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掷金败家女 >
三十


  “感觉怎么样?”坐在汽车后座,玺郡累瘫在他胸前,靠在他宽宽阔阔的怀抱中,好舒服、好轻松。

  “我懂得你为什么对败家那么感兴趣了,帮助人的喜悦让人欲罢不能。”抚摸着她长长的头发,鼻间吸嗅着发梢传来的淡淡清香,他从来没这样快乐过。

  “还是你懂我,我老爸就一点都不了解我的想法。”她嘟起嘴埋怨。

  看着她噘起的粉红唇瓣,他心中涌起一亲芳泽的欲动,紧环住她的身子,他克制自己的欲望。

  不能是现在!等他回来,有了一番崭新面目后,他将揭开谜底,告诉她,他就是她的神主牌老公。

  窝在他怀中,濡染着他的体温,玺郡被一圈圈泛滥的温柔环住,但愿……时空踩起煞车,让幸福不再往前走,让甜蜜就此停驻……她眷恋着他的怀抱、他的身、他的心……“小细菌,我要离开了。”圈住她身体的两只手紧了紧,他俯下头吻住她的发际。离开她……他舍不得……“什么?”她倏地坐直身,头顶撞上他的下颚。“好痛……”她伸手压住脑袋瓜,直呼痛。“你把我撞出脑震荡了,你说什么话我都记不住。”

  他笑笑,好个自欺欺人的丫头。“我可以多说几次──我要离开了、我要离开了、我要……”

  “为什么?住这里不好吗?神主牌先生供吃供住,又不会赶人,哦……我懂了,是不是你老婆催你回家?要不……你叫她一起来这里住,我会努力和她当好朋友。”这样子,除了想窝在他怀中时,得避避嫌外,其它一切照旧。

  他没说话,让她的想象力去膨胀。

  “你答应要送计算机给育幼院的,不能一走了之,如果你没钱,我还有卡可以刷……你……别走好不好?”她说得口干舌燥,他一点反应都没有,她丧气极了。

  “我会回来,两个星期左右。”他捧住她沮丧的脸,安慰道。

  骗鬼,她连续剧看多了,两个星期?恐怕二十年都回不来了,再见面就是发苍苍、视茫茫,上牙科诊所也没半颗黄牙可以拔的时候啦!

  “你有没有看过蝴蝶夫人?”她闷闷地问。

  他懂她的意思,什么都不多说,只是重申:“等我回来,两个星期。”

  不知道要不要信他,赌气地别过头望向窗外,他还没离开,她的思念已经开始泛滥成灾……第七章

  男人是──A、说话不算话的动物,B、骗死人不偿命的家伙,C、巧言令色、口蜜腹剑的小人,D、以上皆是……答案是D、以上皆是。

  郁棠为什么过了两个星期都还没有回来?A、他老婆不放行,B、他离不开美丽温柔的好老婆,C、他忘记世界上还有一个思念他的小细菌,D、以上皆是……答案是D、以上皆是。

  玩了一百题选择题,回答了一百个以上皆是,他仍然没有回来。

  骗人、骗人,说两个星期的,现在都快过完三个礼拜了,他仍然没有出现。

  他就干脆实话实说,说他再也不要回来,说永远不见就好了,为什么还要把她的一颗心骗上半空、绑上风筝,让她的心悬在那里飘飘荡荡,像无主孤魂。

  难怪周华健要唱──你说天黑以后要来,我等到两鬓白,发丝斑斑,情泪也斑斑……她真的是情泪也斑斑了……手背抹得去脸上的泪,却擦不掉心底的痛,让从不哭的玺郡尝到湿咸滋味,说不想他……好难,说想……又能如何,以往她最看不惯的无病呻吟落到她身上,她才霍然明白──岂吾好色哉,吾不得已也。

  上午还明光光的天色,到了下午竟飘起雨,一阵一阵,驱走了炎热的秋老虎,雨越下越大,叮叮咚咚像在玩打击乐器。

  玺郡临窗望向庭园,满园的玫瑰被雨打落一地残红,空荡荡的秋千架在风雨中,无力地摇晃。

  想起他帮她推秋千的样子,想起他们在秋千架边的辩论,秋千上满载着属于他们共同拥有的欢聚欢笑……突然,她好想去荡千,心念一起,脚下就跟着行动。

  她疯狂地冲下楼,跑入雨中。坐在秋千上,不畏风雨、不畏呜雷,开开心心地荡着、摇着,秋千领着她飘上天空,把她的思念、她的期待送到他心中……(我的眼光该停向何方失去你的日子渺渺茫茫我的未来该归向何方放开你的手才了解什么叫迷惘我可以假装微笑假装无伤我可以不再眷恋了无遗憾你还想我吗像我现在想你一样教我不想你也难曾经你是我的最爱,为何无法对你从此遗忘教我不想你也难曾经你是我的最爱、漫漫岁月如梦一场)

  她一遍遍唱歌,唱出泪水也唱出真心,原来不想他难、原来遗忘他也难,全是因为他是她的最爱……他是她的最爱啊……可是,他的最爱不是她呀……雨刷开了泪水,却冲不散她的思念,她一直一直哭,放任泪液自作主张,反正有雨为她作掩饰,方便了她不用去对任何人解释。

  她哭得哀痛悲惨、哭得扭心揪肠,想把他哭出心门外,却无论如何都办不到……电动门开启,玺郡瞇起泪眼,看到一部黑色轿车自外驶来,车上一个穿西装的男子下了车,打着伞笔直朝她走来。

  他一步步走近,她忘了继续摆荡秋千,慢慢地秋千停了下来,她揉揉眼睛,看清来人。

  是他!不是思念过度在幻想吗?

  站起身,缓缓走向他,伸高手摸上他的脸颊,有温度、暖暖的,幻影不会有热热的感觉……那,真是他……她一投身撞入他怀中,撞掉他手中的伞,紧紧地抱住他的身躯,贴着他的颈间,他的体温在在向她证实这一切都是真的。

  “下大雨,怎还在外面荡苨千,不怕荡出病来?”

  他的声音也是温暖的,在他怀里,她的愁苦通通不见了。他一定是治疗忧郁症的最佳良药,她应该向医界大力推荐他。

  “我在做预习,下回被人家抓去浸猪笼的时候,就不会觉得太难受。”

  “你脑袋里怎都装一堆奇奇怪怪的东西?”他抱起她,一步步走向廊下避雨。

  “爱上你很奇怪吗?一点都不奇怪,你就是那种很容易让人爱上的男人,我也不想当第三者、也不想当出墙红杏啊,可是我就是莫名其妙爱上你了,有什么办法?”她嘟嘟囔囔说一大串,好不容易煜棠才弄懂她的意思。

  他脸上的笑纹扩大,他的小细菌承认自己爱上他了。

  “爱上我很不好吗?”他爱怜地放下她,脱下外套盖上她的肩膀。

  “当然不好,说不定明天上街就会有人拿鸡蛋砸我,还写两张纸条贴在我的前胸后背,逼我游街示众。”

  “纸条上写什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