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掷金败家女 >


  六年,够久了!他等这一天,等得几近不耐烦。

  六年前,同父异母的大哥卷走了公司所有资金,伙同煜棠的新婚妻子──杨蓓莉,一起逃往加拿大。

  临行前,也一把大火烧死了父母亲,也烧毁了他的一条腿和半张脸,这笔帐,他一直记着。若不是母亲死前要求他放过两人,他不会耐心地等到今天。

  这些年,他把已成空壳的公司结束掉,将剩余资金拿来购下一家经营不善的贸易公司,并找来大学时期的四个死党合作,自己则暗居幕后操盘。

  短短几年内,五个年轻人把总擎企业经营得有声有色,它的触角横跨了地球各大洲,成了世界上排行前百名的企业之一。

  许多商业周刊都想采访他这个传奇人物,却不得其门而入。

  由于他的过度神秘,让他在这个人人想成名的时代显得格格不入,久而久之,开始有人绘声绘影,说总擎企业的总裁是个见不得阳光的怪人。

  而这些谣传则更增添了他的神秘色彩。

  杨蓓莉会找上门吗?

  会!她绝对会找上门,毕竟他们还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不好好利用岂不对不起自己。

  打开抽屉,他拿出新娘档案,现在的他迫切需要一个新娘,来打击新婚夜逃跑的旧时妻。

  (江瑀含,二十二岁,晋安企业负责人的二千金,性情善良,柔顺体贴,就读圣凯萨琳女子学院三年级,搞长芭蕾舞和长笛吹奏。)

  很好!这样一个小新娘的确很“适合”他的需求,她乖巧听话,要她往东绝不敢往西,尤其是她那张绝艳的面容,像极了杨蓓莉。

  他将会给江瑀含最好的待遇,让她死心塌地爱上自己,他要在杨蓓莉找上门时后悔莫及……自从上帝选择对他残酷后,他毫不迟疑推开上帝,自己扮演起上帝,他嗜好这种操纵人心的快感。

  叩叩!门板敲响两声,总管的声音从门外传入。

  “傅先生,是林先生,要请他进去吗?”

  “让他进来。”他淡淡地说。

  六年前,是小林和他的一票飚车同学发现他们家着火,立刻爬过围墙把他给救出火场,并通知消防队。

  他们于他有恩,所以,傅煜棠留下他们,让他们成为自己的贴身保镳和司机,挽救了几个差点进少年观护所的大男孩。

  “总裁大人,我今天去过那个女生学校,本想绑了江小姐就回来,谁想得到半途杀出一个不男不女的程咬金,把江小姐给救回去……后来,我们看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就想先回来好了。”

  他把童玺郡签下的字条交到傅煜棠手上。

  “童玺郡?”一个似曾相识的名字,他把玩手上的纸条,翻过后面那篇密密麻麻的重点整理,好个不怕死的初生犊!

  “是啊!我们约好下星期见面,她说要代江小姐还钱。不过总裁大人您放心,她以为江家老头欠我们的是二仟五佰万台币,不知道是美金,到时我们一定会把那个漂亮的江家小姐带回来,不会再让她跑掉。”

  “你们约下个星期见面?”

  “是啊!约好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啊!一手交货?我真笨,钱和货都在她手上,她要是存心赖帐的话怎么办?”他猛力砸自己脑门一记。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你去查一查这个童玺郡的家世背景。”

  “对、对,这个男人婆怪里怪气的,说不定来头不小。”小林附和。

  “她的身手很好?一个女人可以动得了你们五个大男人?”

  “啊……是、是……”他艰难地点了下头。

  这算不算诈欺?当时第一个被踹倒的老K,是因为迅雷不及掩耳,一不注意就被“高雷”劈中,至于,她能从他们三个大男人手下抢走江小姐,是因为、因为……那一票粉雕玉琢的“学妹”,让在场的男人,出现短暂性脑中风,口水不自觉从嘴角淌下,才会让她夺得先机。

  “好!下次我和你们去会会她!”她让他起了兴趣,不为她不怕死的的胆识,不为她抢救同学的正义,纯粹为了她那龙飞凤舞的字。

  她会是“她”吗?

  “您要亲自出马了?不、不、不用了!您安心在家里坐镇,这回我保证一定会把江小姐带回来当您的新娘。”

  主子一出马,他这个诈欺集团铁定现形!六年前没蹲过少年观护所,不会在成年后的今日去蹲成人监狱吧!

  尤其总裁大人若是亲耳听到江小姐喊他钟楼怪人,会不会当场吐血而亡?届时家住国外的雷副总裁升格为总裁,一定会来个产业外移……呜呜……呜……不要啦!他还要留在台湾照顾八十岁的阿嬷和五十岁的爸妈叔伯、二十岁的兄姊弟妹、十岁的侄表甥女……“我不能去吗?”

  他冷眉一扫,扫出小林满身鸡皮疙瘩。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