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暗恋公式 >
二十一


  跑入阳光下,他带来的阴霾被亮的耀人眼目的光线驱逐。深深喘口气,稳定焦躁的心,低头进入鸡舍拾起地上一颗颗鸡蛋,温热浑圆的鸡蛋,暖不了她冰冷颤抖的掌心。 

  再走入厨房,他仍然站在那里,高大的身影将光线本就不足的灶脚留下一片阴影。踌躇一会儿.她咬牙走回橱台,这里是她的地盘,她没道理害怕。洗蛋、打蛋、切葱花,她让自己忙得不可开交。

  “你这样子不像你。”皇甫虎一句话击溃她的自以为是。 

  泪止不住了,她狼狈转身,扑到他身前,抡起拳头死命敲打他的胸膛。 

  “看清楚了吗?这就是真真实实的童昕,这里是我的生活、我的环境、我要的平静,听懂了吗?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来,为什么要破坏我平静、干扰我的生活,为什么不让我彻头彻尾忘掉你这个人,为什么不让我又变回从前那个无忧的童昕?” 

  他没说话,任由她捶打。 

  为什么呢?他亦不懂,他没勉强过哪个女人,为什么偏偏要勉强她?因为她好欺侮,还是因为他喜欢她为他而妥协…… 

  “回去好吗?” 

  “你来错了,这趟路没有意义,我要的你给不起,你给的我不要,你不是会妥协的男人,而我……我有我的骄傲自恃,我有我的道德良知,如果跟你回去,我会连自己都看不起。” 

  “不要这样,一定有个方法,一定有……” 

  “回去吧。不要再来烦我,我不要想起那一段,不要……你回去好不好……” 

  许久许久,哭声渐歇,她让他抱在胸前,倾听他的心跳。那个心跳不再平稳,取而代之的是紊乱,一如她慌乱的心。 

  “我让你痛苦了吗?”或者于优是对的,他该放手。 

  “是的、是的,我很痛苦!“ 

  “为什么呢?因为我们不该发展出来的新关系?” 

  “不要问我,我不知道。”摇摇头,如果能躺在他心间,一动也不动,不想不思考,或者时间静止、或者永恒在这刻出现,心就不会再苦了吧! 

  推开她,他的眼睛对上她。“我们出去走走,我有好多话要跟你说。” 

  “能不说吗?”她的眼中有着乞求。 

  “躲避不是解决事情的好方法。”摇摇头,他回给她的是坚持。“带我去看着你的生活、你的环境,让我明白你想要怎样的安静。”而我……要怎样才能提供这分安静。 

  握住她的手,帮她把一堆整理好的菜放进冰箱,不经过她同意,他将她往外带。 

  第七章

  走进竹林.两只攀木蜥蜴从一棵老芒果树顶端爬下。蹲下身,她用手抓起其中一只的尾巴,看它的四肢在空中拼命晃荡,找不到可攀的树木,她觉得自己像它,被无情的他攫住,想逃逃不远,想跑跑不了。 

  “蜥蜴的尾巴不是会断掉吗?你这样抓它……” 

  “不是所有蜥蜴都能断尾巴以求自保,至少攀木蜥蜴就不会。”如果能选择,它会愿意多一种本能保护自己,一如她,如果能够,她愿意断心断情求自保。 

  放开它,赤褐色的身子消失在腐叶下面。她放手、它自由,他呢?会放手吗?他放了手,她的心会自由还是怅然若失? 

  叹口气,站起身面对他,没有高跟鞋衬托,她只到他的下巴,想和他平视相当困难。 

  “说吧!大驾光临有何指教。”激动过去,她恢复冷然。 

  “回去好吗?” 

  淡淡四字揪得她的心一阵痛。 

  “回不去了,”她拿什么身份回去?面对任何人她都会心虚啊! 

  “这个星期我过得糟糕透顶。” 

  “为什么?面对总裁夫人有严重罪恶感?”不会吧!在之前,她为他安排过多少女伴的邀约,要她相信他们只是纯吃饭聊天,像高中生一样,看场电影就回家,这点她绝不相信。 

  “因为你不在。王秘书没有一件事情能做得好。” 

  “在我之前,她已经跟了你两年,若说是缺了交接步骤,我想最慢一个星期她也能上手。” 再回去她怎对同事解释她的无故离职?怎面对共度一夜春宵的上司?她喜欢简单不喜欢复杂。 

  “她泡的咖啡很难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