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掷金败家女 >
二十八


  “如果你害怕没伴,打个电话给同学或姊妹,让她们陪你出去逛逛。”

  “我就是想要你陪嘛!拜托、拜托,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好吗?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要请你帮忙,除了你谁都帮不上忙。”她刻意突显他的重要性。

  “说说看,有什么忙非要我出面帮不可。”

  “我今天打算去慈爱育幼院看看那些小朋友,里面有个叫阿虎的小男生,他从小被父母凌虐,育幼院修女看不下去,就把他带回去。可是,好长一段时间过去了,他始终没办法融入小朋友团体。”

  “你要我去帮忙他,可是我既没有心理医师执照,也没有社工经验,我能帮上什么忙?”他怀疑。

  “你们同病相怜啊!他身上被妈妈用热锅铲烫出好几处灼伤,现在伤好了留下不少疤,是这些疤让他自卑自怜,让他走不进同侪团体。”

  “这样……”他在考虑犹豫时,突然想起那个只能望着四堵墙发呆的玻璃娃娃,也许他该有她走向人群的勇气。“好吧!我先回房换衣服,马上下来。”

  耶!首度出击,成功!

  低下头,她吃掉了三份蛋饼和两杯牛奶,这一餐是她进入这座豪华大皇宫以来,吃得最撑的一次。

  煜棠上楼换过轻便的休闲服,打电话到公司交代过公事后,就下楼来。

  玺郡看到他,含在嘴里的牛奶差点喷出来,幸好在最后一剎那,她成功地控住口腔肌肉,让乳白液体顺利从食道滑下。

  “天的!你帅呆啦!我真替你老婆操心,你帅得太过,走到哪里都会惹得蜂蝶纷纷扑过来,危险、太危险……没关系,今天我充当你的监护人。”她帅气地拍拍他的背。

  “我不需要监护人,只需要女伴。”他暧昧地环住她的肩膀。

  “有家室的男人还说这种话,难怪离婚率会一直居高不下。总之,你打个电话告诉你老婆,就说有我童玺郡在,叫她安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不让那群狂蜂浪蝶有机可乘。”

  话题怎会绕到他老婆身上的?“老婆”两个字让她的心脏像是吞下两颗青涩梅子,酸得教人直皱眉。

  “你会不会监守自盗?”煜棠取笑她。她的嫉妒表情,让他心满意足。

  “放心,我手脚干净得很,走吧!”她和缩头乌龟是同科同种的,闭起眼睛、蒙住头,这时候不去想他的妻子、不去问他几时回家,那……也许他会留在她身边一生一世……

  他知道童伯伯为什么老说她败家了,才两个小时不到,她就花了近二十万,除了把早上刚拿到的零用钱,全数送给育幼院的修女之外,她还刷掉将近十万元的礼物和食物。

  幸好,他赚钱速度够快,否则娶了她早晚要垮台。

  现在,那个败家女正在箱子另一端发饼干,她身旁挤了一大堆小孩,要不是她够高,大概会被淹没吧!

  “叔叔。”一个瘦小的女孩挤不到玺郡身边,她转向走往煜棠身旁,拉拉他的衣角轻唤。

  “你想吃饼干吗?”他回过神,看她怯怜地点了头。

  煜棠把饼干拿给她,看到女孩脏兮兮的小脸,他掏出手帕帮她把脸擦干净。“妹妹,你想不想要洋娃娃?”

  小女孩痴痴呆呆地笑了,没点头也没摇头。

  他拉住她的手朝车子方向走,他记得里面有几个还没搬下车的娃娃。

  他挑了一个最大的长发娃娃交给她,她抱住它,仍然笑着。

  “喜欢吗?”

  小女孩点点头。

  “要不要再一个?”

  小女孩摇摇头。

  “你要不要带它回房间,认识它的新家?”

  小女孩点点头,转身走几步,又踅回来,攀住他的脖子,在他受伤的脸上印下一吻。“叔叔,我长大以后要当你的新娘。”

  童玺郡双手横胸,似笑非笑地望住他,直到女孩走远。“我就说你太危险,连个五岁的小女生都逃不过你的魅力。”

  “她……不太会说话?”她和他认知中的五岁女孩有着太多不同。

  “这里的孩子,每人身后都有个不堪的故事,那女孩叫做书纹,她的父母亲在大地震中双双去世,听说她原来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可是那天过后,就很少听到她说话了。你能让她亲近你,可见你有当社工的天分!”

  “这里有几个小孩子?”

  “总共有四十六个,修女们会收留他们到高中毕业,让他们都能拥有基本学力,能在社会上和别人竞争。”

  “带我去见见你口中的那个阿虎。”他主动提起。

  她领着他走到阿虎寝室前。“你要小心他,他可是只有利爪的小老虎。”

  “你在担心我?要不要和我一起,别把我这个外来客送进丛林虎窝,就不搭理。”伸出大掌,邀请她的小手。

  “才不,你们‘男人’说话,我们‘小女子’哪有地方插嘴?”

  小女子?从没想过有一天她会承认自己是小女子,大概是他的成熟干练,彰显了她性格中偏属女孩柔弱的一环。

  “你要去哪里?”他反问。

  “我要去看看小兵,听说他拿到全校第一名,我要去奖励他一下。你自己小心。”她的眼神和话中带着诀别意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