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掷金败家女 >


  于是玺娃把这几天校园内的“抢救押寨夫人大战”添油加醋、绘声绘影地说了一遍。

  听众里有人满心佩服,有人怒气高张,也有人捧腹大笑,各种反应都有。

  “这死丫头,从她一生下来,我就觉得不对,哪有女生会想学男生站着尿尿,一要她穿裙子就摔得鼻青脸肿。你们看她几时安安静静地坐下来过?从小她投球、买太空超人、打架……玩的全是男生玩意儿,我看不出她哪个地方像女生,简直是怪胎一个,早知道,那时一落地就把她活活掐死算了!”

  童爸爸连声埋怨引起二娘林芳不满。

  “那还不恶心,你们没看她在学校搂着那些小女生,左一声美眉、右一句小美人,看了才会让人想把肠胃里的东西全翻出来。”玺娃吐吐舌头,一身寒毛全然竖立。

  “那是你姊姊,你这样讲她对吗?”林芳翻眼瞪向小女儿,接着转头看向丈夫。“就算她有什么不对,也都是你害的。”

  “我又做错什么了?”童爸爸一脸无辜。

  “布农族有个说法,说人的身体躯壳来自母亲,教人为善为恶的精灵坐在人的双肩上,而这两个精灵来自男人的睪丸,所以她的坏全是你的X丸作怪。”林芳一说完很不爽的走回房间。

  嫌她生下怪胎?也不看看是谁的遗传差!

  林芳一离开,憋忍了半天的笑立刻从牙缝中迸开,一声、两声、三声……大家不约而同地看向父亲的……童爸爸怎忍受得了这种“胯下之辱”,一一回瞪了众儿女,冷冷地抛下一句:“别幸灾乐祸,你们全来自‘那里’!”然后,摸摸鼻子跟着走回二楼房间,照惯例在陈梅、林芳房前投过钱币后,决定走入哪一扇门。

  这回的讨论不了了之,但是把童玺郡赶快嫁出去的想法,在每个人脑海里生根发芽……

  约定的时间一到,童玺郡、江瑀含和一票“为善不欲人知”的千金大小姐,站在门口,等那群钟楼怪人的走狗出现。

  然后,和电影画面一样,四个戴墨镜、穿黑西裤白衬衫的男人下车。

  “道具不齐全,这批痞子不够专业。”童玺郡叨念了声。

  “你在说什么?”小林回声问。

  “我说你们没穿黑披风、装备不整齐,没有身为黑社会人物的职业自觉。”童玺郡嗤哼一声。

  看来鼻窦炎是属家族性遗传疾病,不仅玺廉染上,连她也逃不过。

  “这种天气你要我们穿披风,有没有搞错?”小林大喊。

  “对不起,我以为黑社会不怕流血,自然也就不怕流尿、流汗,反正从身体里面往外流的东西都不会害怕。”童玺郡笑咪咪地说,没见半分惊惧。

  “是不怕,冷气多开几台、舒跑多喝几瓶就没事了,不过我们是体恤政府不爱盖核四,怕科学园区跳电,才简衣便裤。”

  小林忘记自己的工作,跟着童玺郡东拉西扯,把顶上老板还等在大车内这回事忘得一乾二净。

  “真爱国!如果每个黑道分子都像你们一梃,下回总统选举,我一定投票给你们‘苏拉帮’。”

  “多谢支持、铭谢赐票!”他把选前选后的话一次说完,难得过瘾嘛!

  “好啦!借据拿来,钱拿去,我们银货两讫。”她潇洒地拍拍背袋。

  “当然、当然!”小林从口袋抽出借据影印本交给玺郡。

  把纸摊开一看,发现是借据影印本,童玺郡立刻把推出去的背袋挑回来。

  “喂!你们有没有诚意啊!我们给的钞票可不是影印本,你居然拿这种东西来交代,你欺我年幼无知吗?”

  “岂敢、岂敢,我只是先拿这张给您过目,若是您确定您准备的金额数目够,我马上把真迹给您。”他那卑躬屈膝、把奸笑尽藏肚中的太监演技,让小林都忍不住佩服起自己来了。

  “不就是二仟五佰万嘛!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小眼睛、小鼻子,一脸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她随意扫了一眼借据上的金额,然后小脸瞬地变色……那……那两个字是不是……美金?

  这个“小坏坏”一点长进都没有,还是像多年前一样无厘头,做事之前不多想清楚,等惹下一屁股祸,才四处找人帮忙收拾。他很怀疑,她怎能平平安安一路活到二十二岁?

  煜棠从拿到数据那天开始,就想着再见面,她会是怎么个模样,没想到,没变、一点都没有变,她还是那个男性化丫头,浑身上下找不到一丝一毫女性特质。

  她粗率、憨直、半点心眼儿都没有,心事永远比语言更快展现在脸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