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掷金败家女 >


  “哈!二姊回来了,她死定啦!”童玺娃幸灾乐祸地鼓掌拍手叫好,她倒要看看童玺郡还能“呛丘”到几时。

  今天下午,她就集合家人,把二姊的行善不成反把同学推向虎口的英勇事迹,大肆宣传过一番,现在……哈哈!她倒要看看二姊怎么开口跟老爸要十亿。

  “小妹,去开门。”林芳支使。

  “不要,我的脚长青春痘,正在休养中。”就算再不爽,玺娃也不敢往玺郡那口井上落下石块。

  “别看我,玺郡正在气头上,凡正常人都知道这时候有多远就要避多远,别在老虎嘴上拔毛。”玺英摆摆手推拒。

  虽说她要力行报三百年之仇,可是她也只会选择站在安全范围内报,不会亲自把炸弹送到敌人手中,让两人同归于尽。

  “我去开门好了。”稳重的玺伯站起身,走向庭院,沿着石子铺成的小路走去。

  从下午起,他就一直在反复思考这个问题,拿出十亿,短期内他绝不可能,可是,真要把小郡嫁给那个神秘人物吗?

  “总擎”这些年以黑马之姿快速窜起,神秘的行事风格让商界猜想不透,现在他居然要花十亿来买下一个新娘,而且从他的态度看来,他似乎并不介意新娘是谁。这样一个男人……走到门前,思绪断了。他打开门,迎在门前的是一个高大的陌生男子,他身着深蓝色西装,右手拄更,半边脸映在灯光下,半边脸藏在黑暗中。

  玺伯看了半晌,忽地笑逐颜开。他伸出两手,紧紧抱住男子。

  “你认出我了?”煜棠诧异不已。

  “化成灰也认得!走,我们先进去,爸妈看到你一定会很惊讶。”玺伯拉住他的左手,却在这时看到他左脸上的伤。

  强压下讶异,他引着煜棠往前走。“你的脚伤得很厉害?是那场大火造成的吗?”

  “对!除了腿,那场大火还附赠了我一张残破的脸。”他苦笑。

  “腿伤会全好吗?”玺伯问。

  “还在做复健。”煜棠知道整型手术可以把他的脸弄得比较完整,但他不考虑,因为他要留着这块疤时时提醒自己,人心险恶,尤其是亲如血亲、夫妻。

  推开门,玺伯朝里面大喊:“大家看,是谁来了。”

  全家人同时转头,然后陈梅第一个认出他。

  她走到煜棠前面,抚着他受伤的脸,泪不禁流下来。“我可怜的孩子,你去了哪里,我们找了你好久,你知不知道?”

  她的眼底没有对他的丑陋发出丝毫嫌恶,有的只是浓浓疼惜。

  煜棠多年不见的笑容在这时候绽放开来。

  “煜棠?你是煜棠?你跑到哪里去了,我请了好多人帮忙,都找不到你的下落,你躲到哪座鸟不生蛋的小岛去啦!”童爸爸连声喊道。

  “童伯伯、童伯母、芳姨,我一直没离开台湾。”

  “大家坐着聊,不要站在门口。”林芳让张嫂泡上新茶,招呼大家坐下。

  等众人坐定后,童爸爸第一个开口:“这些年你一个人在哪里?听说煜凯把钱全卷出国,把公司掏空,员工都领不到资遣费。我们想尽办法想联络你,可是都人去楼空了,要我们上哪儿找。”

  “那场火,爸妈去世、我受了重伤,在病房里整整躺了半年才出院,爸妈的后事全是我的大学同学帮忙处理,出院后,我变卖所剩不多的不动产,付过一部分资遣费后,我把剩下的钱拿来购下一间经营不善的公司,慢慢地,一直到今天才算有点规模。”

  “你开了公司?是哪一间、做什么的?”

  “总擎企业。”

  “原来你就是总擎的那个神秘总裁,真行!”玺仲用力在他肩膀上一捶。

  “幸好,我们没跟你作对,不然我们家公司早晚会变成你家的。”玺廉开玩笑地说。

  这景象彷佛又回到多年前,童家借住在傅家那段时间,热闹、温馨……“傅哥哥,你的妻子呢?我记得你是结婚后才发生那场大火的。”玺英是三个女孩中唯一对煜棠有印象的,因为,早在住进傅家的第一天,含春少女的芳心早就暗恋上煜棠。

  在婚礼前夕,她还向他表白心意,无奈落花有意、流水不领情,他们之间少了机会。

  “她和我大哥一起在加拿大。”在他心中这件事不再是遗憾,已成了恨要“什么?那个淫荡女人!我早告诉过你,那个女人杏眼含春,黛眉衔媚,这种女人在面相学上的说法就是‘不安于室’!你看你,不娶我是不是后悔了?早说过要听老人言,否则就要在眼前吃亏了吧!谁叫你不受教……”玺英唠唠叨叨说了一大串,然后趁人不注意,挤到煜棠身旁。

  “说这些做什么?”玺廉止住玺英的话。

  “当然有作用,傅哥哥,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愿意娶我的话,我就嫁给你。”玺英朝着他猛笑。

  “我变成这样子,还让你嫁给我,太委屈你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