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掷金败家女 >


  “不是、不是……我是说……”是哪个预言家说的?说什么讲一个谎要再编几十个谎来圆?唉……他真的编不出其它谎言了,谁叫他太平实古意,都是圣贤书的错,没事叫人不可以巧言令色,现在可害到自己了吧!

  “不是就好,明天之前我要看到童玺郡的资料。”傅煜棠的命令都很具爆炸性。

  “明天?”难道总裁大人以为自己是国际人口贸易集团的头头?他哪有那么详密的人口资料网?

  “时间给的太长?好吧!那么今天晚上就把资料放到我桌上。”转过身,面对室外的一片光灿,再次宣布散会。

  “总裁大人,我想我还是明天再把资料交给您好了。”明天半夜十一点五十九分五十九秒,小林在心里默默地补上一句。

  傅煜棠没搭理,径自看着户外庭园,矮牵牛花开得极好,玫瑰花瓣在风的舞弄下微微跳动,鱼池里的鱼偶尔会冒上来吐几圈泡泡,然后又沉回池中。

  他想起那年夏天,那个叫“坏坏”的小女孩,还有那一家子热闹……那时甫从国外回来的世伯,在新家还没布置好之前先暂住他家,世伯家有两个妈妈,三个男孩和三个女孩,每到晚餐时间,常常是喧喧闹闹吵成一团。

  相较起他家,只有一对父母和一个与他不亲的异母大哥,他和独生子并没有太大不同。

  那些日子,他充分享受了兄弟姊妹间的亲情,这是他生命中最快乐的一段。

  还记得,才十二岁就写得一手龙飞凤舞好字的“坏坏”,她是真的“坏”到底了。

  哥哥受不了她,姊姊被她弄得有多远就躲多远,唯一的妹妹常常被她逗哭,她捣蛋得不像女生。

  偏偏妈妈最疼她,所以她就顺理成章的天天在身边吵他闹他,拉着他学国语。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当年,还是他女朋友的杨蓓莉还被她气跑了好几次。

  若她真是她……六年来,他第一次对“明天”出现期待。第二章

  抛下包包,童玺郡一屁股坐进沙发。

  噢!好累……她的联合劝募成功落幕,就等着大后天交给那个痞子头。

  那个痞子头叫什么来着?小林?不、不、他只是个傀儡,真正的头头应该是叫做总裁大人的盗版钟楼怪人。

  瞇着眼睛,想睡个好觉,可是毛细孔长了视觉细胞的童玺郡,就是知道有好几双眼睛同时在瞪着她。

  不情愿的张开眼皮,逐一望过在座众人,阿爹、大娘、老母、大哥、大嫂、二哥、三哥、大姊……除了那个间谍童玺娃之外,全员到齐。

  看他们凝重的表情,不会是想来个六堂会审吧!她得快快想起自己的罪状,免得被人灌水多加上好几条,她的家人比起中华民国的警察有过之无不及,直逼日据时代的“大人”。

  “说!为什么又把金卡刷爆?”阿爹叱吼一声,吓得阿母敢怒不敢言。

  平日里“兄友弟恭”的手足纷纷落井下石,一人一句开起批斗大会。

  “你这个败家女!我们赚钱速度怎么赶得及你花钱速度?”二哥说话。

  “是啊!这个月你已经刷爆五张金卡了。”三哥附和。

  “有吗?我这个月很省呀!我只买了七千份礼物给孤儿院的小朋友,和五千、还是六千份礼物送到老人院……应该还好吧!”

  她抓抓头,不知道他们干嘛要为那一点小钱发飙,要是气过了头,在脸上弄出几条嘉南大圳,那……花在菲梦乂的钱恐怕不会少于她的败家费。

  “你当自己是证严法师啊!要不要我让诺贝尔基金会颁个仁慈奖给你?”阿母一听她说完立即大加挞伐。

  唉……女人啊!被男人熏染成重色轻“其它”的动物。

  “不用啦!为善不欲人知嘛!”童玺郡哼哼哈哈,慢慢的跳到大娘身边。

  “好了!玺郡又不是拿钱去做坏事,何必那么生气?”大娘陈梅爱怜地拍拍肩膀上的手,把她拉到身边坐下。

  童家爸爸爱风流,娶了两个老婆,大老婆陈梅温柔娴淑,生性不爱计较,她生了三个儿子──玺伯、玺仲、玺廉。

  二老婆林芳精明能干、头脑灵活,早些年全靠她帮助丈夫在外开创事业,这些年孩子长大,把公司交给年轻一代,她才自职场退下来。她生了三个女儿──玺英、玺郡、玺娃。

  “是啊!大妈咪教我,有舍才有得,我是在帮你们‘舍’,将来哥哥们的事业才会一帆风顺,前途似锦、锦上添花、花花绿绿、绿云罩顶、顶上无毛……”

  “够了!做错事还强辩,爸没把你吊起来好好打上一顿,算是便宜了你。”玺英出声。

  “姊,本是‘童’根生,相煎何太急?你的良心、友爱到哪儿去了?”

  “有人要煎绿豆吗?我建议用煮的会比较好吃,清凉又退火。”刚从门外走进来的玺娃,扔下书包,怒气冲冲地坐入椅中。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