,上天会宽待于她。”童昕接腔。 

  “是……她死的时候并没有受苦太多,我们都看到她是带着笑容离去。” 

  “她了无遗憾,在世间三十载,围绕在她身边的都是爱她、疼她的人,这一世她满足了。” 

  “阿翱说生命的菁华不在长短,而是它的存在意义,我宁愿她活得长长久久,不管是不是有什么狗屁意义。”一拳捶向桌面,在他眼里,老天还是不公。 

  那么就让她和子柔易地而处吧!她宁愿获得他完完全全的爱,不愿活着站在圈圈外,愁了眉目看着他爱别人。十年就好,只要他专属她十年,她愿意缩短寿命,死在他怀中。 

  “她现在应该是快乐的,因为,她带着你全部的爱离开。”是全部的爱,没有留下一分分……

  他僵冷的心,还容得下她爱他吗? 

  “你确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