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掷金败家女 >
二十七


  说着,她走进花坛,蹲下身帮园丁挖土。“你想,如果我把他给的那个大钻戒埋进土里,会不会长出一棵钻石树,等开花结果后,树上就会结满很多亮晶晶的小星星。”

  他没说话,思索着她的想法由来。

  园丁忙回身说:“小姐,我没读多少书,可是我知道钻石是一种石头,不是会发芽的种子,就算种在土里,也不会长大开花。”

  “噢!”她没再说话,低着头把植栽摆进挖好的洞穴中。

  “为什么想要一棵结满小星星的树?”他问。

  抬起头,她拍掉手中泥土。

  “那是馨馨的愿望,馨馨是个骨头发育不全的玻璃娃娃,她最喜欢看星星,可是爸爸妈妈为了生活,晚上要到夜市摆摊卖炒米粉,弟弟妹妹全出动去帮忙,她只能自己留在家里,一个人孤伶伶地面对墙壁。”

  叹口气这世界好不公平,有人有了全部却仍埋怨日子不好过,有人什么都没有却不敢多要求。

  “然后呢?我想听馨馨的故事。”他催促着她往下说。

  “馨馨最大的快乐就是看书,因为她能独立完成的事情实在不多,看书是少数中的一项。

  有一次我去看她,她拿着一本书问我:‘童姊姊,星星真的会一闪一闪、真的美丽得像银币吗?’那夜,我就带着她到郊区去看星星,那里没有光害,满天洒满亮丽的星子……好美,回家后她告诉我,要是她床头能有棵小小的星星树,夜里醒来,她就不会再害怕。”

  “她……多大?”

  “十六!这年龄的女孩理该在学业、朋友中寻求快乐,她却什么不能做,只能面对着四堵墙,她最大的希望就是离开那个方方的框框,走入人群。她渴望朋友、渴望爱、渴望缤纷的世界为她的生命增添光彩。”

  “她不害怕别人用异样眼光看她吗?”

  “怕什么?她又不用异样眼光去看刚人,何必怕别人的异样眼光?只要不在意,谁都不能影响你,人是为自己活着又不是为别人而活,太在意别人的想法,只会让自己不愉快。人生短短数十载,何苦虐待自己?”

  “你都是这样我行我素,以自己的节奏生活。因为你高兴,所以老把自己打扮成男生;因为你喜欢,就四处去撩撩小女生的感情?”

  “至少,我是快乐的;至少,我没有做奸犯科,去干扰别人。比起那个躲起来不敢见人的傅先生,我是好上千万倍了。”

  “他不过是躲在暗处对你好,干扰你了吗?”

  “是的,他在我心里摆了一道谜,任我想破脑袋都想不出他的用意,他把我关在牢笼中偷偷窥伺着我的一举一动,让我觉得不安适,就算他没有恶意,我也被弄得非常不舒服。”

  “我懂你的意思。”

  “你说他为什么要娶我?当摆饰吗?我长得又不够精致,说喜欢?太牵强,讲到底我还是破坏他姻缘的恶女。”

  “给他一点时间,等他准备好面对你,他一定会大大方方地站在你想前告诉你,他喜欢你。”

  “你是他的好朋友,请你转告他,我不是有耐心的人,别教我等太久,否则哪天一个不爽,我就跑得不见踪影,让他的钱全变成灰烬。”

  “你有可能会喜欢上他吗?”他问得迟疑。

  “如果他长得像你、性格像你,我想我会爱上他。”这句话够大胆了,爱的表白就是这么回事吧!

  “谢谢你的称赞,我想我的妻子肯定很高兴自己的眼光是正确的。”

  他搬出妻子两个字,让她的心沉了一沉。

  不说话,走到秋千架边,摇摇荡荡……他在后面帮她推,前前后后,她的心也跟着上上下下摆荡……两人无语,同看天边日落彩霞,同样的霓裳,却造就出不同心情……

  从一屋子的玫瑰花香中醒来,玺郡慵慵懒懒地伸伸懒腰。

  睡觉真好,难怪有一大堆女人要排队当富家太太,光是这份每天睡到自然醒的幸福就值得去插队争取。

  叩叩两声!

  会是谁?郁棠?她一旋身跑到门口开门。

  门外是一个扎着辫子的小女生。“太太,先生要我把这个交给你,并且告诉你,家里的针孔摄影机已经全部都拆掉了,请你以后别再担心。”

  是……郁棠转达了她的困扰?歪歪头,她沉思须臾。

  “太太,没事的话,我想先回去工作。”小女生出声。

  “好,你忙,谢谢你了。”回过神,她打开手上的纸袋。里面是两张金卡和一迭十万块左右的仟元大钞。

  是了,一定是他,不然谁知道她的想法。

  匆匆梳洗过,套上洋装,她一路哼着歌儿往楼下跑。

  “早安。”在餐桌前,她看到神清气爽的他。

  “早安,小细菌。”看到她的笑靥,他的心情走入春天的晴空。

  “谢谢你跟神主牌先生说,你看他不但给我很多钱,还把摄影机全拆了。”她始终记不起来“他”的名字,随便啦!反正又碰不到面。

  “他说拆你就信了,说不定他是骗你的。”他把牛奶和蛋饼递给她。

  这段日子下来,他摸熟了她所有习性。比方,她在半夜常会踢被子;比方,她爱吃蛋饼和牛奶;比方,她一天要洗上两次澡;比方,她渐渐习惯穿裙子,习惯把长发垂在胸前……“不会啦!他虽然鸭霸、固执、不通情理、难以沟通,但他从没有骗过我,答应我的事情,都会做到。”她对“他”有信心。

  “那么,至少他是个重承诺的谦谦君子啰!”他不习惯自夸,但是他喜欢自她嘴里听到夸赞。

  “算是吧!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拉着他的手,她忘记避嫌。

  “出去?我会败了你的兴。”他摇摇头。“你自己去好了,我让司机送你。”

  “你怕你的脸会吓坏小老百姓?简单,我帮你贴上一块‘撒隆巴斯’,人家只会以为你牙痛,不会多想。”她尽力游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