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暗恋公式 >
十五


  “肯定句!我了!等我三分钟。”再关上门,她随手套上——件洋装,用指头拨弄好半干短发,再现身,她仍是一脸疲倦。 

  “走了!” 

  早死早投胎,早喝完早了事,皇甫太上皇是不接受拒绝的,这点她比谁都清楚,既然如此还浪费时间“仄马改”。 

  跟在他的身后,看他那双大脚一步一步在长廊上踩过,稳实沉重,他都不累的吗? 

  对了!她忘记,他全身上下的主架构是铝合金,那种东西最耐操耐磨。 

  童昕几乎是小跑步跟着,要配合他很辛苦,他从不停下脚步等人,不知道他的妻子是怎样做,才不会让自己职业倦怠? 

  看着他宽宽阔阔的肩背,想像起一个大男人在前面走着,后头一个小女人抱孩子、牵小狗、提包包,气喘吁吁地跟随,那画面让她噗嗤一声笑出来。不过……能这样一生一世跟在这种男人背后,是一种幸福吧! 

  幸福?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她一定是累昏头了,一定是被他折磨得人格异常了,跟着他怎会幸福?只有永无止尽的痛苦吧。 

  摇去莫名其妙的思绪,童昕快步拉近他们的距离。 

  *** 

  酒吧里人不多,倒是各色人种都齐备了。 

  很好,回去她要跟于优和辛穗说,她做了一次国民外交之旅,要是时间够多,她还要搜集各色种男,回国开一家“国际牌猛男餐厅秀”,保证夜夜笙歌、高朋满座。 

  “我可以做个朋友和你吗?小姐。”一个身材修长的欧美男子端来一杯鸡尾酒,用文法七零八落的国语在童昕耳边说。 

  “哇答西哇日本咧司,欧嗨优扣哉一妈思……” 

  童昕胡乱说起半生不熟的日语,把对方搞出一头露水,结束他的友善之访。 

  要不是她太累了,加上那个制造她精神压力的男人就在对座,或许她会跟他开讲几句,现在?毋力啦!挥挥手,男人识趣离开。 

  “你在说哪国语言?”摇摇杯中物,他噗嗤一声笑出来。 

  “我告诉他我是日本人,听不懂他那种怪中文。” 一口喝下手上那杯颜色漂亮得没话说的酒,嗯……甜甜的,味道赞!“教你一招,出国碰到糗事,就谎报自己是日本人准没错。” 

  “嗯?” 

  他两道浓眉扬起,眼中带着怀疑。 

  “那是他们大和民族欠我们炎黄子孙的,想当年的南京大屠杀、台湾的殖民地之恨,替我们担当几件区区糗事也不为过。”酒下肚,脸酣耳热,童昕的话变多了。 

  “你的经验谈?” 

  “有次我走在纽约的马路上,脚一扭,手乱抓,想抓个支柱撑起自己,结果一把抓到走在我前面的男生,可能力量太大,他往后一仰也跟着倒栽葱,噢……糗毙了!潜意识里我就乔装起倭寇小姐,拼命说扣妹那赛。” 

  他又笑了,很自然的一个笑,严肃不见了、冷漠消失了,墨浓的两道眉舒展开来,弯弯的两道,有些帅味儿。 

  决心再勾引出他一个笑,童昕转转眼珠子,在记忆里搜索自己的亲身笑话。 

  “有次我和辛穗去逛夜市,路上跑出来一个小朋友抱住我的手喊妈妈,要我给他一百元吃饭。拜托,我看起来有那么老吗?要生出一个十岁大的小孩,除非我得了性早熟毛病!辛穗还一直要塞钱给他了事,我偏不! 

  为了证实自己的青春,我对那个死小孩开口大骂:‘死小子,你不知道你姑奶奶的外号是什么吗?夜叉魔女!听过没有?没听过!没关系,等我送你上少年感化院,你再去里面好好探听探听。’说完,那个小鬼一溜烟跑得不见人影。哼!想玩我,多练个几年再来。夜叉魔女耶,岂是等闲之辈。” 

  “你很强悍。” 

  “我妈都说我不像女生,不过她自己还不是恰北北一个,所以我的性格和地位无关,肯定是家教不良。就依于优说的,遗传只提供发展可能,真正决定发展方向的是教育。” 

  他又笑了,眉弯眼弯,宽宽的嘴唇两端向上拉起,很帅呐!难怪名草有主,女朋友还是一个一个断不干净,说不定一不小心,她也会爱上人家。 

  爱?哪有那么容易,虽然她开始喜欢和他一起加班的独处时光,虽然他不小心流露出来的温和会让她的心暧烘烘、甜滋滋,虽然她已经不大常想到离职事情,虽然有时候觉得有他就会有安全感,虽然……好多个虽然,可是,那离爱情……还有好大一段距离吧! 

  不晓得耶!她又没谈过恋爱,研究这些太伤脑筋。 

  “都是我在说,换你讲话。” 

  摇摇头,他很少和人聊天,就算是和子柔。话题也总是绕着对方转,很少谈起他自己。 

  “我讲?你要听吗?” 

  “当然要听,说嘛、说嘛!”扯着他的袖子耍无赖,她藉酒壮胆。 

  要说什么?说……他太缺乏聊天经验。“这次的合约可以让我们今年的营运……” 

  “拜托你不要那么市侩好不?我们是在聊天不是在谈公事,聊天嘛就是要说些言不及义,会让人放轻松的话题,比方艺人的大八卦啦、政治人物的双人枕头啦、还是某某贵公子的风流情事。” 

  “平时我不太注意这方面的消息,和你聊这些你可能会觉得很无趣。” 

  “不然我们来说说家人好了,我先作示范,我有一个嗓门很大的老爸和强而有力的老妈……” 

  “等等,有人拿‘强而有力’来形容慈母的吗?” 

  “也许你家老妈是慈毋,我家妈妈……唉……她跟‘慈祥’绝缘!小时候我最怕月考,考完试那个下午,我妈会把所有工作做好,排除万难留在家里等我们把考卷带回家,谁没把成绩考好,就是一顿扫把大餐伺候。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