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掷金败家女 >
四十四


  “洋娃娃啦!我就说你猪头,要偷听人说话,也要有始有终,不要掐头去尾只留中间,她前面哭着要求我,让她以‘傅太太’身份死去,那段你没听到,后面我要告诉她‘我爱她已经是过去式’那段也没听到,就断章取义定了我的罪。”

  “是这样?那……我们吵完架,你为什么带她走掉?”

  “那时,我以为她剩下不到几个月生命,你说,依你的个性,要是事后知道自己这样伤害一个将死的女人,会不会后悔极了?”

  “是有道理……可是……”

  “没有可是,你不弄清楚所有事情就乱发飙,你不想想这些年童爸、童妈、芳姨有多担心你,你就为了赌那口没道理的气,打死不回去。值得吗?”

  “爸、大妈咪和妈妈还好吗?”

  “你想呢?就靠那些语焉不详的书信,他们会对你放心吗?”

  这些年,她每个月都会托雷斯跑一趟童家,请他帮忙在信箱里投下一封没附上地址、简简单单写着──“大家好,我很好、没惹祸”简明扼要的信件。也因为这些信件,才会误导他,认定玺郡人在台湾。

  “我知道他们一直很好……”

  “雷斯告诉你的?这家伙,看我不弄个‘北极分部’让他去待待,怎么对得起自己!”他说得咬牙切齿。

  “他们一点都不好吗?”

  “当然不好,想想有哪个父母找不到女儿还会很好?他们只是没有时时把你放在口中念着,但是他们的心老是悬在那里,一刻不得轻松。

  知道吗?为了你,童爸爸头发白了多少?他气自己当时没留下你,才会让你流落在外。童妈妈成天在你房里想你、念你,芳姨年前还急出病,送医院、挂急诊。

  玺英为你不肯踏入礼堂,非要等到你回来。玺仲有个深交女友,也为你不谈婚姻大事,因为大家都提不起劲,只一心想着要把你找回来。”

  他叹口气,把她揽在胸前。“我的小细菌,流浪够了吗?愿不愿意和我回去了?”

  “可是……你又不爱我,我回去做什么?”她一举说心中话。

  “我不爱你?你没听到我说你是我的真爱吗?我不爱你?你不知道我这几年辗转不成眠吗?我不爱你爱谁?这种话你还敢说得理直气壮!”

  “真的?你爱我?”她很难不怀疑。

  “是的,我爱你,爱死了你这个小笨童、爱死了你这个没脑袋瓜的傻小孩,从你十二岁那年起,我就爱上你而不自知,没想到一场大难后,老天又把你送回我身边,我的‘小坏坏’,不爱你我还能爱谁?”他长叹一声,把她拥入怀中。

  这段她不在的日子里,他想得够深也够透彻。

  “你怎么知道我的乳名?”

  “你果真把我忘得一乾二净,亏我一直让你欺负我,又不敢喊冤,亏我妈那么喜欢你,把你当成自己女儿来疼。女人哪,水性杨花、捉摸不定呀!”

  “你说清楚,不要把我蒙在鼓里。”她扠起腰喝令。

  “记不记得巧克力哥哥?”当年他有一抽屉女同学送的巧克力,它们在短期内全阵亡了,只因家里出现一个巧克力终结者──坏坏小姐。

  “你是巧克力哥哥?怎么会……我真忘了!”玺郡不知道这时要挂上哪一号表情才妥当。

  “你还说我长得太帅,当我的妻子没保障,你看你就没把我这张帅脸刻在心版上,不像我第一眼就认出了你。”他反口指控。

  “大概……当时……我对那满满一抽屉的巧克力比较有印象吧!”

  “我就知道,你是没心没肺、没血没泪的小细菌。”埋怨也来不及了,爱到就卡惨死啦。

  “对……不……起……”她嗫嚅地说。

  “接受!不过我要你马上跟我回台湾去。”他说得霸道。

  “没问题。”她让步。

  “我要你一天在我身边黏上二十四小时,补偿我这两年的损失。”他得寸进尺。

  “没问题。”她再让上一丈,谁教离家出走的人是她。

  “我要你每天都在我耳边重复说‘我爱你’。”他占尽便宜。

  “没问题。”她无所谓了。

  “那我现要吻你了。”

  “没问……咦?”来不及发出疑问了,他的吻和窗外的春意一起袭上她的知觉。

  哦!春天到了!

  春神来了怎知道,梅花黄莺来报到,梅花抬头先含笑,黄莺接着唱新调,欢迎春神试身手,快把世界来改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