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掷金败家女 >
四十二


  “现在流行用鬼话沟通吗?怎么我连一个字都听不懂?”她困惑地看向他。

  “你和我一起出门,你丢掉了,煜棠会第一个找我,我可不想你一下子就被他找到,那太没趣。”

  “有美女温香在抱,他才不会找我。”嘟起嘴,她又有想哭的冲动。

  唉……不行!有空再得去跑趟眼科,看看眼睛是哪里出了毛病,才会动不动就掉咸水。

  “试试啰!”虽没十成十把握,可他确定,煜棠是在乎她的。

  “你要他在良心和爱情中间两难吗?省省吧!现代人普遍得了‘良心不足症候群’,所以,别拿我当实验品。”

  他已经明明白白地选择爱情,她若还不懂死心、不懂敲醒妄想,智商指数未免过低。

  “随你怎么想,反正现在有三个地方可供你选择,一、到加拿大投靠项华,二、到美洲与祁战共舞,三、去欧洲和樊慕玩玩公主游戏。”

  “听起来好像都不错。”

  “哪错得了?我是最佳休闲规画代表。”拍拍胸,他有足够的业务经验。

  “我要先去祁战那里。”

  话一落,雷斯的笑容马上掉在地板,被踩得粉碎。

  刚会提到祁战,纯粹只想让选择题看起来比较“丰富”、比较“多重选择”,哪里知道她会挑上祁战,选“祁战”和选“以上皆非”意思差不到哪里去。

  “你欠虐待啊!没事跑去招惹那个歧视女人的怪物。”他斜瞟玺郡一眼,两个怪物碰在一起会成啥?组织一个怪物联合国?

  “我就是要彻底颠覆他对女人的看法。”她要教会那个怪胎,尊重和他妈、他奶奶、他祖母一样由xx染色体组合起来的类种。

  他俯首想了一想,也好,反正她心情正闷,找点事做一做,才不会胡思乱想,万一,想不开闹闹自杀岂不累坏人,何况出动一次云梯车,要浪费不少社会成本。

  车开了,把她刚伸展出新叶的爱幼苗斩断,从此,不想情、不想爱、不想那张老让她口水失控的脸,她要做回那个自信满满,天塌下来也蛮不在乎的童玺郡。

  人生输过一次,有了挫败经验也就足够,她不要把一辈子都浪费在自伤的负面情绪中……尾声(二年后温哥华)

  再见面会是怎样的场景?她还是那个男不男、女不女的怪样子吗?煜棠的心起起伏伏、找不到最合适的定位点。

  两年……时空改变了该改变的人事物,也留下了改变不来的固执。

  他不再是拒人千里的神秘总裁,相反地他成了慈善家,这些年,他成立基金会,对任何一个需要帮助的团体伸出援手。

  他时时让自己出现在报章杂志上面,为的是增加曝光率,让他那个流落他乡的小细菌看到……谁想得到,她居然在自己“好兄弟”的掩护下,在国外待了近两年,两年呵……好长……他从不认为自己有这能耐,等上两年。

  一直以为,在等待中、在岁月消磨中,爱情中的热烈深刻会随之转淡……但是,他的爱情没有,他的爱情一如当年固执。

  他爱她,没变过;他恋她,一如往昔。

  杨蓓莉的出现,助他理解自己的感情归依,他懂了,他和杨蓓莉不仅仅是过去式,而且是段再圆不起的感情,他可以待她如友如妹,但她再顶替不了玺郡在他心中的地位。

  所以,明白了她的欺骗,他不再愤恨难平,顶多是生气。因为无爱也就无恨了……玺郡牢牢地占住他的心,这两年,他的梦中有她,他的思念中有她,她无时无刻出现在他的情绪中、呼吸中、生命中……她和他早成密不可分的一体……他有多爱她呀!只是她没等他理解自己,就转过身离去,留下他百思不解。

  他有多爱她呀!只是她没等他亲口说出来,就背过身去,不再听他倾诉。

  他有多爱她呀!只是当他整理好、准备好,明白了自己对她不只是喜欢,而是比喜欢要多数千倍的爱,预备好要面对她时,回头,却……佳人已远……是她太缺乏耐性,还是他从没给过她安全感?是她伤心太多,还是他从没安慰过她?今日的情景谁要负责任?

  也罢!不管如何,那段苦难终究是要结束了,今日,他将再度赢回她的情、她的爱、她的信任……她的一切一切,他将一如当时的霸道,只要能留她在身边,再当一次钟楼怪人、再当上神主牌老公,他都不介意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