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掷金败家女 >
四十三


  “你打算什么时候才肯原谅煜棠?”雷斯正色问。

  一屋子的人全瞪着眼等着她的答案。

  这两年,她住过祁战那里、樊慕家,然后在六个月前搬入项华的温哥华住处。

  她像带“箭”的丘比特,走到哪儿射到哪儿,连连帮他们三个大男人觅得良缘,现在除了未遭毒箭攻击的雷斯外,祁战、樊慕和项华身边,都有了娇美可人的小女子依偎着。

  “我没生他气。”

  “那你为什么不想回台湾?”雷斯后悔了,没想到她会那么“适应”国外生活,适应到连回国意愿都没有。

  “因为……我不想帮你找老婆。”她胡乱塞个借口。

  “要老婆,我手一捞就可捞到一卡车想跟我上礼堂的女人,根本不用你鸡婆。”

  “我鸡婆?你居然说我鸡婆?小彤、雰雰、心心,我带你们出去走走,免得让人说我鸡婆。”她一吆喝,祁战、樊慕、项华身边的小女孩整齐地走到她身边,成了她的支持者。

  也不想要不是她们先迷上她,那三个笨男人现在还是“老孤窟”,不懂感激也罢了,居然还嫌弃起她?

  “小郡,别闹了,我们只是想知道你心里的想法,并不是要逼你回台湾。”项华走到她身旁,不着痕迹地带走心心。

  “是啊!这两年,我们已经跟你解释过,煜棠当年会收留蓓莉是因为同情,杨蓓莉骗他自己得癌症将不久人世。后来项华到她服务的医院查出事实也找了征信社调查,得知她那六年在加拿大的确是和傅煜凯一起生活。这些数据一送到煜棠手上,他就马上请她走路了。”樊慕也靠过来带走雰雰,不敢让她待在小郡身边太久,只怕再多待一阵子,就再带不回来了。

  “你不想回去的真正原因是什么?”祁战开口,眼神一示意,小彤就乖乖“蛇”回去。

  “我和他……婚约无效……”

  “那不简单,他们三对要回台湾举办婚礼,你们和他们同时再举办一次,不就得了。”

  玺郡摇摇头,在心里她有太多不确定,回去?爱情太难……不回去?相思成疾……怎么做是对的?她没把握。

  “你还在计较他打你?”雷斯问。

  玺郡摇摇头,否定。如他那般优秀,要爱上太容易,平凡如她,凭什么认定他对她的“喜欢”能长长久久?

  “煜棠这段日子,过得相当相当不好。”他每次只要心情差,就会拚命工作,这可从他这两年又增设了大陆工厂和打开日本市场得知。

  “你有什么地方要我们帮忙,我们会尽全力帮你。”项华看出她的犹豫。

  “还是那句老话,感情的事不是靠别人帮忙就能圆满。”玺郡无力地说。

  “不要我们帮忙,至少你自己要付出努力。”祁战开口。

  “我……努力不来……”他对爱她,她的努力空间在哪里?

  “别逼她了。”

  门打开,熟悉的声音传入耳膜,她猛地抬头,那日日夜夜思念的脸庞映在眼帘、贴在心间。

  “你们好好谈谈。”项华使了眼色,大家很有默契地把房间留给他们。

  一屋子的人全走光了,留下一片静默。

  她不知道该把眼光调向哪里,左闪右躲,却躲不过他的凝视。

  “你好吗?”他的声音充满浓郁的思念。

  “不好!他们出卖我。”摇摇头,她指控那群“收留者”。

  “为了不出卖你,他们眼睁睁看我疯狂地四处找人,看我自懊自恼,自怨自艾,要不是项华心肠好,这票朋友我通通都不要了。”看来那四个里外都不成人。

  “是项华出卖我?好!他别想和心心顺利进礼堂了。”一咬牙,她目露凶光。

  “别这样,这种失去真爱的痛苦,我是过来人,熬过、苦过,再不忍心加诸在别人身上。”

  “你不用熬、不用苦,直接把她找回来就是了。”她认定他口中的“真爱”是杨蓓莉。

  “问题是,她联合所有人,不准别人透露她的行踪。她打死不回台湾,她只想着自己的伤心,却没想过我的悔恨。她自私地躲起来当红娘为别人牵线,却忘记我的红线还拉在她手中。

  她开开心心地游遍各大洲,却放我一个老人家独守空闺,我天天帮她心爱的玫瑰浇水施肥,却被刺得伤痕累累。

  她要偷听别人说话,偏偏又听不全,漏了好大一半,然后拿着残缺不全的另一半,急急当我定罪……”说到她犯的罪行简直是罄竹难书。

  “你……说的那个人是……我?”不对啊!他明明说了“真爱”两个字,会不会她最近英文听多说多,中文程度又降低了?

  “不是你还有谁?”他丧气极了,不知自己娶的这个老婆是太聪明,还是太愚笨。

  “你爱的人不是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