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暗恋公式 >
十九


  门关,阿翱走出去,又是一室静默。 

  以前这时候,童昕会泡上一壶新咖啡、一壶柠檬汁,提着两个便当到他办公室,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吃饭,他习惯一面吃饭一面看商业周刊,她则是安安静静地吃饭,两个人不交谈,享受起难得的优闲。 

  吃过饭后,她利落地整理好残羹饭盒,就开始将他说的话、给的资料打成书面报告,她的动作迅速,很少出现瑕疵,做出来的东西往往都能符合他的要求,偶尔,她也会提供一点小意见,让他的要求更臻完美。 

  对于当一个秘书来说,她绝对是最好的材料,她努力、上进、好胜、可塑性极高。但对于当一个情人来讲,她并不合格,她太骄、太傲、太悍、太不懂得用温柔攫取男人的心,光这一点,他就有足够的说辞将她三振。 

  可是,意外地,这一个星期以来萦回在他脑中的,不是生病的子柔,不是那新交往的芬妮,竟是那个敬酒不吃偏好喝罚酒的童昕,他不晓得自己怎么了,就是控制不来想她的心。 

  他留着她的位置,等她主动回来,可是……恐怕不会了,她那样骄傲的一个女人,那天一定觉得自己被严重侮辱。 

  他夺走了她的贞操,却还自信满满地认定她会得意自己登上情妇宝座,她对这身份是不看在眼里的吧! 

  皇甫虎承认自己错得离谱,他说留不留她,对他并无大大意义……不!他不能再欺骗自己,她对他的确是有意义的,他想要她留下,想要她在他身边,想要在每个孤独的夜晚有她相伴。 

  可是,她要他拿结婚证书来换?能交换吗?不能!婚姻必须和自己最爱的女人一同分享,他爱子柔,不会让性欲左右他的思想,欲望会随时间流逝而消失,但真爱不会。 

  他爱子柔,要用一生一世去呵护、去爱;他喜欢童昕的身体,喜欢她的工作能力,他会用尽一切办法将她留在身边。而这“一切办法”中,没有结婚这项!其他的,他可以完全让步。 

  阿翱说得对,他要去将她找回来,他要将她留在他身边,这一仗——他非赢不可。 

  *** 

  敲叩童昕的女子公寓大门,开门的人是于优,轮椅压在界线上,两人僵峙在门口,她没有半分请他入内的意思。 

  “我找童昕。”他言简意赅,态度因她的不友善而冷漠。 

  “她不在。”亲切被隔阂,她淡然回答。 

  “她去了哪里?” 

  “重要吗?她已经辞职了不是?” 

  她知道他们之间发生过的事情?皇甫虎凝望她,估量她心中的想法。 

  “我没拿到辞呈。”简单几个字,否认掉童昕辞职的事实。 

  “我会转达,请她补上一份给你。”她是不该插手他们之间,但童听跟着他,会有未来吗?不会……只会有无穷尽的痛苦折磨,跟着他是条不归路。 

  可以说她主观、可以骂她多事,但身为好友,她舍不得童昕和自己一样,再回不了头。 

  “她人在哪里?”童昕的资料上只填了租赁处,没有老家的住址。 

  “皇甫先生,你为什么执意要找她回来?你明知道她要的是什么,你给不起的,不是?”话挑得够明白了,只盼他死心。 

  没错,他给不起童昕婚姻,但是他可以给她其他,比如金钱,比如肉体享乐或是恋爱滋味等等。他直直盯住于优,没答话。 

  “请闲你放手吧!童昕不是那种女人。”这种坚毅、主观的男人能被劝醒吗?她知道自己机会渺茫。 

  他知道童昕不是那种女人,所以才会有欲望想收藏她。 

  “告诉我,她南部老家的地址。”他再问一次。 

  “对不起。”摇摇头喟叹,把轮椅往后挪,她准备送客。 

  “凭什么你会以为这么做是对的?凭什么你以为童昕会感激你封杀我?” 

  “我不需要谁对我感激,至于为什么封杀你……”她沉默半晌,抬头再续言,眸中含泪。 

  “一个生活在黑暗中的女人很清楚站在阳光下的幸福,是好友,我才不忍心她坠入夜幕,再返回不了光明。皇甫先生,如果你真的有一点点喜欢她,就别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她的痛苦上。放手吧!世上比童昕更符合你条件的女人很多,如果你只是要一个陪你走一段的女人,请你去找那些心甘情愿的。” 

  关起门,于优的身影消失在眼底,他对着那扇门,心有一些动摇。 

  放手吗?跟着他,她只有痛苦吗? 

  不、不对!她说错了,童昕跟他在一起绝对比她想像的更快乐。 

  转身,他不求她,但不代表他会放弃,皇甫虎从来就不是那种轻言放弃的男人。 

  *** 

  矮树竹篱,这里才是她的世界,干净清爽无尘无埃,她扮演不来坏女人,当不成第三者,所以她选择抽身脱离。

  他还好吗?回到这里后,她不只一次这样自问。但……他好不好与她何干?她应该恨他、应该怨他,应该和他坐下来一条一条把两人之间的欠帐结算清楚,他欠她的、一直都是他欠她,她不该再替他着想、替他操心。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