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掷金败家女 >
三十一


  “前面写‘小淫淫’后面写‘小荡荡’,唯一值得安慰的是我前胸后背都一般平,字迹不会有扭曲现象。”叹口气,爱上一个有老婆的人,会不会比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更凄惨?

  “我老婆绝不会计较你爱上我。”他十分笃定。

  “为什么?她也有外遇,或者她是没知觉的植物人、精神病患?”

  “都不是,她正常得很。现在别讨论这个,先回房把你这一身湿衣服换下来,我再告诉你原因。”他拉着她,把她送入房内。“记得,冲个热水澡才不会感冒。”叮咛过后,他退出她房间。

  等她洗好澡走出,煜棠早已经坐在她房里等候,他打算今天把所有事情都厘清。

  “你眼睛很红,刚刚哭了吗?”他走近她,心疼地抚摸着她的脸颊。

  “才不,是雨水品质不良、含酸性物质太多,才把我的眼睛灌成小白兔。”

  “雷斯告诉我,你这几个星期都没好好吃饭睡觉?”

  “我……我在减肥。”

  好固执的小细菌,他笑笑又说:“雷斯告诉我,你老是对着窗户久久不说话,他喊你,你都不应。”

  “不想理他,他的笑容很暧昧、很讨厌。”她反驳。

  “雷斯告诉我说,你常背着别人偷偷掉泪?”

  “我得了干眼症,那是医生开给我的人工泪液。那个叫雷斯的,是你的专属走狗吗?干嘛事事都跟你报告?我跟他问个话,他嘴巴打了死结,都不回答我。你说,这么多天你去哪里了?”她扠起腰从被告转换角色成原告。

  “你看不出来吗?”他捧住她的脸,让她直视自己。

  “我?”她退了一步审视着他。“我又不是福尔摩斯,能从你的袖口、指甲猜出你去过哪、从哪里来?”

  “我出国一趟去做植皮手术,你没看到我左脸上的疤不见了?”他把她的手抓上他的颊边。

  “是耶!不见了,糟糕,这下子连八十岁的老阿嬷都逃不过你的魔掌了。”她圈住他的腰,牢牢贴住。不管他有没有那块疤,对她来讲都不重要,只要他回来她就心满意足了。

  连日来逃逸无踪害她不成好眠、饿成皮包骨的瞌睡虫在这时候找上门,她赖在他怀里连动都不想多动一下。

  “小细菌,想不想知道我这几天,心里都在想些什么?”叹口气,挥别多年阴霾,弄在他是个全新的男人。

  “想什么……”她喃喃轻语。

  “想你、想我们的婚姻、想未来的几十年……你说……”她才低下头,发现她居然睡着了。

  他无奈地笑笑,弯下腰抱起她,把她放上床,在她额角轻轻印上一吻。“睡吧!小细菌,等你醒来就会雨过天青,无风无雨了。”

  拿来大毛巾,他像新婚夜般,帮她把湿淋淋的长发擦干。

  怎么就睡着了?玺郡抓抓头发,看看左右,明明记得他回来了呀!会不会是在作梦?低头看见身上的睡袍,她不敢确定。

  赤足走出房门,她一步步往四楼方向走去,在楼梯口,她看到雷斯的身影走入郁棠房里。

  他来找郁棠?那……他是真的回来了!快步趋前,她轻敲两下房门,居然没人搭理,她又用力再敲两下,还是没人应门,她怀疑地推开门,走进房间。

  奇怪?怎会没人?明明看到雷斯进来……她打开房里每一扇门,橱柜的、卫浴的……然后在角落的一扇门后,她看到一部电梯。

  哈哈,原来如此!难怪也会遍寻不着往五楼的通道。

  玺郡愉快地进入电梯,按下五,这回她倒要看看那个藏镜人能躲到哪儿去?

  当!伴随门开的清脆电梯声带动了她的好心情,她深吸一口气,准备揭开钟楼怪人的秘密。

  心脏先生,加油、加油、加加油!千万不要看到“他”就当场吓昏了,不管他是外星人还是章鱼人,都别被他吓傻,想想雷斯、郁棠都能和他当上朋友,表示他一定有可取处。

  而且,他要是外星人,基于“染色体不同、不能繁殖新一代”的生物理论,他一定不会找她玩XX。也许他是想把她豢养在这个大宅子里,藉以研究“人类”这种生物的怪异行为。

  是啦!一定是样,否则他怎会对她和郁棠的亲密举动视若无睹?要是“他”和她属于同类种,早就跳出来大骂她“淫荡下贱”、“卑鄙无耻”啦!

  推出理论,她的心吞下两斤定心丸,再不会强强滚个不停。

  眼光搜寻到最气派的那扇门,她迈开步伐往前走。

  门外,她听到雷斯那种装性感的恶心嗓音,在别人耳里也许那叫性感,在她听起来那是长年便秘,至于谁说话才是真性感,不用说,当然是那个……那个……“他”啰!

  “总裁,这些是上星期的马来西亚开发进度表……”

  趁雷斯在报告进度时,玺郡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口气推开门。

  门开,三个人都当场愣住。

  一、二、三……郁棠、雷斯、童玺郡……那、那个神主牌先生呢?搭飞碟到火星去巡视新公司了吗?

  她怀疑地走向雷斯,然后伸出五爪揪住他的领带,用纳粹党对犹太人说话的口吻问:“说!你刚才口中喊的那个总裁在哪里?”

  “小细菌,放开他。”煜棠轻唤。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