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掷金败家女 >
三十五


  “我懂了……你是他前妻。”她低下头仔细研空过婚纱照和结婚证书后,骤下断语。

  “不,我们从未办过离婚手续,在法律上我是他的合法妻子。”

  “在法律上你是他的妻子?那……我是什么?二房、小妾、侍寝还是女奴?”她喃喃自语。“不,我想你肯定弄错了,你等等,我去问问我老公,把事情弄清楚了你才上去。”

  她很不礼貌地一转身,往屋子内冲,一颗心乱无章法、跳得没意没思。

  不过这时候玺郡没心情去追究这些小事,她只想跑到他面前问他一声,她是不是他的唯一?

  冲上楼梯、跑进暗门,她一路往五楼方向去。

  整个五楼,煜棠把它规画成一间客厅、一间书房、一间琴室和三个房,自从他们成为真正夫妻后,她就从二楼搬上这里。

  猛地推开书房大门,她站在门口紧紧盯住煜棠,一瞬也不瞬地,一只手压住喘息不已的胸腔。

  “怎么了?跑得那么喘?”他站起身迎向她。

  她一飞身,扑进他怀中,抱得老紧,好像下一秒他就要蒸发不见。

  “你不是在花园玩,怎么吓成这样?碰到鬼啦!告诉我是聂小倩还是无主游魂?”他笑着拨拨她及腰长发。

  近来她不但穿惯裙衫,连长发也很少束起,越来越有女孩子味道了,他该找个时间带她回娘家,给童伯伯、童妈妈和芳姨一个意外。

  “告诉我,我是不是你的妻子?”她赖在他怀中,硬是不肯抬头。

  “当然是!问这种蠢问题,可见你变笨了。”

  “告诉我,你是真心爱我,想要我这个妻子的吗?”

  “当然,你忘了买你可不便宜,花掉我好大一笔‘血汗钱’呢!要不是非常非常喜欢你,我干嘛不惜斥资买下你?”他拍拍她的背,把她牢牢抱在怀里,不解她的不安来自何处?

  “会不会有一天,你不再要我,就把我给一脚踢开?”她有好多的担心。

  “踢开你,我会肉痛、心痛、全身都痛个不停,我才不会虐待自己。”

  “所以,你会一直把我留在身边,不管有多少个一号美女、二号仙子、三号倾国名花围绕在你身边,你都不会把我给扔出去。”闷着声问,她不敢抬起头,假若他的答案是否定……那──流泪的时候,她不要教他看见……“小细菌,抬起头来看我。”他抬高她的下巴,对上她的视线。“为什么问我这堆奇怪的问题?”

  “因为我的自信心被西施给谋杀了,我揽镜一照,发现自己原来是东施,不管我怎么学她捧心、皱眉……都只会丑态百出,拿我来献给你这个英俊的夫差,要不是范蠡头壳坏去,就是夫差同情心泛滥,我才会被收留。”

  “傻瓜,你以前不是这样的,记不记得你总是自信满满,很大声对所有人说话?记不记得你老把雷斯、项华他们气得跳脚?你有你的魅力,干嘛去找个作古了几千年的老女人作比较?”

  他吻吻她的额头、亲亲她的颊边,在他眼里她是独一无二。

  爱情总是以女人的青春、自信为主食,以她们的意志为副餐,被爱情侵蚀过,女人所剩的只是空架子。是谁说过,只要一结婚,女人就输定了。”

  “可是……最近在流行贞子复活,贞子的姊姊妹妹通通站起来了,一群老女人全从古墓跳出来,和我抢饭碗……”

  “又在说傻话,老女人怎抢得了你的饭碗,我还是最喜欢‘白泡泡、幼咪咪’的小细菌。”他笑着捏捏她粉粉嫩嫩的脸颊,不明白她是哪条神经“颇”到了?

  “真的吗?不骗人?”

  “绝不骗我的小细菌。”他伸出五指,指天为誓。

  “那……好吧!有个叫杨蓓莉,自称是你合法妻子的女人找上门来,不过你放心,她没带照相机,抓奸抓不到证据。”玺郡企图用搞笑把气氛炒得轻松些,却没想到炒出他的不悦和自己的满腹辛酸。

  他的脸沉了沉,表情倏地变得僵硬。“你去叫小林带她上来好吗?”

  “那……我可以旁听吗?我会乖乖地坐在旁听席,不乱动,也不会影响你们谈话。”

  “乖……别闹,我只和她谈谈,谈过后她就会离开了。你到园里和阿保、阿武玩一会儿,等她一走,我就下楼陪你。”他按下翻涌情绪,软言相哄。

  “我看腻卧虎藏龙了,也不崇拜李安,干嘛老要我去陪李慕白……”她碎碎叨念着走出房门,有一点点不情愿,有些些不乐意……可……算了,反正她谈谈就要离开,人不应该太计较。

  大妈咪说的──有量才会有福,她的福气多得很,量……就不妨放宽一些些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