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掷金败家女 >
三十七


  不……她太小心小眼、太小人了……她是正妻,面对莫名其妙蹦出来的老二,她只有委屈,哪来的胜利感?

  “你那些同学中我最喜欢樊慕,他很风趣开朗。”他们热络的谈话没停止过。

  他的眉在笑、他的眼在笑,玺郡可以轻而易举地看出他的好心情。只不过,他的好心情并不是因为她……愁了眉梢,揪了心肠……她的苦涩他看不到……玺郡再听不下去,他们有那么多、那么多共同回忆,有那么多、那么多共同朋友,他们中间存在的“曾经”和“过往”,是他们生命中最甜蜜的一部分,而那部分对她而言是陌生、是无知,这样的她根本就加不进去他们之间。

  “对不起,我吃饱了,你们慢用。”玺郡霍地站起身说。

  快步离开饭厅,脚被裙子绊了一下,玺郡还是没停下速度,继续往前飞奔。

  回到房里,心情乱糟糟,她有很强烈的危机意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快结束了、快要没有了……她非常不安、非常害怕……“小细菌,怎么啦!”随后跟来的煜棠自身后轻轻揽住她的腰。“你在生气,生气我让蓓莉留下来?”

  “你说谈谈她就会走了,为什么她还要留下来吃饭,然后吃明天、后天、大后天……每一天、每一天的晚饭?”她很难不发飙。

  “她住不久的,我只是把她当老朋友。你说朋友来了,难道不应该以礼相待?”他软言相慰。

  “只是老朋友吗?不是,你骗人,她是你的正牌妻子。”还想哄她?他真当她笨、好骗吗?

  “那是过去的事情,现在我的妻子是你,忘记了吗?你的家人、我的朋友,还有好多媒体都参加了我们的婚礼,总擎和童氏联姻的消息人尽皆知。”

  “你的意思是说,你和她的婚礼不算数,我们的才算数?”她气呼呼地望住他。

  “要这么解释也可以。”他笑拥着她。

  原来,他的小细菌也学会女人的嫉妒,对别人来说,这也许不是件好事,可是对他的小细菌来讲,可是天大的好消息,毕竟她又更像女人几分了。

  他说了……他和她不算数……窃笑两声,他仍然是她的“神主牌老公”,没人抢得走。那……她可以卸下紧张兮兮了?

  “可是我很不喜欢你对她笑、不喜欢她勾着你的手、不喜欢你们好亲密。”

  “她在台湾没有亲人了,我只想帮她,你都肯费尽周章帮育幼院的小孩,为什么不能把你的善心分一点给她?”

  “是哦!我怎么这么小心眼?可是……我控制不来呀!”他的温柔和解释让她泡过醋酸的心又染上甜蜜滋味。转过身,她在他怀中找到最舒服的位置窝着。

  “你可以对每个人都好,甚至帮个没多大交情的学妹签下签上千万借据,为什么独对她存有敌意?”他问。

  “我是这样吗?好像是……大概是我把她当成假想敌,可是我就是很难对她舒服。”

  “所以,问题在你,不在她,你要放宽心情,把她当朋友、当客人,她马上……就会离开的。”说到这里,他眼中有份黯然。人生无常,拿来记取仇恨太浪费。

  那眼光……是舍不得她离开吗?他仍爱她是吗?她的心又被扔回酦酵池。不知道一颗心连连泡上几池酸碱度相差甚大的溶液,会不会提早休克?

  “那……至少……你和她办妥离婚协议书好吗?起码这会让我不再胡思乱想。”她退了一步,他也得拉出安全距离,这才公平吧!

  “傻瓜,你还是不放心我和她。好吧,如果一张离婚协议书能让你安心的话,我会乐意为你做到。”他妥协。

  “你说我可以放心,真的可以放心吗?”反手抱住他,他的表情让她放不下高悬的心,她总有下堂妻的恐惧……“我有没有骗过你一次?答应你的事情有没有没做到过?”

  “没有!”是没有!不过那是在杨蓓莉还没来之前,她出现后他就不再对她守信。

  “哪一天她走了,你会想她吗?”她压住狂跳的心脏,试探地问。

  “你离开爸妈、同学嫁给我“会不会想他们?”他不答反问。

  “会,但是……是想念,不会思念。”

  “那我答应你,她离开后,我想念她、不思念她。”他笑着揉乱她一头长发。

  “如果你要思念她,就偷偷在心底思念,不要让我知道,女人的嫉妒是很恐怖的。”玺郡歪歪嘴,她在他心中的份量是“家人”?

  “你在恐吓我?”

  “不……我只是害怕……”环上他的肩,在他身后偷偷垂下两颗晶莹。

  害怕……不好受……真的不好受……如果有种能克制惶恐的药丸,那么不管它的副作用有多大,她都会不顾一切先服下再说……“不要害怕,蓓莉是好女人,一直都是……”误会她多年,他有着弥补心态,可是……她的健康状况能让他尽几分心?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